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千上万人大游行到底会不会造成第二波疫情?!专家这么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算一算,法国解封已经近一个月。

法国人盼来了花园,餐厅,酒吧,健身房的同时,也等来了他们最常干的事——游行。

先是在解封第二阶段6月2日当晚,为了给四年前在监狱死亡的Adame Traoré找回真相,两万人华丽丽的把巴黎法院给围了。

接着,上周末,5500人再次齐聚巴黎战神广场展开了反种族主义大游行,似乎隔空再跟美国民众招手:游行怎么能少了我们呢!

看看这人群的密集程度,这口罩的佩戴程度,再脑补一下人人激动,高呼口号的场景,就忍不住要打一个哆嗦,亲们,你们是真的感受不到天空中漂浮的吐沫星子嘛。

法国政府禁止10人以上聚会的禁令此刻如同虚设,顽固的法国儿童宁可违法也要游行的心,谁也拦不住。

哎,真的快被他们蠢哭了。

要知道,自从5.11解封到6月3日,法国已经发现了150个新冠病毒的群聚感染,其中法国本土有142个,海外领土有8个。

再被他们这样闹下去,真害怕有一天起床查数据看到的是1500个!!!

所有人都知道冠状病毒远没有消失,那么如此大规模的游行究竟会不会点燃第二波疫情嘛!一起听听科学家们是怎么说的吧。

超级传染源的担忧

众所周知,游行的威力在于人数,人越多,气势越强,震撼力越大,也越难把控。

而人数,恰恰也是加快新冠病毒传播最有力的因素。

举个栗子:一个确诊患者与5个人碰面和与100个人碰面所带来的传播风险自然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平均来说,在没有采取特殊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位确诊患者大约会感染3个人。

其实,关于这一主题的研究有千百种,但重点是,这个平均值是掩盖了许多差异的。如今,越来越多的可续研究显示,有80%的感染者都来源于极小部分的感染性人群(大约10%-20%之间)。

谁都不想成为“超级感染者”,但大部多情况下,这都是由每个个体的生物学差异决定的,有些人就是能在某些时候让病毒更活跃。

不过,除了“超级传播者”会扩散病毒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巴斯德研究所生物应急小组负责人Jean-Claude Manuguerra坦言:肯定会有很多的传播者,但最关键的还是病毒的性质,时间,以及接触的人数在作祟。

所以,第二波疫情会不会出现,还是要看在游行期间,是否有这样的传播者了。

1918年费城大游行的先例

或许,理论说起来空洞乏味,那么不如参考一下先例的经验,再来预测未来好了。

1918那一年,大流感横扫世界,历史学家和流行病学家认为当时全球一半的人口被感染,死亡人数约为5000万至1亿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率的5至10倍,这几乎是近代历史上最为严重健康灾难。

而那一年9月28日,美国费城举行了一次为了促进政府公债销售的超大规模游行,由童子军、妇女后备军、水兵、士兵等几千人组成的游行队伍整整有3公里长。这还不是全部,游行队伍的两旁,几十万人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成一团,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

凑巧的是,在游行之前,费城的医院里就已经有近百位流感病人了,但并没有人在意。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狂欢游行之后,几乎每个人都发现自己病了。当时175万人口的城市,大约50万人患病,所有街道空无一人,尸体多到无处可放。

2007年,一项研究分析了1918年9月在费城发生的游行与大流感之间的影响。费城的病毒传播曲线与取消游行的圣路易斯市相比,差别巨大。

不过,这样的后果并不是完全由游行导致的,在卫生隔离措施方面,圣路易斯的实施速度也比费城要快得多。

2011年,研究人员发现有证据表明某些类型的聚会可能会增加病毒传播的风险,但又不清楚如果仅仅只是禁止此类聚会,是否算是一种有效的预防措施。毕竟,游行事件的持续时间,位置等许多要素都可能会产生不可预估的重大影响。

更复杂的是,新冠病毒根本就不是流感啊。是否能将它们相提并论呢?

对此,病毒学家Trevor Bedford深信不疑:

毫无疑问,群众聚会促进了传播。根据德国Gangelt市的血清检测结果显示,参加狂欢节庆祝活动的人的感染率增加了2.5倍!

不过,这些庆祝活动有些是在室内进行的,这对新冠病毒的传播至关重要。

户外不易传播病毒?

肯定有人会说了,游行都是在户外的!不打紧!

是啦,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在室内比在户外更容易传播。毕竟在世界各地发现的绝大多群聚感染源都发生在封闭不流动的空间里。

逻辑上,在空旷的户外,流动的空气能够分散病毒颗粒并降低浓度,还有阳光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威胁一下病毒,算是相对安全不少。

但,如果户外是酱紫的呢?

生物学教授Carl Bergstrom语重心长的表示:即使新冠病毒不易在户外传播,但像Black Lives Matter这样的游行活动是真的有传染风险的!如果您在抗议,请戴上口罩保护他人,并请几天后考虑一下接受测试以减轻对家庭和社会的风险。

游行需谨慎,保护你我他。

卫生准则很重要

密歇根大学医学史教授Howard Markel博士说:抗议活动是在户外没错,但是人们彼此之间都非常接近,在这种情况下,户外的优势荡然无存。

况且,每个人都在慷慨激昂的喊口号,无形之间会导致病毒颗粒的更多投射。

于是,超过1,000名传染病和公共卫生领域的专家一起写了封公开信,呼吁支持反对种族主义示威的人们,努力做到以下几点:

佩戴口罩

每个抗议者之间保持2米的距离

不要从一个队伍窜到另一个队伍

出现疑似症状,自觉在家隔离

减少逮捕行为和使用催泪瓦斯

But,人人之间间隔2米的游行太费空间,况且,嗨起来之后,根本控制不住寄己怎么破?

总之,很难确定地说,在这样大规模的游行病毒传播的风险有多高,但凡事都有万一。

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危险,也可能会让全国人民的宅家隔离白费,这样真的好嘛?

-END-

Ref:

https://www.huffingtonpost.fr/entry/coronavirus-propagation-manifestations_fr_5eddfdd7c5b659e41a835842

文|木南

(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