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反歧视运动,已变味?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悦居英国

  说故事之前,我们先来关注一下英国新冠疫情的走势。截至写稿时间,英国新冠总确诊人数为291409人,总死亡人数为41279人。单日新增确诊为1266人,单日新增死亡人数为151人。

  链接:https://coronavirus.data.gov.uk/不得不说,2020年是比较魔怔的一年。除了挥之不去的新冠,最让人感到无语的事件,恐怕就是被上纲上线的“黑人命,也是命”了。从一开始的集会演变到推雕像,到白人警察为黑人洗脚,再到各大知名影视作品下架。。。

  已经下葬的乔治-弗洛伊德一定不会想到,自己就如同自己的女儿所言,“改变了世界”。

  各地掀起的运动内容有不同,共同点就是让人感到困惑。英国的抗议者,这几天在忙着拆雕像。至于为啥要拆这些雕像,理由很简单:这些人物多多少少都与贩卖奴隶,种族歧视有关。无论他们生前做过什么善事,有了贩奴和歧视这样的黑点,就不应该被纪念。第一座被群众拆除的雕像,是布里斯托市的EdwardColston雕像。在抗议者的呼声中,雕像掉到了河里。

  Edward Colston本人呢,是一名商人,也是一名慈善家。他曾经用自己赚的钱支援了学校和当地教会,所以政府为了表彰他的贡献,就给他修了个雕像。

  然而,在他成为慈善家之前,他是在与贩奴有关的皇家非洲公司(RAC)工作过的。那么问题来了:就算他做了好事,钱也是通过奴隶贸易赚来的,是脏钱。

  尽管布里斯托博物馆试图为他作辩护,称他从来没有以自己的名义贩卖过黑奴。。。然而就因为他加入过邪恶的体制,所以说啥也没法洗白。一心要“正视历史”的抗议者自然也不愿意听这样的“辩解”。于是,拒绝对话,拆了雕像。眼看着第一座雕像被拆,其他地区政府也受到了不小的震撼。马上,位于东伦敦Dockland的Robert Milligan雕像,在围观者的掌声中被拆掉了。

  Robert Milligan呢,是从事奴隶贸易的商人。至于为啥要给他修雕像,是因为他为商人群体争取了利益。事实上,为了减少偷盗等因素对商人造成的损失,Milligan带领一群商人计划并修建了伦敦的西印度码头。

  因此,从修雕像的原因来看,他并不是因为贩奴颇有成就而受到纪念的。然而,有了贩奴黑点,说什么都要推就是了。

  随着“清算”开始,雕像的名单也在变长。目前,英国一共有78处雕像是抗议者们的目标。要把它们全给推了,还是需要花一番功夫的。

  这些雕像里不乏我们熟悉的名字,包括:航海家哥伦布

  库克船长

  克伦威尔

  丘吉尔

  与此同时,反对派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全拆了,那就等于把英国大部分历史给拆了。找雕像算账,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些市民担心维多利亚女王的雕像也被拆,专门过去写了个牌子。

  牛津大学校监彭定康(对,就是前港总督彭定康)对拆雕像一事有不同的看法。

  他认为,牛津大学里的Rhodes雕像(本人为奴隶商人)的确是从事过臭名昭著的贩奴贸易,但是Rhodes奖学金支持前殖民地学生那么多年了,也是事实。在讨论功过的时候,不能只谈黑点不谈赎罪。

  不过,抗议者显然没有理会他的说辞。抗议组织者里的牛津大学法律系学生Ndjodi Ndeunyema,就是Rhodes奖学金得主。

  目前,支持拆和反对拆的声音都有,唯独没有双方对话。在丘吉尔雕像面前,两派的人还起了冲突。

  除了拆雕像,另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按我的理解,就是黑人的苦,才算苦,其他有色人种请闭嘴。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英国内政大臣Priti Patel是印巴裔,所以从理论上来讲,属于种族歧视专门针对的有色人种。就在最近,同样为印巴裔的英国喜剧演员Guz Khan发推艾特她:“今晚要不要吃咖喱啊~”

  Guz Khan这个演员开玩笑尺度比较大,但是如果你去看他的单口相声,你会发现他基本也就是尺度大,恶意是没有的,而且也常常自嘲。而且,人家两个同族裔的人开玩笑,那就是家门关起来的玩笑。然而就是这么一条推文,就让一群好事者开始网路霸凌内政大臣,话说得都非常难听:很多人叫她椰子女(对在英国出生的印巴裔人的贬称,意思是内白外棕)。

  然后最搞笑的事情来了:身为保守党的Priti Patel作为言语霸凌的受害者都还没什么大动静,英国议会里31个工党议员就指责她这时候跳出来说自己受歧视的经历,影响了“黑人命也是命”这个议题的重要性。以下是工党议员的上书,我就不仔细翻译了。大意有三:1)虽然内政大臣您是个有色人种,但是这不代表你是谈论种族歧视议题的权威。2)乔治弗洛伊德这个事件新鲜发酵,请你考虑措辞,别让你的自身经历混淆视听。3)我们有色人种团体呢,不应该用自己的经历减弱黑人运动的火力,而应当成为助力!

  所以呢,英国政坛现在的风气,已经有种向着“黑人命才是命”的方向发展了。这运动会持续多久,我说不好,一时半会儿肯定是结束不了的。只能说,会爆发这样大规模的运动,也许是因为该做的反省,告解和对话,被草率的政治正确给一笔勾销了。1970年12月7日,时任西德总理的Willy Brandt在华沙像被纳粹杀害的死难者下跪。

  孩子们终究会长大,会从课堂以外的地方了解老师没教的东西。而社交媒体的兴起呢。。。又让人有了一种习惯,那就是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因为软件会一直用对你胃口的东西feed你。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道好轮回:几百年前欠下的,终究是要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