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网上冲浪爱好者集结自制Vogue封面,背后原因竟是为这般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你2岁的时候在干嘛?菌菌都还不知道《Vogue》为何物,世界最年轻亿万富翁之女Stormi已经和麻麻一起上封面了。

育儿专家金小小妹凯莉·詹娜(Kylie Jenner)和2岁女儿Stormi登上了本月捷克版《Vogue》的封面,不得不说,不愧是网红界顶流之女,Stormi眼神淡然又坚定,仿佛镜头后面是她最爱的爱马仕新款凯莉包。

这张照片有点特别,不是因为它很费脖子,也不是因为它是在洛杉矶霍尔姆比山庄价值3650万美元的房屋中完成的,而是因为,它是通过视频通话拍摄的。

摄影师莫雷利兄弟(Morelli Brothers)向大家透露了拍摄细节:

母女俩的拍摄场景就是自家的床,打开视频通话(凯莉说是Zoom,摄影师说是Face time,鬼懂他们怎么回事),摄影师直接在另一边拍下屏幕上的画面。

杂志的其他内页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完成的,这些熟悉的竖条条,是不是有内味儿了?

这种拍摄方法还蛮有趣的,贝拉为意大利版《Vogue》4月刊拍摄的大片也是这么来的。

疫情期间,明星也要远程办公啊。

最近菌菌打开社交媒体,无论是Tik Tok、IG还是推特,都被《Vogue》占领了。

嗯?《Vogue》这是要把今后三年的封面都给拍了?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些照片下方都加了同一个tag:#voguechallenge

原来,这是一个最近在社交网络上很夯的活动,aka:“普通人也能上封面”

不同于英版7月刊(复习戳:“我没化妆就上了封面!”素人登英版Vogue封面,她们做了什么?),这些封面都是由网友自己完成的。

大片的诞生也很简单,找一张你满意的照片,PS,或者像PicsArt这样的软件就足够了。

瞧瞧,学会一门技能是多么的重要,比如P图。

这项挑战始于对最近的“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活动的致敬。

最早,一名名叫萨尔玛·努尔(Salma Noor)的学生贴出了一张由摄影师安妮莉·卡尔文(Angèlique Culvin)拍摄的照片,上面印有《Vogue》的标志,标题抗议道:“身为黑人不是犯罪(being Black is not a crime)”

她说:“我是一个黑人,一个想创造一些新的东西的穆斯林妇女。选择《Vogue》是因为它是我努力达到的标准,也是我最喜欢的杂志之一。”

尽管,她从没想过这个举动会引起后续如此大的效应。

网友们纷纷效仿,po出自己的封面大片。在声援的同时,他们还赋予了这个活动一个新的意义,那就是谴责时尚媒体缺乏多样性。

尤其是黑人朋友们,甚至把《Vogue Africa》打在了公屏上。要知道,这是一本目前还不存在的杂志。

很多插画家和3D设计师也参与到了封面的制作中。

纵观历史,放眼望去,整个时尚圈,白人担当的总是比黑人要吃香的角色。

时尚杂志的封面模特是,摄影师亦是。大多数杂志封面背后的摄影师都是白人和男性,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很少有妇女、有色人种和无性别者有过这样的机会。

而《Vogue》作为全球知名的时尚大刊,经常因其对有色人种的代表性不足而受到批评。

创办于1892年的美版《Vogue》,直到1974年才出现了第一位黑人封面女性,贝弗利·约翰逊(Beverly Johnson)。

第二位黑人模特的出现,是三年后。

佩吉·迪拉德(Peggy Dillard)

有人做过统计,在2000-2005期间,美版《Vogue》的81个封面模特中,只有3名是黑人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杂志有所改进,但通常情况下,模特的肤色都是较浅的,尤其以欧洲女性为美。

《Vogue》最著名的黑人编辑安德烈·莱昂·塔利(André Leon Talley)还披露,“美国时尚女魔头”、《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曾因“太老”、“太胖”而抛弃了他。

2018年,碧昂斯的这张9月刊封面也堪称历史里程碑。

她不是第一个拿下该刊“金九”的黑人模特,

纳奥米·坎贝尔(1989)

也不是上过最多次封面的黑人女性,

蕾哈娜

这张封面特别在,这是美版《Vogue》有史以来第一次让黑人摄影师来掌镜

这项殊荣,由泰勒·米切尔(Tyler Mitchell)获得。

“21年前,当我的事业刚起步的时候,我被告知很难登上杂志封面,因为他们说黑人卖不动”,碧昂斯说。

直到2018年,《Vogue》把一年中最重要的9月刊给了黑人摄影师和黑人模特,对黑人群体来说意义重大。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网友们借着声势浩大的挑战活动向“女魔头”喊话:“时尚杂志需要多样性,请给黑人多一点机会!”

于是,安娜最近出来回应了。

她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写道:“我想表达我对你们许多人正在经历的事情的同情:悲伤、伤害和愤怒。”

“我想特别对我们团队的黑人成员说,我能想象这些日子是什么样子。但我也知道,我们所看到和谈论的伤害、暴力和不公正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认识到这一点,并为此做些什么,已经晚了。”

她道歉说:“时尚杂志还没有找到足够的方法来提升黑人编辑、作家、摄影师、设计师和其他创作者的地位并给他们以空间。”

“在Vogue当黑人员工不容易,你们人太少了。我知道,仅仅说我们会做得更好是不够的,但我们会倾听,如果你愿意分享,我想听听你们的反馈和建议。”

总之就是一句话:你说,我有在听。

不过也有人说,安娜只是说说而已,做不做还是另一回事。

因为她当编辑已经30年了,如果她真的关心黑人的声音,更深层次地理解种族主义,她早就对系统做了一些改变。而她有足够的时间和权力来改变一切。

总之,希望网友们的努力能换来好的结果。

BTW,拜托也康康黄种人啊喂!

-END-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tvshowbiz/article-8428365/Kylie-Jenners-daughter-Stormi-makes-Vogue-cover-debut-pose-home-shoot.html

https://www.thecut.com/2020/06/black-artists-create-vogue-covers-in-the-vogue-challenge.html

https://pagesix.com/2020/06/09/anna-wintour-admits-to-hurtful-and-intolerant-behavior-at-vogue/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0/jun/16/fashion-industry-race-vogue-anna-wintour

https://www.vogue.com/article/vogue-cover-challenge-more-than-hashtag

文|陆一

(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