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防部长发文将特朗普比纳粹 特朗普骂其疯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纽约时间

  编译 | SUN

  来源 | 大西洋月刊、NBCNEWS、推特

  编者按

  海军陆战队将军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于2018年12月辞去国防部长一职以抗议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的叙利亚政策,此后一直对川普担任总统的表现保持谨慎的沉默。但是他现在打破了沉默,写了一篇非凡的文章,谴责总统分裂国家,并指责他命令美军侵犯美国公民的宪法权利。

  马蒂斯和川普

  马蒂斯对川普的不满在五角大楼内部不是秘密。但是在辞职后,他的公开评论受到极大的批评,批评说,前任将军和前内阁官员对现任总统进行批评是不合适的,会适得其反,这样做会威胁到军队的政治性质。去年,当大西洋月刊就此问题采访他时,他说:“当你因明显的政策分歧而离开政府时,你需要给仍在那儿的人们尽可能多的机会来捍卫国家。”但他补充道:“有一段时间我应该保持沉默。这不是永恒的。这不会永远。”

  那个时期现在已经结束了。马蒂斯在上个周末得出结论,美国受到他总统的行为的直接威胁。马蒂斯发表了一篇非凡的声明。这篇文章在被美国人疯狂地转发。全文翻译如下:

  力量在于团结

  我目睹了本周的事态发展,既愤怒又震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刻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山形墙上,这也正是抗议者所要求的。这是一个健康而统一的需求,一个我们所有人都应该能够实现的需求。我们决不能让少数违法者分散注意力。成千上万有良知的人坚持我们要践行我们的价值观——我们作为人的价值观和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价值观。

  大约50年前,当我参军时,我曾宣誓支持和捍卫宪法。我从未想过,宣誓的军队会在任何情况下被命令侵犯其同胞的宪法权利——更不用说为当选的总司令提供一个奇怪的拍照机会,而军方领导人就站在旁边。

  我们必须拒绝任何认为我们的城市是一个“战场”的想法,我们穿制服的军队被要求“统治”。在国内,我们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在州长的要求下才能动用军队。正如我们在华盛顿特区所看到的那样,将我们的军事化回应措施,在军方和平民社会之间引发了一场冲突——一场虚假的冲突。它侵蚀了道德基础,而它是确保男女军人和他们发誓要保护的社会之间的可靠纽带,而他们自己也是这个社会的一部分。维持公共秩序的重任是落在州和地方领导人肩上的,他们最了解自己的社区并对社区负责。

  詹姆斯·麦迪逊(JamesMadison)在《联邦党人文集》(Federalist)第14章中写道,“由少数的军队,亦或没有一名士兵组成的美国,对外国野心展现出的禁止的姿态比对美国分裂展现出的要更多,成千上万的退伍军人为战斗准备着。”我们不需要军事化我们对抗议的反应。我们需要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团结起来。它从保证我们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开始。

  在诺曼底登陆前,军事部门对我军的指示提醒着战士们:“纳粹要消灭我们的口号……是‘分裂并征服’。我们美国人的回答是‘团结就是力量’。”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战胜这场危机——相信我们比我们的政治更好。

  唐纳德·川普是我这辈子见过的第一个没有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的总统——甚至没有尝试去假装。相反,他试图分裂我们。我们正在目睹三年来这种刻意努力的后果。我们正在目睹三年没有成熟领导的后果。没有他,我们也可以团结起来,利用我们公民社会固有的力量。这并不容易,正如过去几天所显示的那样,但这是我们欠我们的同胞的;为了捍卫我们的承诺而流血的先辈们;以及我们的孩子们。

  我们可以更坚强地度过这段艰难的时期,带着新的使命感和相互尊重。这场大流行向我们表明,愿意为社区安全作出最终牺牲的不仅是我们的部队。在医院、杂货店、邮局和其他地方的美国人为了服务于他们的同胞和他们的国家,冒着生命危险。我们知道,我们比我们在拉斐特广场目睹的滥用行政权力要好。我们必须拒绝和追究那些想要嘲弄我们宪法的人的责任。与此同时,在我们团结一致的时候,我们必须记住林肯的“更好的天使”,并倾听他们的声音。

  只有走新的道路,也就是回到最初的建国理念,我们才能再次成为一个在国内外受到尊敬和爱戴的国家。

  ——James Mattis将军

  川普回应

  川普在周三晚上通过一系列推文向马蒂斯提出攻击,称他为“世界上最被高估的将军”。

  川普在第一则推文中写道:“也许我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唯一的共同之处在于,我们俩都有幸解雇了全球最被高估的将军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我索要他的辞职信,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川普甚至还说:“他的小名是‘混乱’,但我不喜欢,我把它改成了‘疯狗’”。

  川普在第二条推文中补充说:“他的主要努力不是军事,而是个人公共关系。”“我给了他新的生活,要做的事情和要赢的战斗,但他很少‘带培根回家’。我不喜欢他的‘领导’风格或其他有关他的风格,许多其他人对此表示赞同。很高兴他走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