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哈利·波特演员反对,罗琳又自揭被家暴和性侵的伤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哈利·波特”的演员们,近日纷纷站到了原著作者JK·罗琳(JK Rowling)的对立面。

而54岁的罗琳,在被激烈批评之后,写了一篇长文,首次揭开她年轻时遭遇性侵和家暴的经历,以此申明自己站出来发声的理由。

事情还要从上周末的一个争议开始。

来月事的人=女性?

6月7日晚间,罗琳在推特上转了一篇文章——它的标题叫《为来月事的人创造一个更加平等的后新冠世界》

作者显然是为了表达对多元性别的尊重,用“来月事的人”(People who menstruate)代替女性(Women)一词,以便包含那种“心理性别为男但生理性别为女”的跨性别者、以及想变性成男人但手术还没完成者。

罗琳在转发时,用调侃的语气发了个疑问:

“‘来月事的人’,我确信对这种人是有个什么称呼的吧?”

这条推特发出来后,反对的声音蜂拥而至,认为罗琳是阴阳怪气,在否定跨性别者的存在。

“你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让那些跨性别者的处境更艰难了。”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性和性别(心理性别)的区别?你就是有意为之。”

“我为每一个看《哈利波特》长大的跨性别孩子感到心痛”。

“你的书曾给我带来爱与勇气,我那么喜欢你!那么喜欢哈利波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

罗琳随后发了数条推特来回应:

“如果性不是真实存在的,又何谈‘同性之爱’?如果性不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全球女性所面临的现实处境,也就被抹杀了。我认识也喜欢跨性别的人,但是抹去性的概念,很多人就没法有意义地讨论他们的生活。说出真相,并不代表仇恨。

但争议并没有停止,多方机构和人士都站出来,批评罗琳是在蓄意歪曲关于性别认知和跨性别者的事实。

少见的哈利·波特“内战”

争论的声音里,最引人注目的是哈利·波特的利益相关者。

哈利·波特电影的出品方华纳,和拥有IP运营的环球公园,都发表了圆滑的、正确的废话,大意是他们珍惜多样性、包容性的文化,倡导人们对所有群体的理解。

而哈利·波特的“后浪”演员们,更有将是非曲直论个明白的激情。

“哈里·波特”丹尼尔·雷德克里夫:

感谢罗琳,但要表达反对意见

长期支持LGBTQ平权的丹尼尔,写了一篇长文,感谢罗琳改变了他的人生,但他仍然要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

他说:“跨性别女性就是女性。任何反对这一点的言论都会抹杀跨性别者的身份和尊严,并且违背专业医疗保健协会提供的建议。

他希望哈迷们不要因为罗琳的观点感到受伤害:“书中说,爱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多样性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而纯血主义教条会导致对脆弱群体的压迫……如果你曾经对书中的某个故事有过共鸣,它曾在某个时刻帮助过你——那么,你作为读者与这部作品之间的联系,是神圣的,不要因为作者的言论而伤害到这些感情。

“赫敏”艾玛·沃特森:

“跨性别人群不需要他人来定义”

艾玛这些年都在致力于支持一些性别相关的议题 。她还晒出自己穿着跨性别T恤的照片,向这个人群喊话说:“我一直看着你,尊重你,爱着真正的你”。

“跨性别人群不需要他人来定义,他们应该过自己的生活,而不应该总是被质疑或被告知自己不是怎样的人。”

“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

“我不同意罗琳的言论”

“小雀斑”主演过根据罗琳作品改编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他发声说:“变性女人就是女人,变性男人就是男人,非二元性别是真实存在的。”

他说自己没有想过代表这个群体说话,但他知道这些人遭受着质疑和暴力。他曾经在电影《丹麦女孩》中扮演过一位跨性别者,为此去做过很多跨性别者的调查,了解他们的遭遇。

《丹麦女孩》

他表示:“尊重跨性别者是一种文化需要,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努力不断地教育自己,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关于“Cho Chang”:

罗琳还涉嫌歧视中国人?

还有不少演员也站了出来。比如出演卢娜的演员伊文娜·林奇说:“跨性别人群学着接受自己、爱自己已经非常富有挑战性,社会不应再给他们增加痛苦。”

比较特别的是出演秋张的演员梁佩诗,她转发了一系列和黑人女性有关的链接——这是因为有人认为罗琳不仅歧视LGBTQ,还有种族歧视。

报道指责罗琳通过秋张这个角色表达种族歧视。

证据就是秋张这个名字“Cho Chang”,和侮辱华裔的词汇“Ching Chang”发音类似。

另外,秋张的角色设定是一个“书呆子”、除了和白人男孩约会,台词很少却大都和哈利·波特有关。有人认为这种设定是在迎合西方社会对于亚裔的刻板印象。

当#Cho Chang#的话题和种族歧视捆绑在一起,梁佩诗发表了一些支持LGBT和黑人的推文,也把两个话题联结在一起。

为什么有人担忧跨性别?

罗琳的支持者中,有人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难题:

如果男性只要心里认为自己是女性,就可以被认定为女性,那么当“他”直接进入女厕所、女浴室、女监狱,或者去参加女性运动项目,这时应该怎样处理?在那种情况下,到底是尊重跨性别者,还是侵犯女性权利?

这个议题在过去两年引起过轩然大波。

本来,英国在2004年颁布过一个性别认知法案,承认跨性别,但手续繁琐而且要经过专业组织审核。2018年时,政府提出简化流程的法案,提议不需要医学证明、直接根据“自我认知”来更改法定性别。

一位叫Maya Fostater的税务专家对此表示反对。她在网上连续发表言论,担忧这种对“女性”法律定义的扩大,会让它失去意义,同时会削弱女性的权利,影响到对弱势女性的保护。

Maya Fostater

她还转发了一条新闻,讲一个犯人,生理性别为男性,但以女性身份生活了两年,做了变性手术但没有完成,“他”因此被送到女子监狱。结果,在那里性侵了两位女性狱友。

Maya坚持认为,“性别是一种生物事实,无法改变。世界上只有两种性别:男和女。”在她看来,简化性别认证流程的法案,会危害到女性的权益。

结果,这个“政治不正确”的观点让她丢掉了工作,而且,法庭支持了她原单位的做法,认为她对性别的观点在民主社会不值得任何尊重。

JK·罗琳是少数站出来支持Maya的名人,她发推说:

“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

想怎么称呼自己就怎么称呼自己。

作为成年人,只要彼此喜欢就可以同床共枕。

你可以在平静和安全中,过最好的生活。

但只因坚持“生理性别是真实存在的”,就要让女性丢掉工作?

#我支持Maya”

这次声援,让罗琳被群起指责,很多人把她划入歧视跨性别人群的激进女权派(TERF)。

罗琳为何要站出来?

从过往的吵架来看,罗琳没怕过谁。这一次,她也说,“尽管我成为众矢之的——但我绝不低头!”

不过,争议的激烈程度,和众叛亲离的状况,也是空前的。

然后,她拿出了一篇长文,来讲述自己为何坚持在这个话题上发声。

在文中,她提到自己的慈善基金会,在重点关注女性和儿童,所以很清楚跨性别活动正在产生怎样的影响。她认为激进跨性别主义,会对儿童的教育和安全造成挑战。

她还以自己的经历,论证女性正在面临的问题。

罗琳担心年轻女性希望变性的数量大幅激增,“十年前,想变性的大多是男性;但现在,完全反过来了——英国想要接受变性手术的小女孩增加了44倍。”变性的部分原因是被社会或家人的恐同所驱使。

她引述一个美国研究者的话说:在跨性别身份认知领域中,“年轻人制造了特别孤立的回声屋”。

而激进跨性别主义,鼓励人们通过手术去解脱性别带来的枷锁,不再需要经过漫长而严格的评估和心理治疗——但手术会给她们的身体带来不可逆转的影响。

她提到自己年轻时也曾在精神上感到“无性别”,但那时她没有变性的现实条件,所以不得不通过读书和音乐来帮助自己应对心理健康的问题,最后很幸运地找到了自己的另一种存在感:“你的头脑里不用想着粉色、百褶边还有顺从听话,也是没有问题的”。

罗琳和她的前夫育有一个女儿

她首次公开了自己曾是家暴和性侵的幸存者。“即使我现在的爱人温柔体贴,但被异性侵害的伤痕从未消失。”

所以,她理解一些女性的担忧:

“我想要跨性别女人能有安全感,同时,我也不希望天生的女孩和女人感到不那么安全。当你将浴室或更衣室的大门,向一切认为或相信他是女人的男人敞开时——就像我说过的,现在不进行任何手术或者荷尔蒙干预也能获得性别确认——那你就是把大门向所有想进来的男人敞开了。这是简单的事实。”

她说,对这种状况感到担忧的女性不在少数,但因为担心被认定为恐跨、有偏见,她们选择了闭嘴。

有人评价说,罗琳的文章是在转换话题,博取同情。罗琳在文中预先回应了:她说,自己讲出受害的过往,并不是因为委屈,“我提到自己的过去仅仅是因为:跟这个星球上的所有人一样,我有一段复杂的过去,是它塑造了我的恐惧、我的兴趣,还有我的观点。”

“我所求的——我所想要的一切,就是能将类似的同理心、类似的理解延展到数百万的女性身上。她们唯一的罪过就是想在不被威胁和羞辱的情况下,让她们的担忧被人倾听。”

“我忘记了推特的首要原则——永远永远不要指望一场细致入微的对话”

仔细推敲双方的观点,其实都是出于对人权和生命的尊重,只不过大家看事情的角度不同、担忧的重点有异,却遗憾地演变成一场“政治正确”围剿“政治不正确”的局面。

罗琳说,当她在上周末发出那条推特时,实际上是“忘记了推特的首要原则——永远永远不要指望一场细致入微的对话”。

这也是所有社交网络上的难题。沟通演变成谩骂。观点稍微不同于主流,就要付出代价。

在很多社区内,大家不喜欢唱反调,只喜欢点赞

即使罗琳这样曾经备受喜爱的人,在网络攻击之下,“我成了恐跨,一个混蛋,一个婊子,一个TERF,我活该被抵制、被暴揍、应该去死……”

相反,发表被主流认同的、政治正确的话题就要简单很多,“搭着觉醒人士的快车沐浴在散发着美德的光辉之中。愉悦,轻松,安全。”罗琳评价说。

世界是复杂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过往,各自的梦想和恐惧,相关的利益和观点,它不是铁板一块,也不是非黑即白,所以,需要不断地沟通。

正如《卫报》所提到的,英国缺乏对跨性别后发生的事情进行系统的追踪,罗琳所引用的论文本身也备受争议。罗琳这两年因为该话题受到网络暴力,同样,跨性别的人士也没少遭受。彼此之间本应该有更多的对话和理解。

通过这种网络上的争吵,比着谁的声量大来影响决策,是十分危险的。

而且,如果越过现实的混沌,在自己的理念上刻舟求剑,甚至口诛笔伐、让人闭嘴,只会把对方推向更极端的主张。

同理心和理解力,都是稀缺品,很可能越来越是稀缺品。

KEEP CALM & CARRY ON……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cnn.com/2020/06/11/uk/jk-rowling-trans-harry-potter-gbr-intl/index.html

Daniel Radcliffe Responds to J.K. Rowling’s Tweets on Gender Identity

https://www.forbes.com/sites/emmapocock/2020/05/24/jk-rowling-debunks-harry-potter-inspiration-claims/

https://www.republicworld.com/entertainment-news/hollywood-news/harry-potter-katie-leung-cancels-jk-rowling-over-transphobic-tweets.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