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永庆坊 今天更青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州市荔湾区西关历史文化街区永庆坊考察时指出,城市规划和建设要高度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环境改善,更多采用微改造这种“绣花”功夫,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

如今,以永庆坊为标志的广州市荔湾区恩宁路历史文化街区,在老城微改造的精雕细琢中,传承文明、延续文化,焕发出新的活力。

既是城市更新,更是民生所需

“请问钟书阁怎么走?”顶着羊城夏日午后的骄阳,年轻的妈妈牵着背书包的女儿,边向一位保安问路,边用纸巾擦着额头的汗珠。

“喏,在跟前啦,转过这栋楼,右边就是。”星期五下午三四时,永庆坊的人气开始旺起来。

“你看是不是变化很大?”循着那对母女的身影来到钟书阁前,承接永庆坊微改造项目的万科公司工作人员点开手机里的照片,一栋外墙斑驳、门窗不整的旧楼呈现眼前,仿佛隔着屏幕都能嗅到年久失修的气息。

再一抬头,矗立眼前的三层建筑脱胎换骨一般,在保持原有主体结构的同时,正面以岭南近代建筑常用的红砖为墙,覆盖表面的玻璃外板上,不同国家的文字符号和建筑图案透出时尚气息。

钟书阁,一家源自上海的网红书店。它在华南地区开的第一间分店,没有选址都市商圈,而是落脚广州西关老街区永庆坊一栋上百年历史的旧楼房里。

走进店内,广州人熟悉的菱形拼花从地板延伸到天花板,左右两侧,饱含岭南建筑风味的镬耳状装饰隔出一个个书阁。“来到这里即便不买书,欣赏一下这房子的美,也是值得的。”一位戴着眼镜的老先生感慨。

作为永庆坊二期改造项目的一部分,钟书阁5月18日对外试营业。“我们重视与当地传统历史文化相契合,打造时尚阅读空间。以这样的标准来衡量,永庆坊作为老广州西关文化的地标,再合适不过了。”店长张文说。

正在更新中的永庆坊里,这样的老城新景随处可见。

“未识广州,先闻西关”。以永庆坊为中心向外扩展,约12万平方米的恩宁路片区,是广州保存最为完整的骑楼建筑群。历史上,粤剧曲艺、武术医药、印章雕刻、西关打铜、广绣等传统文化和民间手工艺曾在此集聚发展并发扬光大。

时过境迁,随着城市中心东移,建筑年久失修,地面路石破碎,空中线缆交织,排污管网老化。由于街区面貌衰败、居住环境变差,昔日兴旺的传统文化和民间手工艺也乏人问津,年轻人纷纷外流。

永庆坊改造,既是城市更新,更是民生所需。2016年,广州市施行城市更新办法及配套文件,提出“微改造”理念。因拆迁问题困扰了10年之久的恩宁路改造被重新提上议程。随后,一场“政府主导、企业承办、居民参与”的更新改造在永庆坊展开。

微改造力求保留老建筑的空间肌理、外部轮廓,只对必要处进行更新和修复;而在建筑内部,则采用现代建筑元素,调整空间结构,适应现代活动需求。

永庆坊第一期改造于2016年10月完成。走访这个约8000平方米的四方地,路面重新铺设了平整的麻石,房檐下交织的线缆已全部埋入地下,建筑间还见缝插针地设计了很多绿地和公共空间……不仅一栋栋历史建筑旧貌换新颜,社区卫生、排水、照明、消防、通信等配套设施也大为改善。

永庆大街20号,李玉琼和哥哥两家已在父母留下的楼房里住了60年。过去走出家门,路不平,行不畅,一下雨门口就积水,打起雷来,看着屋檐下的电线心里都发怵。微改造后,街区迎来了一拨拨游客,李玉琼不仅打消了搬出去的打算,还在门口支起小摊卖萝卜牛杂、猪脚姜等传统西关小吃,有时候一天就能挣几百元。

保留历史底色人文本色

在李玉琼家斜对面,原本破败的旧民居,如今成了一家时尚咖啡厅。“改造这样的房子,比推倒重建都难。”万科公司团队人员告诉记者,墙上的青砖是定制的,要跟原建筑比对,超过一定色差就没法用;连屋檐下灰塑的鲤鱼形排水口,也按原样修复和还原。“虽然现在已经不需要它的排水功能了,但这是岭南建筑必不可少的特色元素。”

微改造,“删”掉的是破败,留下的是记忆,下的是“绣花”功夫。在改善人居环境的同时,永庆坊改造杜绝大拆大建,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力求“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

从永庆坊一期到2018年12月启动的二期,“绣花”功夫体现在精心设计、精心施工的点点细节中。

为保留麻石路的初始面貌,同时兼顾下水道排污,施工人员把麻石整块挖开,重新铺设管道后再恢复原貌。骑楼修缮过程中,木框琉璃窗都尽量原汁原味保留,重新刷上油漆;旧门窗缺失的,按照外立面风格新装门窗;牌楼上的雕花彩塑均为原来保留,微改造时重新上色……

永庆坊周边的恩宁路、宝源路、丛桂路、龙津西路、多宝路、蓬莱路等道路沿线,也重新铺设了深灰色的人行道花岗石、盲道及路缘石,原汁原味地保留着岭南特色风貌。“老街的形制、肌理、空间环境基本保留下来了,比起大拆大建不知好了多少倍。”广州市荔湾区住房和建设局调研员江伟辉介绍。

在建筑里面,传统的人文记忆也延续未断。永庆一巷13号,武术家、影星李小龙祖居,上世纪40年代由李小龙的父亲李海泉所建。如今,这里还原了建筑肌理,修缮一新,还附设了医武馆。参观者不仅可观赏李小龙祖居风貌、观看李小龙电影片段,还可体验中医骨科治疗。

连接一期、二期的粤剧博物馆边,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聚集地正在建设中,已有广彩、广绣、醒狮等10位非遗传承人签订合同并全部进场装修,今年8月将向游客开放。

广绣非遗传承人黄敏健和谭展鹏夫妇告诉记者:“老城在保留历史底色、人文本色中获得新生,满足了老广州人和热爱广府文化的新广州人的共同愿望。”

更新业态激发创业活力

李小龙祖居旁边,有一间活字印刷主题小店。游客走进这里,可以体验古代活字印刷过程。花上二三十元钱,买两三个铅铸小字,组成自己的名字……小店一开,引得好奇的青年男女纷纷驻足。

“让传统‘潮’起来。”小店创始人赖朝阳也是一位年轻人,从事印刷出版行业已有20年。痴迷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术,他开了这间活字印刷馆,“选址永庆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和自己‘让传统在现代活起来’的理念高度吻合。”

“一个城区如果缺少年轻人,难免失去活力。”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马向明说。从城市发展的角度看,旧城之所以会旧,是因为业态和居住条件已经不适应现代发展需求。如果只是翻新老建筑,没有业态更新,年轻人依旧不回来。

永庆坊改造伊始,就考虑街区对新业态的承载功能,通过导入新业态,注入产业造血功能,让老城区逐渐焕发新活力。

改造后的永庆坊,为青年创客们提供了实现梦想的土壤。已开业运营的永庆坊一期吸引了近60家文化创意、精品民宿、创意轻食、文化传媒等商户和企业,成为青年创客的聚集之地。

现已成为广州市文化产业示范园区、创新创业(孵化)示范基地的永庆坊,协助园区近10家青年创业商户申请到相应政策扶持。

24年前,湖南人蒋晓晖第一次来到广州,就被这里的城市历史和人文风物所吸引。此后她在荔湾区生活了20余年,最打动她的,是独具广府文化特色的西关人文风情。

永庆坊一期改造完工时,保留历史建筑和特色景观的“创客小镇”也整体开放。蒋晓晖和在西关土生土长的搭档何伟贤一起,在永庆坊承租旧房打造民宿。她俩的“归觅”民宿,附近街坊无不知晓,有人家里来了客,特地带来住一住“有特色的房子”。

如今,永庆坊一期已成为广州网红打卡地,咖啡店、文创店、民宿等吸引不少年轻游客。去年最高峰时,工作日平均吸引游客约3000人次,周末达5000人次。随着年轻人的到来,老西关又透出了青春气息……

记者 贺林平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15日   01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