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评面:多重矛盾叠加,美国暴露一系列“致命”问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当地时间6月9日,弗洛伊德安葬在了他的家乡休斯敦。弗洛伊德45岁的人生结束了,但他身后的纷争却远未平息。弗洛伊德丧命于种族歧视。他被跪颈锁喉的8分46秒,点燃了美国非裔群体400年苦难的怒火。但让弗洛伊德丧命的,不仅是种族矛盾。弗洛伊德之死,揭开了“山巅之国”表象下的重重矛盾。

日益加剧的社会不平等,让美国人忍无可忍。在加州,抗议示威的人群甚至喊出了“吃掉富人”的口号。过去30年间,美国最底层50%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基本为零,2018年美国贫富差距创50年来新高。在疫情冲击下,美国社会财富的不平等转化为生命权的不平等。 有数据显示,在全美新冠死亡病例中,人口占比仅为13.4%的非裔美国人,死亡病例占比却高达58%。在弗洛伊德死后,人们才发现,他也是一名新冠肺炎患者。

据美媒统计,自2015年至今,已有超过5000名平民丧生警察枪下,仅2019年就有1011人在警察执法过程中被打死。但在已知的美国警方在执勤中杀人案件中,超过99%的警察最终都没有受到刑事指控。在美国司法体系的制度性不公下,“跪杀”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是否会再一次逃之夭夭,仍是未知之数。

政治极化的仇恨锁链,让美国人忍无可忍。近年来,美国政治不断走向保守,政治极化问题越来越凸出。当弗洛伊德之死成为共和、民主两党相互攻讦的新战场,当美国总统用“低等生物”“失败者”称呼示威者,当催泪弹、爆震弹、橡胶子弹驱散大批和平示威人群,美国人意识到,他们再次失去了弥合分裂的微弱机会。

尽管此次种族抗议终会平息,但只要美国种族歧视的深厚土壤不除,只要美国当政者眼中只有权力、没有公平正义,弗洛伊德之死恐怕就不会是最后一起悲剧。

策划/牛宁

责编/王法治

文案/任天择

主播/任天择

后期/陆宁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