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逃离王室内情曝光,如今的她赢了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英国大家谈

  在采访了哈里和梅根夫妇的一些密友后,《泰晤士报》又爆大料。传记作家、《泰晤士报》英国王室新闻编辑Katie Nicholl透露,自从搬进肯辛顿宫后,梅根王妃就一直坚信英国王室成员针对性地密谋,意图抹黑她的声誉,她感到“从一开始就像局外人”,不得不独来独往,减少和其他王室成员的接触。《泰晤士报》还披露了夫妇俩在疫情期间的生活,梅根脱离英国王室前的一些复杂心理和诸多的不适应。

  而巧的是,知名高端社交杂志《Tatler》本周一也刊发了封面文章《凯瑟琳大帝》,文中爆料称,凯特王妃和梅根“不和”始于后者的婚礼,两人为小花童夏洛特公主是否遵循传统穿紧身裤袜而产生矛盾。报道还说,凯特的友人称,梅根和哈里撂挑子退出王室核心圈之后,威廉凯特夫妇不得不承担更多的王室任务,凯特感到精疲力尽,对于工作量增加,凯特很愤怒。

  该报道引起威廉凯特的罕见反击,先是肯辛顿宫发表声明:“该篇报道内容不正确且曲解事实。”然而杂志方也不甘示弱,总编辑出面力挺这篇由知名作家采写的文章。

  《每日邮报》昨晚报道,威廉凯特已正式对《Tatler》采取法律行动,要求从网上删除该篇报道。

  如今,梅根带着她的丈夫哈里“逃离”英王室繁琐职责,回到老家美利坚谋求新生活。脱离了王室核心圈的梅根哈里,得到他们想要的了吗?

  梅根哈里心情互换

  “在洛杉矶早春的阳光中,开着车行驶在洛杉矶树木茂密的郊区,洛杉矶新来的两位居民却没有被景色吸引视线。梅根开着车,她头戴棒球帽,帽子上有香蕉标志,看不清脸;丈夫坐在她身边,此前他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哈里王子。”《泰晤士报》这样描述居家令时期梅根和哈里在洛杉矶的生活。新冠疫情爆发,身在洛杉矶的梅根和哈里加入了当地的一个慈善项目Project Angel Food,为病重弱势群体和易感染人群送食物上门。

  居家令反而使哈里和梅根享受到了以往没有的自由,出门做着慈善,梅根可以腾出手带哈里看看她小时候住过的房子、去过的幼儿园。知情人士爆料:“街道空无一人,倘若狗仔能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做了些什么,也将是两天后的事情了。他们喜欢自己开车在城中逛一逛,看看这座城市,平常没有条件让他们这么做,这是一种自由,以后或许没有这种机会了。”好似一幅神仙眷侣画面,然而,岁月静好的背面是梅根和哈里的心情互换。

  有线人向《泰晤士报》爆料梅根在英国时的心理状态:“我认为,从一开始,梅根就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她不习惯那样的生活,想要离开。”另一名友人则称,生下阿奇之后,梅根在英王室中倍感孤独,且被王室公务所困,壮志未酬。深挖梅根故事的《泰晤士报》王室新闻编辑Katie Nicholl更是爆料:“梅根曾认定,王室中有人合谋针对她。所以搬到Frogmore新宅之后,梅根就把自己隔绝起来。”

  如今孤独的人变成了另一位,哈里的好友 Dr Jane Goodall称:“哈里觉得目前的生活有点挑战性。”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好友干脆挑明:“哈里不容易啊,他在英国建立了自己的生活,然而在洛杉矶他一个人都不认识,我想,他现在的心情或许跟当初梅根在英国生活的心情是一样的——孤独且没有方向。”

  兄弟阋墙与妯娌不和

  想家的哈里把电话打到了英王室,电话的另一端是他的哥哥威廉王子。此前,威廉和哈里的父亲查尔斯王储新冠检测呈阳性,《泰晤士报》爆料,兄弟俩担忧父亲的病情,常常互通电话,这使得双方关系缓和。

  自兄弟俩各自成家之后,英媒常爆出新闻称,凯特和梅根妯娌不和,威廉与哈里兄弟阋墙。《泰晤士报》称,自哈里和梅根订婚起,他与哥哥威廉的关系就开始恶化,威廉曾对哈里急于结婚的做法表示过告诫。“我觉得他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不再事事和美,但至少现在缓和了一些。”哈里的一名友人爆料,“父亲的病讯把兄弟俩拉回到一起,如今的日常沟通比之前多了一些。”

  至于梅根与“劲敌”妯娌凯特的关系,不好说。自加入英王室“公司”起,梅根就常被英媒拿来与凯特作比较,梅根通常是英国小报中不受待见的人。

  追溯梅根和凯特“不和”的源头,英媒普遍认为第一次争执始于2018年梅根与哈里的婚礼。威廉和凯特的儿子女儿,乔治王子和夏洛特公主,都是婚礼上的花童。关于夏洛特公主和其余3名小伴娘是否要穿紧身裤袜,梅根与凯特意见不一致,凯特认为应当遵循传统穿紧身裤袜,但梅根不同意。婚礼当天的照片中,夏洛特公主是光着腿的,没有穿紧身裤袜,可见是尊重了新娘梅根的意愿。

  2020年4月,《每日邮报》爆料,梅根曾对友人说:“众口铄金,如果被批评的人是凯特,(英王室)没人会袖手旁观。”知情人士透露,哈里自童年起一直饱受狗仔骚扰,梅根嫁入英王室之后屡遭英媒狠批,护妻的哈里曾向女王和查尔斯王储寻求帮助,提议修改王室向英媒开放报道许可的传统,但女王和查尔斯王储“看着他被撕裂”却“什么也不做”。

  2020年4月,脱离了英王室核心圈的梅根和哈里夫妻同心,向“英国四小报”宣战,与《太阳报(the Sun)》、《每日邮报(Daily Mail)》、《镜报(Mirror)》、《快报(Express)》绝交,称不会回应这4家媒体的任何采访请求,也不会去跟这4家媒体接洽,发律师函除外。知名高端社交杂志《Tatler》本周一也刊发了封面文章《凯瑟琳大帝》,文中采访了凯特友人称,3月底,梅根和哈里退出王室核心圈之后,威廉凯特夫妇不得不承担更多的王室任务,凯特对此感到精疲力尽。“对于工作量增加,凯特很愤怒。当然,她必须保持微笑,穿着得体,出席各种场合,但这不是她想要的。她感到精疲力竭,且深陷其中无法解脱。她像一个顶尖企业的CEO一样工作,时时刻刻拼尽全力,却没看不到尽头,也没有津贴和假期。”知情人士说。文中还说,剑桥公爵夫妇的朋友指出凯特王妃“从没真正接受过梅根”,并表示威廉和凯特“从一开始就对梅根有戒心”,而这也让哈里感到相当不悦。如前所述,这篇报道引发轩然大波,肯辛顿宫声明驳斥,威廉凯特正式对杂志社采取法律行动。

  关于洛杉矶的宏伟蓝图

  大洋彼岸的另一头,梅根回到了洛杉矶,不仅归属感回来了,还构建了她和哈里未来的发展蓝图。

  扭转形象

  “梅根迫切地想粉碎英媒给她塑造的形象,她希望向公众证明,自己并不是报道中那个苛求诸多的女魔头,不会为了名誉和权利粗鲁对待王室工作人员的。”一名知情人士爆料。扭转形象的关键是一本新书。梅根希望提前发行关于她和哈里的传记《寻找自由:哈里,梅根和现代皇室的形成(Finding Freedom: Harry, Meghan and the Making of a Modern Royal Family)》。这一传记由王室记者奥米德·斯科比(Omid Scobie)和卡洛琳·杜兰德(Carolyn Durand)合著,拟于8月11日发行电子书,8月20日上架实体书,全球发行。

  “如果是按照梅根的方式,她可能希望明天就发行传记,不要等到3个月后。”一名线人说,“她觉得这本传记终能澄清事实,也会让全世界明白为什么她和哈里要退出英王室,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离开英王室。”“梅根说过,这本书将能够帮助她和哈里洗脱加诸于他们身上的罪名,她似乎觉得读者终能理解她之前咬紧牙关承受的巨大痛苦与不安。她认为读者需要看到她脆弱的一面,这本书有大量相关细节。我觉得梅根希望人们对她感到抱歉,或者至少能够产生共情,同情她之前经历的一切。那些事可以构成任何东西,唯独不是童话。”线人如是说。

  奇母三迁

  从英国到美国洛杉矶,梅根和哈里每一次跨国搬家都大动干戈。从英国搬到加拿大,梅根和哈里带着小阿奇借住在友人的温哥华海滨别墅。

  《泰晤士报》指出,哈里曾提议搬到非洲生活,但梅根对此不太热切,遂作罢。从英国到加拿大温哥华,梅根和哈里有过考量。加拿大是英联邦成员国,且梅根曾在这里生活7年,对这里颇为熟悉,在此期间,梅根和哈里曾向女王提出过“一半时间履行王室公务,一半时间保留隐私生活”的想法,但遭女王否决。

  于是,在新冠疫情全球扩散,多国边境关闭时,夫妇二人搬回了梅根心心念念的洛杉矶。“至少,在梅根的大计里,总是以洛杉矶为基地。”一名友人爆料。

  《泰晤士报》称,梅根和哈里目前的生活安排由美国名嘴奥普拉(Oprah Winfrey)作桥接,这对夫妇目前借住在电影制作人Tyler Perry的贝弗利山庄豪宅中,该宅邸价值1500万英镑,占地22英亩,戴妃挚友Elton John也住在附近。

  友人爆料,梅根和哈里一直在洛杉矶物色房子,要远离好莱坞明星扎堆的地方,要接近自然,要方便他们去爬山,看中了加州海滨富人区Pacific Palisades里的一套房子,有健身室、家庭影院、带泳池,售价1300万美元。

  这背后还有点跟“孟母三迁”相比较的意味。“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线人称,为阿奇的未来作规划也是哈里和梅根的一个重要事项。“他们热切希望给阿奇更多空间,尽可能地为他营造正常的成长环境”梅根友人称。

  今年5月,阿奇迎来了1岁生日。女王打破了王室传统,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信息庆祝阿奇的1岁生日,阿奇既非全职王室成员也没有王室头衔,因此这算是一个特例。

  正逢疫情爆发期,哈里、梅根和阿奇一家三口在家庆祝阿奇的生日,梅根也发布了庆祝视频,且为父子俩烘焙了无糖蛋糕,结果阿奇手里拿的童书变成了网友的关注点。“梅根和哈里沉浸在见证阿奇成长阶段的喜悦中,居家令期间,他们一家三口共同度过了很多美好时光。阿奇是个开心又有爱的孩子,很有感染力,他很活跃,正在学习走路。”友人说。

  自由行走的王室人

  发展事业,也是哈里和梅根计划表上的另一件大事。连走什么路线都想好了,借鉴奥巴马夫妇的事业模式,梅根和哈里要成为“自由行走的王室人”。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从白宫的位置撤下之后,与夫人米歇尔一同开启了演讲、写书、拍电影与流媒体合作的名人事业路。为了实现“经济独立”的目标,梅根和哈里借鉴奥巴马夫妇的模式,放出了不少大招。例如,哈里已经与美国名嘴奥普拉签了合作协议,联合制作关于心理健康主题的公益片,播放平台定为Apple TV。

  又例如,2020年2月,居家令尚未发布,哈里和梅根抽了个空,飞往迈阿密,现身摩根大通(JP Morgan) 年会,作了场收费演讲。女王剥夺了他们的HRH“殿下”头衔和Sussex Royal品牌名?没事,梅根和哈里转身就注册了Archewell非盈利品牌,计划发展慈善事业,并且夫妇二人分工明确,哈里专注于环境保护和心理健康的领域,梅根则负责保护女童、女性权利的部分。此外,梅根和哈里还聘请了此前曾为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工作的Catherine St-Laurent担任Archewell负责人,同时还与英国多家慈善机构保持联系。

  至于梅根复出拍戏、写儿童书籍的传闻,友人向《泰晤士报》称,目前梅根并没有这样的计划。“自由行走的王室人”是一块金字招牌,王室传记作者Andrew Morton这样解读梅根和哈里的商业路线。“王室光环很有价值。”Andrew Morton说,“即便是热门品牌,也会花大价钱请梅根和哈里出席活动。”

  另一方面,为了维护这块“金字招牌”,哈里和梅根也相当警惕,避免品牌过分商业化。《泰晤士报》报道,哈里和梅根目前只与信得过的亲密好友交游,商业会面的地点也选择在能够保证隐私的高端俱乐部。王室助手团曾表态,他们会协助哈里和梅根将工作控制在“王室成员能够承受的合理商业范围内”,但并没有公布评估细则。

  怎么看这场跨国分家?

  对于英王室这场“跨国分家”,不同群体从不同视角旁观,有着不同的解读。前王室侍从Patrick Jephson认为,对激进派来说,梅根可被视为幸存者,她逃离了英国有毒的势利眼文化;对保守派来说,梅根就像个对女王竖中指的红发美国佬,夫妇二人的所作所为就是在背弃一个为他们提供了一切的国家。

  《泰晤士报》称,美国人觉得梅根赢了。这是一个“美国梦”的故事:出身低微的混血姑娘靠自己在好莱坞留名,然后把英国王子打包带回了家。梅根的友人认为,梅根只是在计划拿回她在英国丢失的身份认同。她向来是个经济独立的女性,但嫁入王室之后,她失去了自给自足的可能性,对此她感到很不适应。寻求经济自由是梅根和哈里脱离英王室核心圈的一个重要原因。

  《每日邮报》报道,哈里和梅根已答应偿还240万英镑的Frogmore新家装修费,但前提是查尔斯王储为每年400万英镑的跨国安保费买单,且Frogmore将保留为梅根和哈里在英国的住处。哈里和梅根搬到洛杉矶之后,公费安保遭取消,这让哈里很是意外。若靠自己出资,他和梅根每年预计将要承担400万镑的安保费,对他们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数目,哈里一直觉得英王室会为他保留安保团队。

  实际上,哈里并非失去了倚仗。英王室的确为哈里和梅根留了一道口子。哈里和梅根从王室核心圈退出之后,白金汉宫将未来的12个月称为过渡期,这意味着哈里和梅根尽可试水。《泰晤士报》指出,一名线人称,英王室与哈里和梅根协商时,查尔斯王储坚持要给二人留一扇门,倘若他们商业试水失败,可以回到英王室中。

  欢迎关注更懂英国的微信号

  “英国大家谈”(ukdajiatan)

  — The End —

  文/KL,编辑/Yugi,

  文章参考The Times, Daily Mail,

  The Sun, Express,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