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砍警察预算热潮激怒川普 警察改革箭在弦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弗洛伊德的死亡事件引发大规模示威活动后,美国正在掀起”砍警局预算” (Defund the police)的热潮,以解决警察暴力和种族不平等问题。有迹象表明,抗议者的声音被听到了,至少已经有一个城市正在考虑削减警局预算或者彻底解散其警察队伍。

对此,总统川普今日连续发推表达了愤怒:“今年是我们国家有记录以来犯罪率最低的一年,而现在激进的左翼民主党人想要撤资并抛弃我们的警察。对不起,我要的是法律与秩序!”

“法律与秩序,而不是撤资和废除警察。激进的左翼民主党人已经疯了!”

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计划解散警察局

据《纽约邮报》报道,6月7日(周日),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的大多数成员表示,他们支持解散该市的警察局,并在该市建立一个新的公共安全体系。此前因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国家已经在当地启动了民权调查。

截图自《纽约邮报》

周日下午,委员会的12名成员中的9人与活动人士一起出席了在城市公园举行的集会。会上他们誓言要结束目前的治安管理,委员会成员耶利米·埃利森承诺委员会将“解散”该部门。

委员会主席丽莎·本德(Lisa Bender)说:

很明显,我们的警务系统没有保障我们社区的安全。我们渐进式改革的努力失败了。

本德继续说,她和其他8名参加集会的议员致力于结束市政府与警察的关系,并“结束我们所知的警务,重建真正保护我们安全的系统。”

一直以来,社区活动人士都在批评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称其存在种族主义和野蛮文化,抵制变革。

上周,明尼苏达州对该部门展开了一项公民权利调查。上周五,明尼苏达州签署了一项规定协议,同意禁止扼喉和颈部限制,并要求警察立即报告并干预任何此类未经授权的暴力行为——这是第一个具体的变化。

关于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的未来,是否撤资或废除,还远未确定,民权调查可能会在未来展开。因此,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明尼阿波斯市可能将有大动作,展开更全面的部门重组工作。

纽约市削减警局资金

警察对街头贩卖不再有执法权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6月7日早宣布纽约市警察局改革计划,表示将削减警局资金,并将更多预算分配至青年项目及社会服务项目,警员将不再对街头贩卖(street vending)有执法权,此外市府还将启用社区大使,使警局高层能听到更多来自社区民众的声音。

白思豪表示,将转移警局的部分预算至市青年服务及社会服务项目,警察的职责在于打击犯罪,对街头小商家将不再有执法权利,便服警员也将在移民及有色族裔社区减少执法行动,他还支持州议会及州长科莫(Andrew Cuomo)废除《民权法》(Civil Rights Law)的50-a条款(该法律限制公布警察和其他应急人员的纪律记录),公开警员的处分记录。

对于近来频发的示威活动,白思豪表示,市警局有两位执法不当的警员已遭无薪停职,一位警员在示威活动中将一位女性推倒在地,另一位警员拽下抗议者的口罩并朝他喷胡椒喷雾(pepper spray)。

相关阅读:

纽约警察执法遭批评: 强揭抗议者口罩喷胡椒 警棍殴打人群 2020-06-05

纽约警车冲入抗议人群 女子被警察粗暴推倒在路边 2020-05-31

纽约州州长科莫也表示,改革是需要的。他敦促州议员下周通过一项法案,将基于种族而拨打911的错误电话列为仇恨犯罪。此外,科莫还支持禁止警察使用扼喉、让司法部长在警察杀害手无寸铁平民的案件中担任独立检察官。

国会准备就全面的警察改革进行辩论

据华尔街报报道,美国众议院民主党人周一公布了一项大规模的警务法律改革计划,旨在让起诉警察不当行为和赔偿损失变得更容易,收集全国数据,并建立新的培训项目,以对抗种族偏见。

5月30日,一名警察在北卡罗来纳州罗利的抗议活动中喷洒胡椒喷雾。

该法案由国会黑人核心小组(Congressional Black Caucus)起草、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支持,将新的重点放在了让警察为不当行为负责上。5月25日佛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间死亡后,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表示,国会应该对抗议者要求变革的公众压力做出回应。

如果发现警察侵犯了公民的宪法权利, 众议院立法将允许公民获得一些损害赔偿。这将限制最高法院确立的保护警察和其他政府官员对其在工作中采取的行动不承担法律责任的”豁免”保护。( 关于豁免权可参看今日推送第7条)

众议院民主党人还希望收集更多有关警察使用武力、行人拦截、搜查和搜身的数据,以及有关警察和平民的人口统计数据。他们建议建立一个由司法部维护的警察行为失当的国家公共登记处,包括对警官的投诉、纪律行动和解雇记录,这样, 有问题的警官就不能简单地离开一个部门而悄悄转到另一个部门。

众议院民主党的法案还将禁止某些有争议的警务措施,包括使用扼喉。众议院民主党核心会议主席、来自纽约的杰弗里斯在2015年提出了禁止掐喉的法案。许多警察部门禁止这样做,但联邦法律却不禁止。

该法案还将禁止在毒品案件中使用无敲门搜查令,这种搜查令允许警察在未事先宣布行踪的情况下对居民进行突击搜查。

最高法院规定,警察进入私人住宅前必须敲门并宣布自己的身份,以执行搜查令。但高等法院提出了一些例外情况,包括警察认为他们可能面临暴力,或者他们认为嫌疑人在接到通知后会销毁证据。

此外,众议院民主党人将鼓励各州实施更好的警察培训项目,减少紧张局势避免使用武力,以改善警察与公众的沟通。

众议院共和党人对弗洛伊德之死表示谴责,但共和党领导人尚未表示是否会支持民主党的立法。尽管该法案没有满足一些抗议者“撤资警局”的要求,但它很可能引发激烈的党派辩论。

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P. Barr)周日表示,他不支持任何减少警察在被拘押期间有人死亡时获得的法律豁免权的措施。他还表示,他不认为种族主义是警察的系统性问题,尽管他承认美国存在普遍的种族主义。他说道:

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们的警察基本上绝大多数都是好人。我认为有坏警察的例子。我们必须小心,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一个人的行为必然意味着他们的组织是腐朽的。

“砍警局预算”意味着什么

5月29日,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在抗议活动中封锁了一条道路。

什么是“砍警察预算”?

在许多情况下,一个城市或县的立法者在每年的预算中会拨款资助警察部门。”砍警局预算”意味着要从全国各地的警察队伍中撤走资金。其更大的推动力不仅仅是撤掉这些钱,而是推动将这些资金重新分配到社区项目中,尤其是那些被深度剥离的社区,那些从未感受到拥有真正资源影响的社区。

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该校创新警务项目的联合主任克里斯蒂·洛佩兹写道,砍警局预算未必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也不一定只是将警察部门的预算归零。洛佩兹写道:

砍警局预算意味着缩小警察的职责范围,并将政府为保护我们的安全所做的大部分工作转移到更有能力满足这种需求的实体。

“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生命也重要)运动的联合创始人帕特里斯·卡洛斯(Patriss Cullors)表示,对执法部门进行资金缩编“意味着我们正在降低执法部门拥有损害我们社区资源的能力”,“非裔社区已经严重投资不足。这些钱可以用于精神健康、家庭暴力和无家可归者等社会服务”。

为什么要砍警局预算?

美国的警务工作对有色人种社区的伤害不成比例,历史悠久。不仅仅是乔治·弗洛伊德:警察部门有400年的种族主义历史。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非裔政策中心主任艾萨克·布莱恩(Isaac Bryan)援引历史说道:南部的执法始于奴隶巡逻,这是一个被雇用来抓获逃脱的奴隶的警卫队。废除奴隶制后,警察执行了吉姆·克劳法(指州和地方的种族隔离法律),即使是最轻微的违法行为。

今天,警察对非裔过度使用武力,非裔也更有可能被逮捕和判刑。

这段历史根植于我们的执法之中。——布莱恩

布鲁克林学院社会学教授亚历克斯·维泰尔(Alex S. Vitale)说:”现实是,美国的社会秩序从来没有完全公平。虽然我们今天没有使用警察来管理奴隶制或殖民主义,但我们正在使用警察来管理我们非常不平等的制度所产生的问题。”

2016年《美国预防医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分析了全国暴力死亡报告系统的数据,这是一个联邦维护的数据库。它发现, 虽然警察使用致命武力的受害者大多是白人,但黑人的死亡率是白人的2.8倍。

警察的作用越来越大

维泰尔认为,近几十年来,警务工作的最大问题之一是,执法部门在解决社会问题方面发挥的作用不断扩大。

警察进驻学校,经常应对毒品过量或精神健康危机,并清理城市中的无家可归者营地。维特尔说,警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而是用来给这些人 “定罪”,这是不正常和不公正的。

MPD150是一个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组织者的倡议,旨在为该市的警察带来 “有意义的结构性变化”,该组织认为”应对我们社区危机的人应该是最有能力处理这些危机的人“。

根据MPD150的说法,应该由社会工作者、心理健康服务提供者、受害者或幸存者的倡导者等来解决警察需要处理的问题,而不是由这些“携带枪支的很可能并不住在他们所巡逻社区的陌生人”来解决。

在某些情况下,警察自己也认为,他们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已经超出了传统的执法范围。

2016年,达拉斯警察局长大卫·布朗(David Brown)说:”在这个国家,我们要求警察做的事情太多”,成为头条新闻。布朗是在5名达拉斯警察被枪杀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番话的。他说:” 每一次社会的失败,我们都会把它推到警察身上。

为什么不改变警察?

许多反对砍警局预算运动的人问,在不减少警察经费的情况下,是否可以改革警察部门?

反对砍警局预算的人表示,担心这会导致犯罪率上升。洛杉矶警察保护联盟(Los Angeles Police Protective League)是该市的警察工会,该联盟表示,砍警局预算将是 “让我们的社区变得更加危险的最快方式“。

“砍掉警察局的预算意味着对911紧急电话的反应时间更长,呼吁支援的警察将不会得到回应,强奸,谋杀和袭击的调查不会发生或将永不启动,更不用说完成。”工会的董事会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说。

华盛顿特区警察局长彼得·纽沙姆警告说,如果警察部门经费不足,可能会导致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的情况增加。

导致任何一个警察机构过度使用武力的首要原因是资金不足。如果你对一个警察机构的资金不足,它会影响到培训,影响到招聘,影响到你培养优秀领导者的能力。——纽沙姆

支持砍警局预算的人说,撤资将终结刑事司法系统中的惩罚文化。这是地方政府唯一没有尝试过的终结警察拘留死亡的措施之一。培训和随身佩戴摄像头并没有带来支持者想要的变化。

而且重新分配资金解决其他社会需求也将减少犯罪。

“通过将资金从警方转移到实际满足这些需求的服务上,我们将能够到达一个人们不需要抢劫银行的地方,”MPD150在其网站上写道。

砍警局预算会导致暴力犯罪上升吗?

之前从未进行过大规模的停止拨款警察工作,所以很难说。但有证据表明,减少警务可以减少犯罪。

2017年的一份报告指出,2014年至2015年的数周时间里,纽约警察局有意撤回了“主动警务”,该期间的犯罪投诉减少了2100件。这项研究将主动警务定义为“系统性和积极地执行低级违规行为”,并在“预计会有犯罪”的地区加强警力。这正是砍警局预算支持者想要结束的行动。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