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豪雨果的画作被高价拍卖,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是个被文学耽误的天才画家这件事情不少人应该有所耳闻。

作为19世纪的顶流作家,万千少女的梦,维克多·雨果不光书写得好,画的画也非常有味道,多以风景画为主,意境朦胧,甚至有种山水画的意味。

尽管画得不差,但相比他那些家喻户晓经典著作,比如《九三年》、《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等,雨果画作的名气还是比较小,顶多只能算是晓明哥口中的“加分项”。

所以,尽管文豪逝世后留下3500多张画稿,在艺术商的眼中,它们的价值也远没有雨果的一封亲笔信来得高。

不过就在昨天,文豪雨果的画作翻身了!

一幅名为《热气球启程》(Départ du ballon)的画作以37.5万欧元的价格卖出(折合约为289万人民币),比预计拍卖价格18万欧元高出一倍不止。

整幅画的色调呈乳白色,作家画家描绘了一个热气球,正缓慢地飘过巴黎上方。

你看了也许会觉得,这什么嘛?画得也没有很好啊,热气球长得奇奇怪怪的,也看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文豪您还是回去写书吧。

但这幅画作的意义似乎远大于画本身。

第一共和国、第一帝国、第二共和国、第二帝国……法国一波七折的建国史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说19世纪末以前,各个政权的更迭算是“窝里斗”,肥水还留不了外人田,那1870年的普法战争,法国大败,割地又赔款,就真的是丢脸到家了。

更重要的是,这场战争还是拿破仑三世发起的,这位当事人在出征前还豪气地说:“我们就是去柏林散个步!”也不知道后来投降的时候他后不后悔。

1870年底,普鲁士军队攻入法国,将巴黎围困了长达四个月之久,《热气球的启程》就创作于那个时候。

在被围困期间,普鲁士军队切断了巴黎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包括所有电报线路,so~,通过这种方式来与外界联系已经行不通了。

于是巴黎人就趁夜晚,普鲁士军队不备之时,通过热气球与外界通信,甚至是运送物资,围城期间共有67个像这样的热气球在巴黎起飞,而这幅画中所描绘的热气球正是其中之一。

围城期间,雨果本人也运用他的影响力,写信激励在前线战斗的士兵。

1870年10月18日,一艘名为“维克多·雨果”的热气球在杜乐丽花园,伴着“共和国万岁”的呼喊声升向了天空。

用热气球送信在当时已经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了,送信的气球有两种:一种是有人驾驶的,另一种则是无人驾驶的。

有人驾驶版本还可以操控方向,而无人驾驶版本就一切随缘了,能不能送到全靠天。

不过信上一般会注明地址和收信人,如果有人恰巧收到了这封信,那就要充当一回送信员,代为转交了。

比如,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就收藏了一封前线士兵在1870年12月6日寄给母亲的家书,虽然不清楚它最终是如何到达澳大利亚的,但这封信由诺曼底蓬奥代梅的格罗森先生代为转交。

在这封温情满满的家书中,这位士兵向母亲描绘了战场的艰苦情况:“虽然没有很多肉吃,但大家都能克服。所有巴黎人的一致愿望就是击退普鲁士人,只要不开城门,不投降,我们可以忍受任何痛苦。”

虽然最终的结果让巴黎人失望:拿破仑三世在色当投降,法国将阿尔萨斯和洛林割让给德国,另外还要赔款50亿法郎。但这些热气球所承载的希望、所代表的当时巴黎人的不屈精神值得被后世传诵。

高空中的热气球承载着人们的希望,向美好的远方飞去。这在许多影视作品中都有出现,像《飞屋环游记》中的老爷爷乘坐着“气球屋”飞向了他多年的梦。

在《迪丽丽的奇幻巴黎》中,小主角迪丽丽也乘坐着巨大的飞艇,智斗充满男权思想的反派,将被囚禁在工厂中的女孩解救出来,巨大的飞艇预示着19世纪末法国女权主义的苏醒。

新冠疫情、各地游行、经济恢复……今天的法国正面临着另一种形式的战斗,希望的热气球又何时能够起飞呢?

-END-

Ref: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lloon_mail

Bullets and Balloons: Escape From the Siege of Paris 1870

文|VV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