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受重伤还被总统诬陷为“反法西斯” 特朗普这条推或惹大麻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这段视频不久前互联网上疯传,这是在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引发全美抗议时,纽约布法罗市(水牛城)一位75岁老人被警察推倒后,头部重重着地,顿时耳朵出血。而现场的警察不管不顾,继续往前走。

特朗普9日上午发推文说这位老人可能是一位狡猾的恐怖组织反法西斯运动的煽动者。特朗普写到:“布法罗市被警察推倒的抗议者可能是反法西斯运动ANTIFA的煽动者。75岁的古吉诺(Martin Gugino)似乎是在扫描警察的通讯以切断设备,所以他才被警察推开了。这可能是他设下的圈套?”

而古吉诺的朋友告诉《纽约时报》,古吉诺是一位活动家,一位经验丰富的和平主义者,一生都在参加游行示威。他反对军事无人机,反对气候变化,核武器,警察暴力等等。他的朋友说,古吉诺还是一位足球迷,一位彬彬有礼的单身汉,水牛城的当地人,几年前回到家乡照顾自己生病的母亲。

古吉诺的律师发推文直接驳斥特朗普说,古吉诺一直都是和平的抗议者,因为他关心当今的社会。没有任何一位执法人员对古吉诺的身份提出过质疑,为什么美国总统要作出如此黑暗,违宪,不真实的指控?

特朗普为何针对反法西斯运动

全美爆发抗议两周以来,此并非特朗普首次针对反法西斯运动。在5月31日,特朗普发推宣布,反法西斯运动是恐怖组织。特朗普试图将反法西斯运动和其他外部煽动者描述为此次全美抗议的暴徒。

原始的反法西斯主义1920年代在欧洲出现,与法西斯主义对抗。 二战结束后,反法西斯主义逐渐沉寂。 现代的反法西斯主义在1980年代,随新纳粹主义出现而逐渐崛起。 而美国的反法西斯主义Antifa则在2000年后,特别是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变得活跃,他们不相信政府,一定程度上Antifa也可以说是一个“反特朗普政府”组织。

如今,美国的反法西斯主义反对一切“白人至上”、“白人优先”的主张,他们还反霸权、反歧视、支持女性平权、支持同性恋等等。 Antifa在美国没有严谨组织,没有领袖,仅由有共同信念的地方人士自行组成。 不少成员会展开“黑团”(Black Bloc)的战术,在抗议中他们会一身全黑,穿黑色衣服,戴黑色口罩和头盔。但 没有数据显示参与这个组织的具体人数。

而在抗议过程中,反法西斯主义确实会冲撞警察,打砸商铺。 1999年反世贸游行中,Antifa冲撞星巴克、Old Navy等西雅图市中心的商铺。 2011年,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Antifa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骚乱的街头。 他们拿着棍棒砸店、纵火,抗议贫富不均的现象。

不过并非所有的Antifa信奉者都支持暴力。 他们当中对使用暴力有不同的看法,很多人在容忍暴力的同时,也相信动武是万不得已的最后手段。 Antifa在美国有多少人也很难统计,媒体一般把他们形容为“规模非常小”,主要聚集在北加州和俄勒冈州。

罪魁祸首还是替罪羊?

对于Antifa是否要为在全美多个城市发生的暴力事件负责,目前并没有一个定论。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对各地的暴乱分析结论相互矛盾。 比如明尼苏达州政府认为,肇事的是白人至上主义。 而以美国司法部长巴尔为首的联邦政府官员,却把矛头对准Antifa。 在巴尔与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上周召开的一场记者会上,克里斯托弗·雷的措辞很广泛,他形容暴徒是受到了Antifa或者类似意识形态的推动。

美联社报道说, 在明尼苏达州和华盛顿特区被逮捕的200多人中,大部分是当地人,而不是外州来的煽动者。而这些被逮捕的人中,极少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激进主义的信息。

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等多处设施被纵火

罗格斯大学历史学家布雷(Mark Bray)指出,Antifa的规模实在太小,无论是在任何州领导抗议或者组织暴力活动,都无法真正形成规模,更不要说是全国范围的抗议。美国智库CSIS的国内恐怖主义专家琼斯(Seth Jones)掌握到的信息是,在打砸抢和纵火的这些暴徒中,反法西斯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的支持者都参与了。

特朗普或违宪

多位法律专家都指出特朗普并没有权利把Antifa列为恐怖组织。 原因有两个: 第一,在美国国内的组织不能被合法标记为恐怖组织,包括新纳粹和白人至上组织。 美国法律只允许把国际组织列为恐怖组织。 美国国内恐怖主义专家琼斯说,美国国内恐怖主义正在抬头,他担心美国将会面临更多的国内恐怖主义, 但是把Antifa标记为恐怖组织并不合法。

第二,Antifa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组织,而是一种意识形态 ,就像是反枪支,反堕胎一样。美国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专家莱文(Brian Levin)一语道破特朗普把Antifa列为恐怖组织的真实意图,让政府有更充分的理由和依据来监视和平示威者。

75岁老人并非Antifa

特朗普指控古吉诺是反法西斯主义的煽动者,让布法罗市很多人感到震惊。 古吉诺在布法罗出生,但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度过的,他的工作是负责计算机数据库的创建。 近几年他回到家乡照顾母亲,直到母亲去世。 如今,他独自居住,并且获得了西纽约和平中心的研究资助。

古吉诺的邻居,现年85岁的梅兹格(Judy Metzger)说,古吉诺是 非常温柔,令人愉快的人。 35岁的约翰(John Washington)在2011年“占领布法罗”活动时首次遇见古吉诺,约翰说自己立即就被这位老人的活力所感染,更被他渊博的学识震惊,他们从能源效率一直谈到了关塔那摩监狱的军事囚犯问题。

布克利(Nate Buckley)是布法罗市一家书店的店主,他说古吉诺是书店的常客,经常到书店听作者的分享会,从天主教工人运动到普林斯顿大学谈种族问题,他都有非常广泛的兴趣。 布克利说,特朗普的推文令他不安。 古吉诺是他认识的最温柔的人,根本没有侵略性,但是人们总是编造一些疯狂的故事,这样他们可以逃避现实。

布法罗市长布朗(Byron Brown)上周五宣布,涉事的两名警察已经被停职,并且遭到二级袭击的指控。 而这次事件,直接导致了布法罗市负责骚乱和其他动乱局势的应急小组57名成员集体辞去原职位(但仍然为警察局效力)。原本 布法罗警察协会的一份声明说,警察集体辞职事件是在支持受到惩罚的两位同事,认为他们当时只是在执行任务。 但是有两位辞职的警察9日透露,他们辞职的原因是在执勤时缺乏法律保护。

古吉诺如何“被”成为Antifa?

特朗普的推文中提到,美国右翼电视台OANN(One America News Network)报道说,古吉诺在事发时,试图用手敲打掉警察的收音机。 OANN也是特朗普现在最喜爱的电视台。 在白宫记者会上,OANN记者因为破坏规矩,被白宫记者协会逐出了记者会。 但是第二天,他们的记者就作为白宫发言人的客人,被“请”回了白宫,令白宫记者协会颜面扫地。

被请回白宫简报室的OANN记者

而OANN的这篇报道是基于一个叫做“保守树屋”的博客的猜测,怀疑古茨诺当时在使用一个手机上的警察扫描仪,这是Antifa应对警察的常用策略。在社交媒体上,也充斥着关于古茨诺的阴谋论,比如有人说视频中他耳朵里流出的鲜血是假的。

特朗普遭两党炮轰

在特朗普推文发出去几个小时后,纽约州长库默(Andrew Cuomo)召开记者会,对特朗普炮火全开。库默说特朗普的推文全部都是编造的!他对特朗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指控古茨诺是反法西斯主义感到震惊。库默劝特朗普向古茨诺道歉,展现出一些人性。(劝你善良)

库默说:你认为他头上流出的鲜血是演的?我们的眼睛在骗我们吗?不是!这位老人仍然躺在医院,总统却在贬低他。这是多么愚蠢,尖酸刻薄,残忍,不负责任的讲话。

纽约州副州长,来自布法罗市的霍舒尔(Kathy Hochul)说特朗普的推文简直令人恶心,总统继续利用他的平台兜售阴谋论,这样如何能够让我们的国家团结起来?

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也对特朗普的推文表示震惊。 参议院共和党2号人物图恩(John Thune)说,这么严重的指控,只能是在事实和证据的基础上被提出,而目前我还没有见到任何证据。

而特朗普的对手拜登是这样回应的: 我的父亲曾经说过,没有比滥用权力更大的罪了。 无论是警察暴力应对和平示威者,还是总统用在电视上看到的阴谋论来为警察辩护。 我是一名天主教徒,与古茨诺一样,在我们的信念里,以上两种滥用职权的方式我们都不接受。

如今,这位75岁的古茨诺已经住院5天,虽然被转出了重症监护室ICU,但仍未出院。 此时此刻,可能很多人都想问特朗普一句: 能不能让老人家好好休息,安心养病?而截至发文,白宫在9号对特朗普的阴谋论推文没有做任何回应。

(来源:冰汝看美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