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警方是否存在系统性的种族歧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保守主义评论

  本文译自《华尔街日报》(6月2日)

  英文标题:The Myth of Systemic Police Racism

  作者希瑟·迈克唐纳(Heather MacDonald),曼哈顿研究所研究员,著有 The War on Cops

  Francis Yue 译

  明尼阿波里斯市的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让奥巴马时代执法机关存在严重种族歧视的叙事再度浮现。周五,奥巴马在推文中称,对于数以百万计的黑人而言,刑事司法系统因为种族而区别对待是“悲剧的、痛苦的以及疯狂的‘常态’。”奥巴马先生呼吁警方和公众创造一种“新常态”,让偏见“不再毒害我们的制度和心灵。”

  同日,拜登发布了一条视频,并在视频中声称,所有的非裔美国人都害怕“坏警察”威胁他们的安全,他们还教育黑人子女忍受警察滥权以便“活着回家”。这呼应了奥巴马2016年7月的说法,当时,5名达拉斯警官遇伏身亡。在他们的葬礼上,(奥巴马)总统说非裔美国人家长有理由担心自己的孩子外出时可能会被警察杀害。

  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沃尔兹谴责执法机构的“根本性的、制度性的种族主义污点”。他声称,黑人有理由认为警方的改革承诺是在放空炮。

  在奥巴马时代,这种警方存在系统性歧视的指控是错误的,今天依然如此。弗洛伊德的逮捕视频令人恐惧,不过,它并不是每年3.75亿次警民互动的典型。坚实的证据表明,在有关逮捕、起诉和判刑的刑事诉讼法系统中,不存在结构性的歧视。犯罪和可疑行为而非种族决定了绝大多数警察的行为。

  2019年,警察射杀了1004人,其中大多数持有武器或具有危险性。非裔美国人大约占到了这类人的四分之一(235人),这一比例自2015年一直保持稳定。黑人受害者的比例低于按照其犯罪率预测的比例——警察是否开枪取决于警察是否遇到持有武器的或者暴力的嫌犯。在2018年,也就是有数据发布的年份中的最近1年,非裔美国人在杀人案中的行凶者占53%,在抢劫案中占60%,尽管在人口中占13%。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数据,2019年警察射杀了9名未持有武器的黑人和13名未持有武器的白人,在2015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38和32。《邮报》对未持有武器的定义非常宽泛,其中包括新泽西纽瓦克市的一个案件,在警方缉捕的过程中,嫌犯的车中有一把上膛的手枪。2018年,死于杀人案件的黑人受害者是7407名。假设2019年的受害人数不变,则警方射杀的未持有武器的非裔占2019年被杀害的全部非裔的0.1%。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警察被黑人男性杀害的概率是未持有武器黑人男性被警察杀害的概率的18.5倍。

  在周末的阵亡将士纪念日,仅仅在芝加哥,10名非裔美国人死于飞车射击。这种例行暴力仍在继续:5月29日,一个枪手连续射击一处住宅,导致一位72岁的芝加哥男性面部中弹;几小时前的(芝加哥)南区,两名19岁女性坐在停好的车子里被人枪击致死;同日,1个16岁男孩被自己的刀捅死。上周末,80位芝加哥人在飞车射击中中枪,21人死亡,受害者大多数是黑人。黑人死于杀人案的比例是白人和西裔总和的8倍,原因不是警察射击,而是犯罪暴力。

  2019年8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布的一系列研究削弱了警方存在系统性偏见的说法。研究者发现警察越是经常遇到特定族群(any given racial group)的暴力嫌犯,该族群的成员就越可能被警察枪杀。他们的结论是,“就被警察枪杀的概率看,没有明显的证明表明存在反黑人差异(antiblack disparity)。”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6/32/15877

  2015年,司法部针对费城警察局的分析报告指出,白人警察较于黑人或者西裔警察更不可能对没有武器的黑人嫌犯开火。哈佛经济学家小罗兰·G·弗莱尔(Roland G。 Fryer Jr。,注:黑人经济学家)的研究也发现,没有证据表明(警方)开枪时存在种族歧视。任何相反的证据都没有考虑犯罪率或者嫌犯与警察互动时的行为。

  警方存在系统性种族偏见的虚假叙事,导致警察在奥巴马时代遭到针对性的谋杀。这一行为模式还可能发生。警察在逮捕持枪嫌犯或者对抗日益严重的暴乱的时候会成为攻击和射击的靶子。警局和法院遭到破坏且破坏者未被追责,这会鼓励更多的破坏文明的暴力。如果警察不敢在少数族群街区执法的“弗格森现象”,化身为“明尼阿波里斯现象”,那些依赖警察保护其基本安全的无数的守法的非裔美国人会再次成为受害者。

  逮捕乔治·弗洛伊德的明尼阿波里斯市警察必须为其滥用暴力以及对弗洛伊德的痛苦无动于衷负责。警方的训练应该更强调降级战术(de-escalation tactics)。但是,弗洛伊德的死不能拿来削弱美国执法机构的合法性,没有它,我们将继续走向混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