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担心特朗普不承认失败,特朗普回应:会和平离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沉思的托克维尔

  特朗普并不是一个革命者,他的富豪身份决定了他只会是一名投机客,而不会成为敢于发动大革命的世纪枭雄。

  很多人猜测如果选举失败,特朗普会动员支持者不承认结果,甚至发动武装起义分裂美国,这种想法是荒谬的。6月12日,拜登接受崔娃的采访,并担忧特朗普不会承认选举结果,他表态如果特朗普作出违法的行为,他将命令军队带他离开。面对拜登赤裸裸的威胁,特朗普回应他一定会遵守选举结果并和平离开白宫。

  特朗普,并不是一个疯子。

  一拜登强硬表态:如果需要将出动军队

  很多人猜测特朗普如果失败会不承认选举结果,拜登也想到了这一点,在接受崔娃采访时,拜登认为特朗普抨击邮寄选票的行为已经表明他不尊重选举规则,会动用各种手段获得胜利,针对特朗普的越轨,拜登提出了三点:

  一是担心特朗普不承认选举结果,认为他不会愿意离开白宫。二是担心特朗普污蔑邮寄选票是作弊,并设置重重障碍阻止邮寄选票。三是强硬表态,如果特朗普输了还不愿意离开白宫,他将命令军队将他带走。拜登表示,在弗洛伊德事件中,美国联邦军队恪守职责,遵守宪法,没有听从总统的荒谬指令,军方的各个大佬,甚至和特朗普关系还可以的前国防部长马蒂斯以及现任国防部长埃斯珀,都表态不支持特朗普。

  美国军队用实际行动表明,他们忠于的是宪法,而不是具体某个人,他们拒绝向美国人民开枪。面对拜登的强硬表态,特朗普出人意料的表示了克制,在接受FOX采访时,特朗普明确表示如果他输了,他会直接离开,去做别的事,输了就是输了,但自己落选对美国是很大的损失。特朗普温和的回复为自己留有余地,他已经预示了选举失败的可能,并打算接受这一结果,特朗普并非不择手段的疯子。

  二特朗普也是旧制度受益者,不会铤而走险

  特朗普并不是一个革命者,很多人将其和列宁对比这是极不恰当的,无论是列宁还是霍梅尼,他们都是旧制度下最大的受损者,一旦失败将毫无退路。列宁在沙皇俄国不过是无名小卒,年轻时因为思想激进而被政府通缉,饱受流放之苦,如果沙皇不倒台那么他永远是个不得志的罪犯。霍梅尼在伊朗王权统治下也是百无一用,巴列维的世俗化改革彻底摧毁了乌里玛教士的权威,霍梅尼从一个人人尊敬的长者变成了国家的废物,六月起义失败后,霍梅尼更是入狱然后被迫流亡,如果巴列维不倒台,霍梅尼只是个在伊拉克自言自语的疯癫教士。

  (特朗普和霍梅尼这样的革命者截然不同)他们的处境决定了他们和旧政权必然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他们之所以成为旧政权最坚定的反对者只是因为他们无路可退,这使得他们必然采取最激进的革命维护自己的利益。

  特朗普显然不是这样,他不仅不是旧制度下的失意者,反而是旧制度下的受益者,他拥有数十亿身家,是有名的商业大亨,虽然在布隆伯格看来,特朗普不过是个二流商人,但在普通人眼中,特朗普已经是难以企及的成功人士。

  实际上特朗普参选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想获得权力的快感,壮大自身的名声。二是出于对奥巴马的报复,奥巴马曾经公开羞辱特朗普,特朗普因此怀恨在心,这也是特朗普上台后几乎废除了所有奥巴马政策的原因。至于对国家和红脖子的责任感,考虑到特朗普一生数次在两党之间横跳,这一因素即使有也是最次要的。

  (特朗普曾质疑奥巴马的出生地不是美国,怀疑他成为总统的资格,奥巴马随后当众羞辱了特朗普,因此结下梁子,就报复奥巴马而言,特朗普完全做到了。)

  特朗普是大富豪,特朗普是旧制度的受益者,特朗普已经74岁了,鬼知道还能活几年?这些因素都决定了特朗普没有铤而走险的动机。对于他来说,即使失败,大不了继续回去当富豪,最多面临几场虎头蛇尾的起诉。虽然民主党总是污蔑特朗普践踏法律,但说实话,特朗普至今的行事,大部分都在法律框架内,特朗普都是利用规则的漏洞谋利,作为富豪他精通此道。特朗普已有的问题不可能让他进监狱,但是如果他铤而走险,号召选民武装暴动,则不但会有牢狱之灾甚至身首异处。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没有必要。

  如果选举输了,他顶多会打几阵嘴炮,维持一下在共和党的影响力,然后就会默默离开白宫,特朗普或许是个投机客,或许是个小人,但绝不是个有勇气敢于拼命的疯子,这乃是其阶级身份决定,无关其他。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民主党,无论表面闹的多疯狂,都是在法律框架内行事,美国即使爆发革命,也不会是法国大革命的形势,而是类似60年代民权运动,美国的选举制度决定了革命者可以通过和平便捷的方式夺取政权,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暴力革命呢?

  (美国的极左极右其实都是在法律框架内行事,他们更多是利用漏洞而不是公然推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