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撂挑子,美国不当世界警察了?!问题是,你信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深海区

  世界警察,不想当世界警察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在西点军校演讲中那一句“我们不是世界警察”,听上去有些出人意料。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发表这样的言论。但相比四年前竞选时高喊同样口号的“意气风发”,这一次他的演讲既带着“讨好军方”的小心翼翼,也透露着“自顾不暇”的无奈。眼下,这位美国总统正夹在疫情、经济、抗议等重重危机之中。

  尽管“世界警察”的“高帽”对眼下的美国来说有些沉重,但要真以为特朗普会放弃这个“帽子”,则又离美国的政治外交现实太远。毕竟多少年来,靠着这顶帽子,美国明里暗里得了太多好处。

  其实,特朗普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美国不想承担“世界警察”的“义务”,但却要享受“世界警察”的“权利”。

  特朗普于13日在纽约出席美国西点军校2020年毕业典礼。

  01

  商人心思

  “在遥远的、很多人从来没有听过的地方去解决古老的争端,这不是美军的责任。我们不是世界警察。”

  在74岁生日前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著名的西点军校毕业生典礼上,说了这样一番话。

  西点军校毕业生典礼。

  演讲过程中,特朗普先用一只手拿起杯子试着喝,但没喝到,然后抬起另一只手来托着杯底。

  走下演讲台的特朗普迈起了baby的步伐,这一系列举动让大家关心起特朗普的健康问题。

  世界舆论很快注意到了这句话。随之而来的疑问是:美国要奉行孤立主义外交政策了?还是美国“良心发现”,不准备干预世界事务了?

  其实,特朗普还说了下面这段话:“美军的工作不是重建别国,而是有力地保卫我们的国家不受外国敌人的侵害。我们正在结束战争无休无止的时代,取而代之的是重新清醒地关注并保卫美国自身的切身利益。”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于我有利,取之;于我不利,弃之。不想承担“世界警察”的“义务”,但却想享受“世界警察”的所有好处。

  在4年前竞选之时,特朗普就已经表达了希望美国放弃当“世界警察”的意愿。特朗普认为,美国当世界警察是“冤大头”,螺旋上升的债务是让他重新考量美国海外军事行动的关键原因,“我们不能当着世界警察,却身负19万亿,甚至将涨到21万亿美元的债务。”

  但事实上,美国的“世界警察”已经乐此不疲地当了很多年,特朗普只是将那块冠冕堂皇的“遮羞布”扯了下来。在他看来,捍卫美国利益更有效的方式是通过极限施压,让对方最终屈服于美国的要求。对外秀“肌肉”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从大肆“退群”、“敲诈”盟友到“花式”打压对手。。。。。。从朝鲜半岛到中东大地,从G7貌合神离到美俄若即若离。。。。。。回顾一下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外交政策,都不难发现这种精明的商人心思。

  G7峰会的现场火药味很足。

  讽刺的是,尽管嘴上高喊不当“世界警察”,特朗普最近在推特上常常高喊的口号——“法律与秩序!”恰恰吻合人们对“美国警察”到处管事的典型印象。

  与此同时,特朗普在西点军校的这番言论,并没有让世界太惊讶。

  因为即便是高喊着“不做世界警察”的特朗普,其上任四年以来,美国也并没有从世界事务中抽回那只手。美国巨大的全球利益注定了它一定会继续扮演世界警察。“今日俄罗斯”的评论很尖锐:特朗普竞选总统时就承诺撤军,但美国至今仍没有从任何地方“有效地撤出美军”。“如果美国不当世界警察,那就先把驻扎在中东的6万美军全部撤走。”伊朗的回应更是一针见血。

  其实,高喊着“不做世界警察”的美国,在过去几年中反而管的更宽了。自二战结束后,美国就凭借自身强大的综合国力,建立了广泛的同盟体系,长期以“世界警察”自居,到处插手他国事务。到了特朗普这届政府,从贸易、科技到再到学术研究,实际上更加重了对潜在对手的全方位打压。

  02

  美国失落

  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之所以敢这么赤裸裸地声称抛弃“世界警察”的帽子,说到底还是看到了美国的深刻变化。正如他四年前上台时的那句著名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再次”隐晦地藏着这样的基本认知:连美国人也觉得,美国力量已经势不如前。

  这也许是特朗普“坦率”的一面。但这次,在“美国梦”的失落中成为白宫主人的他,面对的是美国史无前例的糟糕景况: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公共卫生危机、疫情之下暴露的美国经济困境、明尼阿波利斯的黑人之死引发的大规模抗议。。。。。。重重危机之下,想必特朗普总统对“美国力量的现状”有更深刻的体会。

  但他其实并不太关心世界对美国形象的观感,打着“外交牌”更多是为了服务自己的国内利益。重提“世界警察放弃论”,表面上看,是为了弥补与军方的裂痕,但更是大选之际对选民心理的微妙迎合:毕竟不管在什么地方,有活儿干,有饭吃,是每个人的生存之需。在这个意义上,美国人的饭碗远比美国大兵的枪杆子“值选票”。

  另一方面,正如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所指出的,美国的国内危机让美国在国外变得更脆弱。“多年来,对美国榜样的信心日趋衰落,这是美国国内长期政治分裂和机能失调的结果。此外,事实证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外像在国内一样饱受争议,不得人心。”他指出,尽管美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依然不可小觑,但更大的问题在于它的可用实力。“一个有着4200万失业人口、国内生产总值日益下滑、工厂关闭、大规模抗议有时演变为暴力活动、内部分歧严重的国家能够在国际上发挥作用吗?”而从不轻易评论美国事务的俄罗斯总统普京,14日在一档访谈节目中首次“开口”,就美国近期局势发表看法。他说,美国近期局势是内部深层危机的体现。美国政治制度的问题在于政党将自身利益置于整个社会和人民利益之上。

  图为俄罗斯总统普京。

  勇气与恐惧、团结与怀疑、融洽与指责。曾经的“山巅之城”美国,眼下的政治和社会分裂触目惊心。

  美国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混乱,使美国力量受到质疑。美国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最新的一篇文章中直言,当前国际关系中最大的变数仍是美国。“当危机袭来时,美国由其现代史上最不称职、最能割裂社会的领导人掌舵。他认为,对他的政治命运而言,最有利的是对抗和仇恨,而不是民族团结。他利用这场危机挑起争斗,加剧社会分裂。”而即使是在政治分裂是一种常态的美国,特朗普治下的这种分裂也是最近几十年中极为罕见的。历史学家威廉·曼彻斯特曾经以《光荣与梦想》为题记述罗斯福以来的美国历史,作者对当时的美国政府表现出了深深的失望,发出了“光荣不再,梦想破灭”之叹。眼下,也许很多美国民众也会感叹一句“伟大不再,团结破灭”。

  其实,对眼下的特朗普来说,比扮演“世界警察”更难的,应该还是如何扮演一个称职的“美国总统”吧。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撰稿 深海星编辑 王若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