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爆发大论战——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到底是否封锁得太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今天英国各界爆发一场论战。

昨日,前政府科学顾问、在英国防疫中起到重大决策作用的尼尔·弗格森教授公布的最新研究,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它的争论也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继昨日女记者直播中质问英国首相“你难道不后悔吗”之后,英国各界不管是保守党批评人士,还是亲保守党人士,都加入舆论大战,讨论“鲍里斯到底是否封锁得太晚”这个问题。

不过发生论战的同时,一组官方发布的数据也引发了关注。

据天空新闻等多家英媒报道,在新的追踪检测系统中,仍有约三分之一的患者没有被追踪到。

对此,有记者在今日的疫情发布会上问卫生大臣汉考特是否担心这个问题,汉考特回应称,这是第一周,现在该系统运行良好。他说,能获得三分之二人的联系方式已超出了他的预期。

发布会重点还包括:

· 汉考特称不排除强制要求遵守检测和追踪系统的规定

· 统计局研究表明,70%至80%的确诊患者无症状

· 领导NHS检测追踪系统的哈丁女爵称尚未联系到“很大比例“的没有自我隔离的人

而就在这个数据公布前不久,英国检测追踪系统联系到的人数也被公布出来。

自英国实行大规模检测追踪计划后,政府始终没有透露检测和追踪到的人数。今天,这个数据终于浮出水面。因此引起多家媒体的关注。

据英国卫生部表示,在5月28日至6月3日之间,共 有8117人通过检测追踪系统检测出患有新冠,大约只有三分之二(5407)的人提供了密切接触者的信息。

不过这也意味着仍有约三分之一的患者没有被追踪到。多家英媒留意到了这一差距并进行报道。

天空新闻:三分之一新冠患者无法通过和追踪系统进行联系

《镜报》报道称,英国的新检测追踪系统未能追踪检测到三分之一的确诊病例。

前首相竞选人、下议院卫生委员会保守党主席杰里米·亨特表示,如果该系统继续这样只能追查到小部分感染的人,它将无法正常运作。

除了没能追踪到所有的患者和疑似患者,天空新闻记者凯特(kate McCann)在政府提供的测试追踪数据中发现了另一个异常。

她表示,将所有的被追踪者人数加起来总数为5278,这与卫生部声称的成功追踪到的约2700人相差甚远。

对此,有专家告诉她,剩下的2200人被归在了“复杂”这一类中或是出现在医院、养老院、监狱中。

今天英国政府还更新了飞行建议,作为新规则的一部分,人们必须托运行李,不得携带手提行李上机,还必须在飞行中尽可能坐下,以阻止病毒在飞机上传播。

所有航空公司都应在安全的情况下遵守这些规则,具体包括:

1. 在机场和飞机上配戴面罩

2. 在线办理登机手续,而不是柜台办理

3. 托运行李并减少手提行李

4. 除非与他人同行,否则独自进入机场

5. 进入商店和免税店时保持社交距离和

6. 触摸托盘和手推车等共用物品后要洗手

7. 保持坐在航班上并使用非接触式付款

继英国官宣将于15日下周一开放非必需品商店后,财相苏纳克“以身试法”,来到伦敦市中心的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确保人们“知道这将是安全的,因此可以放心购物”。

今天英国各界还爆发一场论战。

前政府科学顾问、在英国防疫中起到重大决策作用,尼尔·弗格森教授的最新研究称,如果英国早实行封锁一周,死亡人数就将减半。

他的这番说法发表后,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继昨日女记者直播中质问英国首相“你难道不后悔吗”之后,英国各界今日又掀起一场论战。

不管是保守党批评人士,还是亲保守党人士,都加入舆论大战,讨论“鲍里斯到底是否封锁得太晚”这个问题。

天空新闻:首相说他遵循了科学建议,但最终责任人是他

卫报特刊报道:“我们可以在12周内逆转潮流”:现在我们是时候提问,鲍里斯·约翰逊做对了吗?

《旗帜晚报》:罗里•斯图尔特表示,鲍里斯应该更加强硬地质疑科学家,并且更早封锁英国

首先对此事发起讨论的是天空新闻的政治记者、也是昨日与首相发生摩擦的女记者贝丝里格。

她文章中承认,鲍里斯的确必须经济和生命两手抓。“不管是成千上万埋葬了亲人的家庭,还是数以百万计担心生计的家庭,对任何领导人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

因此,“鲍里斯努力向前看”,“努力让国家摆脱封锁恢复常态”。但里格比认为,科学家是提供建议的人,而首相则是最终做决定的人。

“他必须知道并承认做错误,这不仅对决策、对公众信仰也同样重要。”

《卫报》则在特别报道中提出,鲍里斯曾在3月19日表示,“我们可以在12周内扭转局势”,而今天就是12周的截止日。

那么现在局势被扭转了吗?卫报接下来列了一组数据:

12周前,单日新增确诊913例;最新的单日新增确诊数则是1543例(当时英国卫生部暂未公布新增确诊人数);

12周前,单日新增死亡的平均值为21人,这周的死亡是它的10倍。

疫情期间英国的超额死亡人数63000多人,高于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当希腊开始欢迎游客时,英国大部分家庭无法去亲戚家过夜。

《卫报》接着指出,除了前政府科学顾问弗格森教授,多位科学家都认为封锁应该更早实行。

独立科学顾问小组的主席大卫·金爵士通过模型得出结论,如果鲍里斯在他承诺“扭转局面”的那一天(而不是四天后)下令进行封锁,那将大大减少感染,并使死亡人数减少一半。

爱丁堡大学流行病学和数据科学系主任罗兰德·高计算发现,如果苏格兰提早两周实行封锁,死亡人数可能会减少为现在的五分之一,即从4000例减少到800例。

除了支持反对党的《卫报》,保守党内部人士、现任内阁大臣、前首相竞选人罗里· 斯图尔特也对此事发表了看法。他的评价则中性带有暗暗的讽刺。

在接受BBC《今日》节目采访时,斯图尔特表示,“所以虽然我认为循科学建议是正确的,但他们2月底就应该根据其他国家的情况对它发起更大的挑战。”

除了支持更早封锁的一方,也有人力挺鲍里斯。

最先发声的是前保守党领袖邓肯·史密斯,他在今早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表示,格森教授的话并不可信,并指出他是曾违反了自己提出的封锁建议。

他表示,“事实是,在进入封锁之前,我们已经达到了感染率的高峰并开始下降。”

这一说法得到了《旁观者》周刊的支持。该媒体认为,正如鲍里斯昨日所指出的,在封锁之初的确没有足够的数据证明封锁的效果,弗格森教授的封锁建议是基于模型而非观察到的数据。

而布里斯托大学通过观察数据得出的结论是,感染率在封锁前五天就达到高峰并开始下降。

不过,这并不是说讨论封锁是否太迟这个问题没有意义。《旁观者》接着指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现在有了医院数据,可以计算医院数据,得知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感染率下降。

“这一点和我们密切相关,“因为如果有二次复发,就需要把什么措施有效什么无效弄得清清白白”。

刚刚,前司法大臣戴维德·古柯也加入这场论战。他在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表示,政府应该“ 承认提前封锁将有助于挽救生命”。

 

(凤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