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向示威者下跪,警长叫川普闭嘴,连任还有戏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继民财经汇

  警察局长叫川普闭嘴;警察向示威者下跪,

  暴乱会影响川普连任吗?。。。。。。

  美国暴乱进入第七天。。。。。。

  特朗普对暴乱采取严厉的立场,在白言备有恶狗和凶猛的武器,特郎普还向各州力荐派出国民卫队。今天,特朗普再次发推为其立场叫好,同时嘲笑纽约管控措施不足,导致昨晚上纽约被“撕烂”。。。。。。

  不过针对特朗普的言论,休斯顿警察总长则直接反驳说:如果总统给不出好的建议,最好闭嘴。。。。。。

  而在各地出现的一个情况是,有些警员单膝跪地面向示威者,以示支持示威者的抗议活动。

  亚特兰大警察跪在示威人群面前……

  一名警察和示威者拥抱……

  丹佛警察总长加入示威队伍……

  纽约警察总长和示威者拥抱……

  警察和示威者握手

  辛辛那提警察加入游行了队伍

  一名警察和示威者拥抱……

  泰格伍兹就暴乱发表声明

  泰格·伍兹加入了越来越多的运动员的行列,表达他们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和随后的抗议活动的看法。

  这位明星高尔夫球手在推特上发表声明说,他的心与弗洛伊德的家人以及“我们所有人现在都在受伤”。

  他补充说他有“一直以来都非常尊重我们的执法部门。伍兹说:“他们训练得如此勤奋,以了解如何、何时、何地使用武力。”“这场令人震惊的悲剧显然越过了那条界线。”

  伍兹谴责抗议活动演变为暴力,称他记得洛杉矶骚乱。

  在1992年春天五天的骚乱之后,洛杉矶警察局的四名白人警官在1991年殴打黑人驾车者罗德尼·金的案件被宣告无罪。

  伍兹说:“我们可以在不烧毁我们所居住的社区的情况下表明我们的观点。”“我希望通过建设性的、诚实的对话,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更安全、统一的社会。”

  约翰逊、阿卜杜尔-贾巴尔和勒布朗-詹姆斯等运动员也发表了声明,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或写了关于抗议活动的文章,以及他们为什么会触动美国的神经。

  明尼苏达州对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提起民权指控,并对其政策和做法展开广泛调查。

  州长蒂姆沃尔兹说,明尼苏达人权部将领导调查,调查将涵盖过去10年该部门的“政策、程序和做法”。调查将设法确定警察部门是否参与系统性歧视。

  在一条推文中,沃尔兹写道,他的政府“将利用我们所掌握的一切工具来解构明尼苏达州几代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这一努力是我们努力恢复信任的许多步骤之一,这些社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被看到和听到。”

  由美国明尼苏达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牵头的另一项联邦调查正在调查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是否违反了与弗洛伊德之死有关的联邦法律。

  暴乱对美国总统大选会有什么影响?

  弗洛伊德的悲剧死亡事件激发起对美国社会分裂的原则性争论。在此,比正常时期更彰显了社会不公的新冠危机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谁若在瘟疫大流行前没有正式职业、没有恰当的医保、没有存款,便成为新冠病毒的最大牺牲品。

  在美国,新冠危机伤及黑人和拉丁裔的比例超过平均值。不仅他们当中的感染及死亡数量更高,而且,主要为低层雇工的他们首当其冲,失去工作。主要为白人的中产阶层则通常可以在家工作,且薪水不减。

  波恩大学政治学家和美国问题专家哈克(Christian Hacke)认为,美国现在面对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严重危机。

  他指出,一方面是在在可以感受到的种族主义现象的绝望情绪,弗洛伊德之死使之加重、使之激化;另一方面则是经济衰落及内政问题;再加上新冠病毒带来的无可避免的后果,这些后果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陷入绝望境地。

  哈克教授称,“弗洛伊德之死不过是使整个国家燃起大火的一个火星” 。不过,抗议浪潮也告诉了人们:义愤填膺的不只是黑人,大多为年轻人的示威者中也有不少家境良好的白人,他们也同样失望,–对这个非但不阻止,反而放任警察暴力和种族主义的国家失望;对这个其总统极具挑衅性、却无政治选项的国家失望。

  哈克教授指出,若看一下拜登在电视上的表现,人们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年事已高,思维迟缓,出不了地窖;哈克说,“他给人的印象是,智力已不足应付局面”。

  现任总统特朗普则同拜登形成鲜明对比,以自己的固执已见激化危机,自上任以来,他不是使国家团结,而是分裂;他谎话连篇,诉诸最低下的直觉;谋杀和骚乱正在进一步加快使“美国梦”蜕变成“美国噩梦”的进程。

  特朗普可能获益?

  美国人的这种愤怒绝非新现象。说这话的是范·德拉尔(Julius van de Laar)。他曾多年在美国生活,并还曾为奥巴马助选。2007至2008年,他是民主党选战团队的正式成员。2012年,他在关键州俄亥俄负责选民动员事务。当时,社会即已分化,警方暴力和种族主义是选战议题,不过,歧视黑人现象还很少有今天这样的画面记录。他指出,人们一下子看到了视频,画面真实记录了暴力场面,无人能再发生怀疑。他表示,画面突然间成了美国数十年里发生的所有那些攻击行为的代表。

  范· 德拉尔指出,所有这些都可以被特朗普总统拿来变成手中的牌。他说,特朗普是美国有史以来只把自己当成社会一部分人总统的首位国家元首,他不视自己是所有美国人–不论是黑人还是白人、穷人还是富人–的总统,而只关注他的多为白种人的选民,这个选民群体会在11月份的大选中为他连任竭尽全力。

  转移视线

  不过,在新冠疫情中的无能表现使他近来在民意中明显失分。范·德拉尔认为,为转移人们的视线,特朗普现在有意开辟了另一个战场:两级化,以期动员自己的选民。哈克教授表示,这是一种战略。这位政治学家担心,特朗普这手有可能成功,因为,危机时期,美国人传统上会支持总统,而特朗普代表了最典型的美国的东西:物质的、自我中心的、不顾一切的自由意识和那种白种人的傲慢。哈克教授指出,可惜,这种傲慢得到默认,而其程度超出欧洲人的设想:“我担心,很多白人会认为,他们的种族主义是对的。”

  将事件描述成对手的不利,并借机抬高自己,这是特朗普的从政风格,以下两个新的推文则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疫情、暴乱……今年的美国大选看来是免充满变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