特朗普引以为傲的美国医院船最后成了笑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冰汝看美国

  大家还记得特朗普拍的爱国主义大片吗?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第一次走出白宫,为的就是给美国海军医疗船“舒适号”送行。

  3月28号特朗普的舒适号爱国主义宣传大片

  美国海军有世界上最大的两艘医院船:“舒适号”和“仁慈号”。分别配备了1000张床位,12个手术室,还有重症监护室,最多时配有约1200名医护人员。仁慈号医院船排水量近7万吨, 船上设有直升机平台,各种现代化医疗设施一应俱全。

  舒适号直升机平台

  然而,在舒适号停靠纽约的31天里,她一共只收治了182位患者,其中新冠病人占7成。在仁慈号停靠洛杉矶的接近两个月里,她一共只收治了77位非新冠患者,但是船上有7位船员在停靠洛杉矶期间感染了新冠,导致上百位船员被隔离。

  舒适号不救治新冠病人引发公愤

  舒适号于3月30抵达纽约,4月30日离开纽约,停留了足足一个月。当时纽约州长库莫写了一封欢迎信:把舒适号部署到纽约是非同寻常,又必不可少的一步,这将确保纽约州有能力应对大量的新冠病人。

  舒适号在纽约灯火辉煌的夜景中

  纽约州医院有5万张床位,3000张重症监护病床。舒适号的1000张床位,12个手术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纽约医院的负担。把舒适号派去纽约的目的,理论上是接收1000位非新冠患者,为纽约的医院释放出1000张床位,留给新冠病人。

  然而,舒适号在第一天,只接收了20位病人。接下来的几天,收治的病人也寥寥无几,于是这波操作引发了公愤。当时,纽约的各大医院已经人满为患,为了收治更多病人,医院不得不把大厅,会议室等场所改建为病房。有的病人等不到呼吸机,就在医院的走廊病逝。缺乏防护服和口罩的医生和护士不得一次次使用同样的装备。

  而当时,纽约的非新冠患者已经越来越少,因为大量民众都居家隔离。车祸,枪击案,交通事故都大幅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医院船不接受新冠病人的话,就意味着它的存在毫无意义。

  舒适号接受新冠患者困难重重

  4月7日,特朗普在压力之下接受了库莫的请求,允许舒适号开始收治新冠病人。截至7日,舒适号一共只接收了50位病人。而与此同时,舒适号上的一位船员新冠确诊。

  医疗船本来并不适合处理传染病,为了降低风险,舒适号把1000个床位下降到500个。但即使这样,也没有满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纽约的“方舱医院”贾维茨中心开始收治新冠患者。

  贾维茨中心可以收治至少4000名新冠患者

  舒适号作为海军医疗船,对收治病人有非常严格的限制,在刚开始的时候,舒适号除了拒绝接受新冠病毒,而在其他病症中,有49种疾病的患者都不能上船。原因之一在于医院船的设计本来就不适用于传染病,其次医院船上的医生擅长治疗年轻,健康的士兵,他们通常情况是遭受枪击或者爆炸。而新冠患者普遍年龄偏大。一旦新冠患者登上医院船,病毒很可能会迅速蔓延。

  纽约最大的医院系统Northwell Health负责人道林(Michael Dowling)直言不讳的说:医院船简直就是个笑话!严格的军事规定和官僚体制障碍了太多患者被医院船收治。不仅如此,救护车也不能直接把病人运送至舒适号,而是需要先送到一个指定的当地医院对病人进行非常耗时的评估,还要检测病人是否患有新冠,最终才能确定病人是否能够上医院船。

  舒适号被纽约“请走了”

  道林指出,如果舒适号来纽约却不接受新冠病人,不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那来纽约还有什么意义?

  4月7号, 舒适号抵达纽约第8天,美国海军宣布舒适号将开始接受最严重的新冠病例。但就在第二天,舒适号的一名船员新冠确诊后,另外还有船上收治的5名“非新冠患者”被确认感染新冠。

  4月21日,库莫告诉特朗普,虽然有舒适号在纽约防止纽约医院不堪重负是很好的,但是纽约不再需要舒适号了。舒适号确实给了纽约“舒适”,但是纽约真的不需要它了,如果其他城市需要,他们应该接收舒适号。然而结束纽约的任务后,并没有任何城市申请需要舒适号的帮助,于是她又回到了自己的母港,弗吉尼亚的诺福克海军基地。

  4月30号,舒适号离开纽约的时候,纽约新冠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8万人。在舒适号实际营业的三个多星期时间里,一共治疗了182名患者。

  火车撞医院船,这里不是好莱坞

  如果说舒适号前往纽约是一场“乌龙”,那与舒适号相比,被派往洛杉矶的仁慈号就是一场闹剧!

  新冠疫情期间,仁慈号从圣地亚哥母港前往洛杉矶救援,船上有800位医务人员。她在3月27日抵达洛杉矶,5月16日离开,期间只收治了77位“非新冠患者”,感染了7位自己的船员,130人被要求下船隔离。

  而就在仁慈号刚抵达洛杉矶时,还发生了一场重大事故。3月31日下午,44岁的一位火车工程师爱德华多·莫雷诺驾驶火车头全速冲过铁轨终点,脱轨的火车头在撞毁多道障碍物,最后停在离仁慈号不到230米的地方。幸运的是仁慈号没有受到任何损伤,也没有人员伤亡。

  莫雷诺在企图逃离现场时被目击的加州高速公路巡警抓获,随后被交给洛杉矶港警方。莫雷诺怀疑仁慈号抵达洛杉矶港另有隐情,他认为这是美国政府的一场阴谋。他还对美国执法人员承认他的所作所为意在引起媒体和民众的注意。

  对于仁慈号的表现,美国海军倒是自我感觉良好。一份海军的声明介绍说,仁慈号在洛杉矶停靠期间进行的治疗涉及了普通外科,整形外科,介入放射,探查行剖腹手术和皮肤移植等等。在仁慈号离开的时候,她仍然留下了至少40位医务人员,继续帮助洛杉矶当地的医院提供救援。

  仁慈号所属的第21美军驱逐舰中队指挥官科比安(Dan Cobian)“倍感骄傲”地表示,仁慈号安全地执行了任务,除了支持洛杉矶的医院,还向当地的护理机构提供了支持,并且派遣了仁慈号人员前往纽约支援舒适号。仁慈号的官兵响应了号召,向国家和世界展示了美国海军在这场大流行病中提供援助的能力。

  美国医院船其实是花瓶?

  前美国海军军官托马斯(Thomas King)显然不同意科比安的“自吹自擂”,托马斯指出,舒适号被派去纽约的时候,其实对自己的使命一无所知。换句话说,只是为秀而秀。一直以来,舒适号和仁慈号都是美国在全球展示善意的工具。而这一次去纽约援助新冠疫情,在医疗任务上舒适号显然准备不够充分,但是在PR公关任务上,倒是做好了全套准备: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特朗普亲自欢送,抵达纽约的震撼画面等等。

  托马斯称,美军似乎忘记了舒适号的任务是应对危机,而不是“公关”。在舒适号抵达纽约前,纽约市长白思豪说:舒适号进入纽约港口是多么振奋人心,这艘船的到来不仅能够帮助缓解疫情,还能够提高纽约人的士气。

  其实在3月18日,舒适号离开纽约前10天,五角大楼当时的口径是,舒适号需要好几周的时间进行维修。最后却不得不赶鸭子上架。这也不是舒适号第一次“作秀”,2017年波多黎各遭受飓风玛利亚重创后,舒适号在当地每天治疗的患者不到6人。

  在2018年美国海军其实申请让两艘医院船退役一艘,因为维修费太贵,但遭到了美国国会拒绝。因为国会考虑的不是美国军费问题,而是船上1200名船员的就业问题。

  医院船秀美国软实力

  舒适号长894英尺,1980年代由超级油轮改造而成。最初被设想为水上作战医院。冷战结束后,舒适号也曾参加过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但是在2003年以后,作为美国软实力的体现,主要任务是在全球展开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海军称,自2001年以来,舒适号和仁慈号治疗了55万名患者。2001年911事件后,舒适号立即赶往纽约,时刻待命,但它并没有救治任何伤患,而是为救援人员提供热食,淋浴,寝室等。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后,舒适号前往墨西哥湾,治疗了1258名密苏里州的受灾民众。2019年舒适号在哥伦比亚海岸附近停靠,为逃离委内瑞拉的人提供医疗服务。

  仁慈号从1986年开始服役,也曾参与过波斯湾战争,南太平洋人道救援任务,还在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时支援南亚地区。2014年小王在夏威夷报道“环太平洋军事演习”时曾登上仁慈号采访。当年,美国首次派医院船参加环太演习。美军邀请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记者报道这次军事演习。在登上仁慈号后,仁慈号的工作人员,包括军事长都耐心地带着记者们参观,从接待室,到问诊室,到手术室,到重症监护室。他们还用各种模型向我们展示整个医疗的过程。

  除了医院船的完善设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以外,还有一个小细节令我至今难忘。参观完仁慈号以后,记者们被邀请在仁慈号甲板集体合影留念。这是我在报道美军的活动中,第一次被美方主动要求:来照张相吧!(通常军事基地不允许拍照),并且照片5分钟就冲印出来,发给记者们人手一份,作为留念。仁慈号的公关水平,不服不行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