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谈判,洋溢着“药丸”的气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李建秋的世界

  由于英国必须在今年和欧盟达成协议,英国别无可去,在5月5日进行了第一轮贸易谈判,英美双方都声称要达成一项“雄心勃勃的高标准协议”。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在2019年2月发布了谈判目标,英国一直到2020年3月,才发布谈判目标,美国版本的内容和美欧交易的目标几乎一模一样。

  目前的情况是:美国对英国的出口达到了新的水平,美国对英国的贸易顺差有60亿美元,因此从贸易顺差和逆差来看,美国是受益的,也是因为如此,美国在和英国谈判的前提,不是贸易平衡的问题,而是希望达到“公平,平衡和互惠”的贸易。

  但是英国想法不一样。

  首先,英国希望在退欧后维持对汽车和农产品的关税。

  其次,英国希望保持现有的欧盟的农业和食品安全检查检疫政策,但是这个政策妨碍了美国对英国出口牛肉;

  第三,英国还希望表示需要“地理标签”,例如苏格兰威士忌之类的东西。

  第四,英国也赞成互联网平台上使用欧盟的隐私标准,而美国视这个为数字贸易的障碍。

  第五,英国支持欧洲的数字税,数字税打击了facebook,google,以及其他美国科技巨头,美国财政部威胁要报复。

  第六,英国希望在2050年实现零碳排放,而美国暂时没有这个计划。

  美国要求的是英国的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提供美国医疗产品和药品的全面市场准入,且美国保险公司可以全面介入到NHS。

  美国也希望继续保持有关于“国家安全”的关税,英国强烈反对,且敦促必须“迅速取消这些不合理关税”

  同时,由于英国在空客里面占有收益,在WTO裁定空客有补贴行为后,美国对空客施加了关税,英国希望达成和解。

  美国希望英国禁止有约束力的制裁,允许美国政府颁布的“买美国货”之类的非自由贸易措施,同时希望英国减少渔业补贴。

  前段时间英国的政策出现一定的转向,媒体放风不断,退了欧的英国在谈判上不免要低人一头,当年在脱欧问题上,退欧派宣传的“夺回控制权”,能夺回什么?英国早已经不是过去的大英帝国,即便是像中国这种大国在很多外交事务上也需要妥协,英国没有了欧盟,光杆司令一个,和美国谈判,尤其是和现在的特朗普政府谈判,能谈出什么结果,实在让人很难乐观。

  况且英国人还有一股诡异的气息,一方面认为当年欧盟各式各样的规定太过于繁琐,比如说鲍里斯著名的腌鱼事件,另外一方面,英国人又喜欢欧盟的食品安全规定和隐私规定,讨厌美国的那种“氯洗鸡”“激素牛肉”之类的。

  问题是标准这个东西不是针对于英国人定的,不能挑挑拣拣,说这个我喜欢,那个我不要,所以我只想要一二三,不喜欢四五六。

  自英国加入欧共体那一天起,似乎英国都有一股的“我和别人都不一样”“我希望享受特权”的诡异风格,欧共体诞生之初,英国拉着一帮欧洲低地国家,例如荷兰之类的对抗欧共体,是失败了以后才重新加入欧共体的,且还在戴高乐执政期间被否决两次,没人邀请英国加入欧共体,是它自己凑上来了。

  英国和欧盟谈判

  当然,英国脱欧谈判里面最至关重要的还是和欧盟的谈判,金融业在英国是核心产业,英国脱欧后,英国金融已经失去了作为欧盟的桥头堡的作用,重要性大大降低,外加上美国本身金融发达,某种程度上英美之间的产业是有冲突的,至于制造业……该卖的都卖光了,连英国钢铁都卖给中国人了,现在连美国重返制造业都艰难无比,我看英国也别指望了。

  和欧盟谈判才是英国的重中之重,作为前欧盟成员国,英国和欧盟有斩不断的联系,随便举个例子:在今天有大量的英国人就在欧盟区生活,现在这些人怎么办?英国脱欧以后,这些人又会获得什么身份?

  总不能以“非法移民”然后把这帮人都赶回去吧,有些人在欧洲大陆已经工作和生活很久了,和当地人没什么区别。

  根据《脱欧协议》条款,每个欧盟国家单独决定是否要求英国人申请居留权,目前一些欧盟国家实行强制性登记制度,有些国家宣布所有符合条件的英国人都是居民。

  目前欧盟的想法是,准备发一个实体卡,给在欧盟境内的所有英国人提供一个统一的身份。

  有一个比较讽刺的事情:在人员流动问题上,英国人一直不断的抱怨在英国工作的其他国家的人太多了,鲍里斯本人在脱欧问题上曾经表态:“欧盟国家的人来英国的实在太多了,他们把英国当成自己的国家,且这种情况没有得到控制,我认为这件事情不能继续下去了。”

  这也是脱欧派的口号“take back control”(夺回控制权)的原因。

  鲍里斯还专门推出了“减少低技能工人”的移民法案,英国媒体欢欣雀跃。

  结果一场疫情下来,由于停工,所以欧盟的工人自然就回家了,这不好事吗?这不正好符合了英国人的意吗?结果鲍里斯把脸一抹,变了,在公开演讲中说:“我们想让你们回来。”在意大利记者问欧盟公民的问题后,鲍里斯还特别用意大利语说了一句:“tutti benvenuti。(欢迎大家)”

  原因也很简单,疫情过后,英国经济需要重启,而重启需要这批“低技能工人”,盎格鲁–萨克逊人怎么能干那种“卑贱”的活呢?也不会干啊。英国经济严重依赖欧盟进口,重启后会面临各式各样物资的短缺。

  其实这道理和美国农场有点像,美国农场严重依赖大批的墨西哥人作为劳动力,尤其是在收成的时候,但是奇妙的是,美国的红脖子—–大部分住在乡下的这批人最支持特朗普赶走墨西哥人的制度。如果真的墨西哥人全部撤走,美国农场的活谁来干?红脖子?

  所以英国人和美国人在这方面的诉求是一致的:他们需要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劳动力,需要的时候过来,不需要的时候滚。很符合美国南部的气质。

  最近鲍里斯加大了对欧盟的“单方面施压”,鲍里斯想要一份“更自由”的贸易协议,并且把宝压在默克尔身上,认为由于德国需要向英国出口汽车,所以默克尔一定会“突破僵局”,然后和英国达成协议。

  也就是说鲍里斯到现在还打着“欧盟的市场我都要,但是欧盟的义务我不要”的谈判风格,如果鲍里斯计策成功,那所有的欧盟国家都干脆脱欧算了,还要欧盟干什么?

  举个例子,渔业法案,欧洲的渔业问题一直纠缠不清,2020年1月,英国出台了一个《渔业法案》,规定外国渔船在过渡期后,除非和英国达成了经济协议,比如说船员的英国公民必须不低于若干,鱼类必须在英国港口卸载,且还要在“附属区域”和欧盟重新划分渔业配额等等。

  但是法国从来不这么认为,法国人认为英国长期在海洋问题上占尽便宜,加入欧盟虽然少了渔权,但是获得了欧洲的水产市场,退欧了以后,你英国居然不但想继续在渔业上占便宜,还想继续保持欧洲市场份额?

  然后谈判失败。

  欧盟首席英国退欧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尔周三表示,布鲁塞尔愿意通过每周举行的会议来加快欧盟与英国的贸易谈判,并在公平竞争规则上找到“妥协”,但布鲁塞尔坚持不准英国对现有的欧盟条款挑三拣四或背弃现有承诺。

  而英国态度一直比较强硬,英国发言人声称:“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我们已经明确表示,我们不会延长过渡期,如果欧盟提出延期,我们将不接受”。

  同时英国还加快了和日本的自贸谈判,6月9日,英日谈判开启,国际贸易部长利兹·特拉斯称赞“历史性时刻”,并表示双方希望建立比欧盟更深厚的伙伴关系。但是在英国脱欧公投后,日本拒绝延期与英国的欧盟贸易协定。这意味着除非英国在脱欧过渡期结束之前达成新的英日协议,否则两国将按照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进行贸易。

  “希望建立比欧盟更深厚的伙伴关系”这是不可能的,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关系比日本重要的多。

  根据现在的英国政府的态度,似乎是有意先把其他国家都谈完了,然后拿和其他国家谈判协议的条件,反过来对欧盟施压,要求欧盟让步,同时再用汽车作为理由,要求默克尔在欧盟进行一定的活动,放宽对英国的优惠。

  这需要英国至少要对美,对华,对日谈判都或多或少的取得进展。

  BBC报道说,欧盟怀疑英国在采取拖延战术。“有选择”的谈判,意思是避开英国不愿做出妥协的领域,比如渔业和竞争监管。然后拖到今年秋天,所剩时间不多,欧盟急于避免无协议状况成为现实,被迫让步,不再坚持,最后做出远远超出本意的妥协。

  这实际上是一种赌国运的行为,欧盟大英国小,以小博大,输的几率很高,这种昭和式赌国运行为,从2016年就已经开始了,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条件下脱欧,在不知道是否需要外国工人的情况下“减少低技能工人”,在疫情爆发后莫名其妙的“群体免疫”政策,但不知大英留下来的国本,能经得起几年的挥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