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警告有人企图发动美国第二次内战 民兵和右翼组织借抗议策划反政府暴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FBI、国土安全部 、国家反恐中心警告:

“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国内种族主义恐怖分子构成最大的暴力威胁。

民兵和右翼种族主义组织正试图通过针对抗议活动发动美国第二次内战。”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国土安全部和国家反恐中心向各地执法部门发布情报简报称:在美国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中,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国内种族主义恐怖分子构成了最大的暴力威胁。

报告称:“我们估计,致命暴力的最大威胁,仍然来自具有种族或民族动机的暴力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以及具有个性化意识形态的,例如家庭暴力极端主义的单独犯罪者。”

而且,民兵和右翼种族主义组织正试图通过针对抗议活动发动美国第二次内战。报告称:“鼓吹白人优越性的民兵极端分子和团体通过在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活动中故意煽动暴力,试图引发第二次内战。他们通常被称为‘布加卢(Boogaloo)’。”

丹佛警方在5月29日晚上的抗议活动中从“布加卢”反政府组织成员扣押了大量武器。

情报称,媒体的广泛关注和网络上的极端分子的帖子很可能导致潜在的暴力行为。

这份文件也警告来自左翼和无政府主义组织的威胁,主要是针对警察,他们可能会破坏警察和政府的财产。“无政府主义极端分子继续对警方构成最严重的威胁,他们会对政府大楼和警车发动有针对性的袭击,有时还会使用临时燃烧弹。”

但是文件没有提到“反法西斯”(Antifa,又译安提法)是一个潜在的暴力组织——尽管川普总统已经呼吁将这个松散的组织贴上恐怖组织的标签,指责该组织是全国抗议活动中的暴力行为的主谋。FBI的这份文件仅仅在脚注中提到过一次“Antifa”的存在,说一些无政府主义者自认为是“Antifa”。

发布斯诺登泄密文件网站发文警告:

“美国国内存在恐怖威胁。

白人极右组织‘布加卢’试图劫持抗议运动发动种族战争。”

曾经发布斯诺登泄露文件,因揭露杜邦公司特氟龙污染毒害公众及工人等报道多次获新闻大奖的监听网站(The Intercept)也发表文章警告,美国国内存在恐怖威胁,美国极右组织“布加卢运动”试图劫持反种族主义抗议运动以发动种族战争。

这篇文章援引美联社报道说,5月底,三名内华达州男子(下图)“在最近拉斯维加斯的抗议活动中,他们因与恐怖主义有关的指控而被捕,并阴谋引发暴力。”根据美联社获得的一份刑事起诉书副本,联邦检察官说,这些人携带了燃烧瓶,前往市中心。

威廉姆·鲁米斯(William Loomis)

安德鲁·莱曼(Andrew Lyman)

斯蒂芬·帕斯哈尔(Stephen Parshall)

“人们有权和平抗议,”内华达州的检察官尼古拉斯·特鲁塔尼奇(Nicholas Trutanich)说。“但这些人纯属煽动者。他们的目的是把抗议活动变成暴力。”

这个案子证明了唐纳德·川普总统仅在这一点上是对的:震惊美国各地城市的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也被用来作为掩护,用总统的话来说,就是“国内恐怖行为。”

但是,本案中的这三个人都不是总统及其司法部长比尔·巴尔(Bill Barr)所指责的左翼反法西斯抗议运动Antifa的成员,而是“布加卢运动”(boogaloo movement)成员。该组织也叫“布加卢男孩”( boogaloo bois) ,或“布加人”(boojahideen,玩Mujahideen游戏的人)。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尽管大多数美国人从未听说过这个组织,但它可能是最危险的组织。

“布加卢”是极端分子用来表示即将到来的内战和 / 或文明衰落的术语”。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研究国内极端主义团体的专家辛西娅·米勒-伊德里斯(Cynthia Miller-Idris)表示,“布加卢”运动的成员“都团结在一起,认为他们正在与政府的‘暴政’作斗争,希望发动一场反对政府的暴动,并引发第二次内战。”

他们奇怪的名字来自1984年备受嘲笑的电影《霹雳舞2:电动布加卢》(Breakin’2: Electric Boogaloo) ,一部续集,几乎是原版《霹雳舞》(Breakin’)的翻版,由 Ice-T 主演。《经济学人》(Economist)5月份的文章解释说,“布加卢男孩将即将到来的战争打造成美国内战的重演。”

“布加卢”成员通常穿夏威夷衬衫,“点缀在人群中的夏威夷衬衫指的是‘大卢奥’( luau,夏威夷派对或盛宴) ,这是‘布加卢’的另一个名字,意思是庆祝烤猪,猪指的是警察。”

美国反诽谤联盟协会在记录白人至上主义者如何“接受‘布加卢’概念”的同时,也提到“布加卢”运动“对未来大规模暴力的随意接受”是“令人不安的。”

这些人全副武装,其中许多人受过军事训练,正在寻找新的、更大的暴力抗议机会。国内极端主义问题研究专家米勒-伊德里斯称,“布加卢男孩”组织“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分三次组织了抗议活动”——反对州立法机构试图改革枪支法;反对冠状病毒封锁和居家令;现在,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之后,作为反对警察滥用暴力和种族主义的示威和游行的一部分。

令人担忧的是,他们的运动正以惊人的速度在网上发展。路透社上周援引科技透明项目(Tech Transparency Project)的一项研究报告称,“今年3月和4月,随着居家令在美国各地生效,有数万人在30天内加入了与‘布加卢’有关的脸书(Facebook)群组。项目研究人员在一些‘布加卢’脸书群组中发现了关于战术战略、武器和制造爆炸物的讨论。”

今年3月,36岁的密苏里州新纳粹分子蒂莫西·威尔逊(Timothy Wilson)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击毙。他密谋在实施封锁令的第一天炸毁堪萨斯城地区的一家医院。威尔逊曾告诉一名 FBI 卧底探员,他想要“制造足够的混乱来发动一场革命”,并称他计划中的袭击为“布加卢行动”。

蒂莫西·威尔逊(Timothy Wilson)

今年4月,36岁的阿肯色州男子亚伦·斯文森(Aaron Swenson)在脸书直播视频中威胁要杀死一名警官,随后被捕。他在脸书上写道:“我感觉像是在猎杀猎人,”据警方称,他还在脸书上提到了“布加卢”。

亚伦·斯文森(Aaron Swenson)

“布加卢男孩”并不是在真空中运作的。他们的目标、方法和人员与一些极右翼反政府组织有重叠,这些组织也对法律、秩序和种族关系构成了重大威胁,从“骄傲的男孩”(Proud Boys),到“誓言守护者”(Oath Keepers),到“三个百分点”(Three Percenters),到“至高无上的公民”(Sovereign Citizens)。甚至还有“三K党”(Ku Klux Klan):弗吉尼亚州的一名男子周末驾驶卡车冲入一群“黑人生命也重要”的抗议者中被捕,他是当地一个“三K党”分会的负责人。

几年来,一直有人试图敲响警钟。2015年,一项针对执法机构的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来自反政府极端分子的暴力威胁高于来自激进穆斯林的威胁” 。

今年2月,在新型冠状病毒封锁令和乔治·弗洛伊德抗议活动发生之前,川普亲自挑选的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告诉国会,该局已经将对美国种族主义激发的暴力极端分子构成的威胁的评估提高到“国家威胁优先级” ,并揭示了由种族或宗教仇恨激发的极端分子是如何在联邦调查局的国内恐怖主义调查中占据“巨大份额”的。“监听网站”记者爱丽丝·斯佩里(Alice Speri)之前的报道曾指出,FBI 在国内的恐怖调查中也有相当一部分集中在 “黑人极端分裂分子 ”的个人和团体身上,但没有发现这种现象的存在。

然而,川普总统一直拒绝给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犹太教堂谋杀犹太人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贴上“国内恐怖主义”的标签。即使一位川普支持者曾经向知名民主党政客和捐赠者邮寄水管炸弹,川普也拒绝称他为“国内恐怖主义者”。还有一名海岸警卫队中尉因涉嫌密谋实施白人种族主义恐怖主义行为被捕,川普也仅仅表示这是一件“耻辱”和“非常悲哀的事情” 。甚至在新西兰两座清真寺发生51名穆斯林被屠杀的事件后,川普仍然否认白人民族主义恐怖分子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并将他们斥为“一小撮人。”

新西兰基督城血案枪手(上)称他受到了美国极右激进保守主义者坎迪斯·欧文斯(下)言论的启发。川普曾发推盛赞欧文斯将改变“我们的国家政治”,6月4日,白宫邀请欧文斯讨论国家目前所处的骚乱。

但是,尽管没有明显证据表明 Antifa 与最近的任何暴力或抢劫有关,5月31日,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宣称:“美利坚合众国将把‘安提法’列为恐怖组织。”

穿夏威夷衬衫的“布加卢”武装人员不仅仅在内华达州携带燃烧瓶制造事端。

在南卡罗来纳州,一名22岁的男子(下图)被指控“煽动暴乱和严重破坏和平”。当地治安部门指控他支持“布加卢”。

凯文·阿克莱(Kevin Ackley)

在丹佛(Denver),警方从一名20岁的抗议者那里缴获了突击步枪和防毒面具,这名抗议者“认同‘ 布加卢’运动”。

在乔治亚州,在雅典市(Athens)中心的抗议者中发现了“自称拥有步枪和手枪”的“ 布加卢”支持者。在一份备忘录中,雅典市警察局长称“布加卢”运动是一个“极端主义组织” ,其部分目的是“在全美煽动种族战争。”

极右极端分子正在劫持全国范围的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以推动种族战争。

乔治亚州立大学研究网络极端主义的专家米娅·布鲁姆(Mia Bloom)称,虽然“布加卢”“可能有一些接近自由主义者的元素….. 但90%的‘布加卢’都是种族主义的。”“我们可以预期在2020年大选之前会有更多的暴力事件发生。”

米勒-伊德里斯对此表示赞同。“我认为我们应该非常关注这些组织的暴力潜力,”“美国一直存在边缘的煽动者和反政府民兵组织,但种种迹象表明,与我们以前看到的情况相比,这些组织在线上和线下的发展更为迅速。”

(来源:纽约时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