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复出拉票第一站,居然选了这个大屠杀黑人的城市?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猫叔在硅谷

  尽管美国新冠疫情再次攀升,但美国经济已经承受不起停摆了,各州都已经陆续部分重开商业。而在中断三个半月之后,现任总统特朗普迫不及待地恢复他的连任竞选拉票活动。下周五,他将飞往俄克拉荷马州第二大城市塔尔萨(Tulsa),开始复出拉票活动的第一站。随后他将奔赴佛罗里达、得克萨斯和亚利桑那。

  新冠病毒阴影未退,为什么特朗普这么着急开始拉票,就不怕大规模集会加剧群体感染?他的选情在告急。因为疫情和骚乱事件,特朗普近期各州的支持率都有所下滑。四年前支持他的几个摇摆州,他在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甚至佛罗里达都落后于拜登。如果输掉这几个摇摆州,大选也就彻底没戏了。

  原本是红州的亚利桑那州,很有可能在几十年来首次变蓝,他在这里也落后于拜登。即便是共和党的大本营德州,拜登和他的差距只剩下了一个百分点,共和党同样需要提高警惕。特朗普可能会把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转移到德州进行,以提振当地的支持率。因为北卡州长以疫情为理由要求共和党大会缩小规模,而特朗普坚持要开一届人山人海的党代会,于是决定重新选址。

  选择俄克拉荷马开始正式拉票,显然并不是因为这里选情告急。这里的7张选举人票,特朗普没有任何悬念。俄克拉荷马是深红州,过去半个世纪都是共和党的铁票仓。特朗普2016年在这里赢了希拉里35个百分点,是那年优势最大的州,他赢下了所有的郡。最近6月初的Amber民调显示,特朗普以55%比36%的明显优势领先拜登。

  那为什么选择6月19日在俄克拉荷马的塔尔萨复出?这个日子和这个城市,对于美国黑人都有着特殊的意义。考虑到现在全美各地依然处在反种族歧视大游行中,主张强硬镇压的特朗普这个选择确实非常敏感。

  民主党黑人议员愤怒指责特朗普这等于是再给黑人一记耳光。当然,特朗普阵营否认有任何刺激黑人的意图,并表示特朗普执政期间给黑人带来了历史性的成功(solid record of success for Black Americans)。

  6月19日是美国黑人解放日。1865年的这一天,德州向黑人奴隶宣读了《解放宣言》,成为最后一个解放黑奴的南部邦联州。可惜林肯总统没有看到这一天,他也没有等到内战正式结束,已经在4月15日遇刺身亡了。美国正式告别奴隶制,黑人正式摆脱奴隶身份,但这只是法律上的平等。

  尽管1870年《美国宪法第15修正案》就授予了黑人投票权,但南方各州依然设置各种障碍阻止甚至取消黑人投票权。黑人真正拥有平等政治权利还要等到1965年的《投票权法》。而种族隔离制度的官方结束还要等到1968年。

  那一年美国发生了太多事情:黑人非暴力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美国各地爆发了迄今规模最大的暴力抗议和种族骚乱,约翰逊总统派兵守卫白宫,美国国会通过1968民权法案,推动民权运动的罗伯特·肯尼迪在民主党初选中神秘被杀,共和党人尼克松借助南方白人赢下了大选,美国南方至此开始成为共和党的票仓。

  那塔尔萨又对黑人意味着什么?这里是美国黑人的一道苦难伤疤,是过去100多年美国种族暴乱最严重的地方。1921年5月31日晚上,塔尔萨爆发了种族屠杀(Race Massacre,注意这个事件被定性为屠杀),是二十世纪美国以来死伤最多的种族冲突事件。

  那一天的晚上,当地白人和黑人爆发武装冲突。数以千计的白人拿着武器冲进塔尔萨的黑人聚集区烧杀抢掠,甚至开着飞机轰炸黑人区。等到第二天中午俄克拉荷马国民警卫队执行戒严的时候,已经有1000多座房屋被烧毁,上百商店被洗劫。黑人区房屋损失150万美元,财产损失75万美元。按照物价核算,相当于现在的3200万美元。

  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是36人(26名黑人和10名白人)。但这个数字显然难以信服。各方统计的数据差别巨大,当年黑人机构报告预计,至少有150-200名黑人死亡,白人死亡50人。而2001年的政府调查委员会估计,可能有100-300人死亡。受伤送医人数更是超过800人,至少有180人严重受伤。此外,还有8000多黑人家园被毁,无家可归。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回顾这个事件,可以看到一个世纪之前美国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制度有多严重。1921年,拥有石油的图尔萨正在经济高速增长期,吸引了大量黑人来到这里工作和定居。很多黑人受过教育打过一战,他们在这里过着不错的生活,黑人聚居地Greenwood一片欣欣向荣,当时甚至被称为美国黑人的华尔街。但看似繁荣的塔尔萨,也暗藏着种族冲突危机。

  1910年到1920年,为了逃离种族歧视严重又没有经济机会的美国南方,上百万黑人涌向地广人稀的中西部,各个城市的黑人数量成倍增长,遭到了当地种族隔离的白人居民的仇视。三K党这些地区活动猖獗,吸引了大量白人居民加入,肆意对黑人公开处以私刑。

  在塔尔萨屠杀之前的1919年那个“血色夏天”,美国中部多个城市就出现了几十起种族暴力冲突,甚至有了阿肯色州Elaine种族屠杀事件。白人和以往一样频繁攻击黑人,97名黑人被私刑处死。但令白人们意外的是,黑人居然敢于反抗了。

  几十万黑人士兵刚从一战战场回归。他们经历过战争,为美国流血牺牲,手里还有枪,为什么要惧怕这些白人?

  塔尔萨屠杀的导火索是:1921年5月30日下午4点,一位19岁的黑人擦鞋匠罗兰德(Dick Rowland)因为内急,跑进了一座大楼上厕所。黑人不能用白人的厕所,这里的黑人厕所在顶楼,只有一部电梯上下,里面有一名17岁的白人女孩操作电梯员。然而,大楼一楼的人却听到女操作员一身尖叫,看到罗兰德急急忙忙跑出了大楼。女操作员称自己遭受了袭击,于是他们选择了报警。

  俄克拉荷马州后来的最终调查报告认为,罗兰德可能只是撞到了女操作员,两人发生了口角。一个可能解释是,罗兰德在进入电梯的时候滑倒,他下意识抓住了女操作员的胳膊,后者随即尖叫起来。黑人男子袭击白人女孩,这是美国种族歧视白人中最常见的思维惯性。

  1915年美国最具争议的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里就描述了这一情节,丑陋黑人想要强奸纯洁的白人女孩,3K党人随后在电影里私刑处死了黑人。

  这部电影艺术成就无可否认,但里面充斥着白人优越主义,肆意描述对黑人的仇恨,直接煽动了美国种族冲突,更导致内战后被取缔的3K党在美国各地死灰复燃。如此恢宏却又邪恶的电影,放眼世界电影历史,或许只有纳粹的《意志的胜利》可以与之相比。邪恶的艺术,更具危险。

  罗兰德很快就遭到图尔萨警察逮捕,关进了看守所等候调查。警察随后接到匿名电话,有人威胁要杀死这个黑人。于是警察把罗兰德转移到更为安全的图尔萨法院大楼顶层的看守所。5月31日,当地白人报纸以“警察抓住了在电梯袭击白人女孩的黑鬼“大肆报道,更暗示有人要对这个黑人处以私刑。这种煽动性报道很快就点燃了3K党种族主义者的情绪。

  5月31日晚上7点多,几百名情绪激动的白人聚集在法院大楼门口,要求交出黑人罗兰德,打算私刑处死。当地警长不想看到自己地盘出现私刑,拒绝交出罗兰德。警长命令荷枪实弹的警察在牢房门口设防,还关闭了大楼的电梯。警长亲自与民众交涉,但并没有成功。晚上8点20,一些白人冲进了法院大楼,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但却在警察的枪口面前不敢造次。很多白人就聚集在法院大楼不肯离去。

  当地黑人也得知了白人要私刑处死罗兰德的消息。晚上9点多,25名黑人持枪赶到现场,试图保护罗兰德和支援警察;他们中有不少是退伍士兵。不过,警长担心黑人和白人发生冲突,让这些黑人离去。当白人看到黑人拿着枪的时候,他们认为这些黑人可能要暴乱,于是纷纷回家取枪准备作战。一些白人甚至试图冲击当地国民警卫队的武器库。

  现场气氛已经极度紧张,一触即燃。晚上10点多,又有75名黑人拿枪赶来支援,再次遭到警长的拒绝。然而,他们准备离去时,却正好遇上1500多名持枪赶来增援的白人。双方很快发生枪战,短暂枪战过后,十名白人和两名黑人当场死亡,毕竟黑人士兵毕竟受过军事训练。由于寡不敌众,黑人撤回到了自己社区。

  事态已经彻底失控。2000多名白人放弃了法院大楼,而直接冲进了黑人区Greenwood,种族屠杀就此开始。大量黑人在自己家,在大街上被枪杀;甚至还有黑人刚刚走出电影院,就遭到白人暴徒的枪杀。暴徒们开始抢劫黑人商业区的商店,放火焚烧建筑,甚至用枪赶走了前来救火的消防队员。当然黑人也在自己家门口拿枪回击白人暴徒,还有数以千计的黑人选择了逃离。

  枪战和抢劫延续了一整夜,双方都有不少死伤。第二天清晨,甚至有十多架飞机来到现场,从空中往黑人聚集区开枪和投掷燃烧弹。(那是1921年的飞机)当地的黑人目击者认为,飞机上实际上是当地执法人员。而俄克拉荷马州的国民警卫队直到中午12点才宣布实施戒严,才结束了这场种族大屠杀。

  因为白人暴徒注意力转移,离开法院大楼冲入黑人区屠杀,最初引发这场屠杀的黑人小伙罗兰德到是逃过一劫。他在法院警察的看护下安然无恙。经过调查,警方认定罗兰德并没有侵犯或袭击白人女孩。无罪获释的罗兰德次日就离开了塔尔萨,再也没有回到这个城市。

  塔尔萨屠杀并没有改变什么。没有白人暴徒遭到起诉,当地黑人家园彻底被毁,依然忍受着种族歧视和隔离。因为这起屠杀,3K党在当地反而得到了更多白人的支持。政府没有惩治暴徒,没有悼念活动,没有公开道歉,甚至都没有试图缓和矛盾。

  在随后的几十年时间里,俄克拉荷马州政府试图淡忘这场屠杀,甚至销毁了关于屠杀的大量档案,该州的历史书里也没有记录这黑暗的一页。塔尔萨屠杀就一直静静躺在美国种族主义历史的尘埃中,直到50年后才再度被人想起调查,直到75年后的1996年才再次进行官方调查,直到80年后的2001年才发布最终调查报告,直到2020年才进入当地学校的课外教程,还不是正式的教科书。

  2001年俄克拉荷马州政府正式签署法案,承认这一屠杀事件,却没有提到赔偿黑人受害者。政府只是提供了300多个奖学金留给屠杀受害者的后代,规划了Greenwood的经济开发计划以及设立了一个种族和解纪念公园。不知道特朗普这次去塔尔萨,是否会去种族和解公园,象征性的做一个呼吁种族和解的姿态?

  官方人口统计显示,俄克拉荷马现有人口395万。白人比例74%,黑人比例7.8%。目前新冠确诊人数7500人,死亡超过350人。下周五的塔尔萨,应该是一场人员密集的盛大活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