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共和党的爱恨情仇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岚目

  王权没有永恒。即便是无比辉煌灿烂的王朝也有落寞的那一天,正处巅峰特朗普王朝也无法逃开这一宿命。

  王权没有永恒。即便是无比辉煌灿烂的王朝也有落寞的那一天,正处巅峰特朗普王朝也无法逃开这一宿命。就算是成功连任,在现行的游戏规则之下特朗普也必然要在2024之后离开政坛的中心,要把共和党领袖的位置让给接班之人。然而,党内有谁能接过这位当前春秋鼎盛,稳坐名堂的领袖的衣钵呢?而未来的共和党又将走向何方?是彻底拒绝特朗普主义,回归原先的历史轨迹?还是顺应民粹反建制大势,高举特朗普主义的大旗,走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道路?

  懂王!

  由于2020年大选尚未尘埃落定,这一问题还存在大量未知的变数。特朗普胜败的两种潜在结局,势必会对共和党未来领袖的人选造成巨大的影响。种种未知,让此刻的我们难以准确地预测五年后的走势。不过窥探一下端倪,分析一下形势总还是可以的,毕竟打脸的话,四年半后也没人记得。

  特朗普的盛世危机

  盛世之下,必有危机。开创不易,守成更难。特朗普花费了过去四年的时间征服改造共和党,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效,驯服了共和党这个骄傲的老牌政党,给他彻底的染上了川中央的记号。但特朗普的成功,也并非没有代价。共和党川化的同时,特朗普也不得不接受了共和党化的现实,从一个“草莽”反建制主义者,变为了一位保留民粹精神和独特行政风格的右翼总统。特朗普被迫接受大量保守派政策,在大多数问题上按保守派的既定方针办,固然让他得到了他铁盘和共和党基层选民的鼎力支持,但也让他失去了2016年大选中最有利的标签:温和派,促使更多的选民认为他是一个意识形态十分保守的总统。

  与许多人想象的不同,两人中希拉里才被选民认为是极端派

  与外界印象相左,2016大选路上的特朗普虽然言行举止浮夸,充满争议,在选民眼里却是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比,两人中总体意识形态较为偏向温和派的哪一个。某种程度上说,希拉里的问题并不在于民主党内左派对她立场过于中立的刻板印象,实际上还是输在了大部分选民认为她是极端派之上。(当然,普通选民对她的鄙视和仇恨也一样重要)选民这种看法,不管合不合理,确实也有一定道理。希拉里和号称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比固然是较为保守的政客,但在政治光谱上也确实以及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民主党左翼,其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有着较为清晰的定义。而特朗普则不同,竞选过程中只有框架和几句朗朗上口的口号主张,让外界人士很难对他形成一个刻板深入人心的印象,加上他频繁宣传自己商人出身善于沟通妥协,确实也给选民留下了一种温和派的假象。

  民调证实了选民印象中特朗普的右转

  但是,特朗普上台之后的作为,打破了这一印象。见识到了特朗普具体施政和政策的美国民众,在18年开始就普遍给他定性为保守派。温和派这一标签虽然近年饱受两党内极端分子诟病,却依然是选举中不可多得的好属性,有助于候选人拉拢到更广泛的支持。而失去了温和派标签的特朗普,今年选举中要碰到的则是另一个温和派名声在外(实际上相当自由)的拜登,这种换位,对于特朗普来说又是一个连任不利因素。

  告急的选情,迷茫的方向

  自然,失去了一两个标签对于特朗普并不构成致命的打击,从政数年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的特朗普也被证实“种姓强韧”,十分能坚持。但是,真正让特朗普当前处境风雨飘摇,王朝统治面临终结的,是极其不利的外部大环境。

  前文也曾提到,今年之前,特朗普登基以来做了三年太平天子,经济形势持续大好,国内外虽不时有波动起伏,依然不改平稳和谐的大势。在各类问题上不得民心的特朗普,本指望着依靠社会稳定和经济大好这两面大旗来竞选连任。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总统很难落马这一历史规律,让特朗普和共和党上下对于今年的选举前景充满了自信。这一乐观情绪甚至蔓延到了疫情爆发数月之后的今天,大部分基层共和党人员选民还对特朗普的前景十分看好,即便是大部分证据指向了这一结论的反面。

  嗯好的

  然而,魔幻的2020年势必不能让特朗普安心。新冠疫情的爆发让美国持续十年的经济增长态势走到了末路,随着五月经济数据的出炉正式滑落至衰退期。失业率一瞬间蹦到两位数,无数中小企业面临倒闭破产。疫情初期没能有效遏制的恶果导致了时间到六月中旬,新冠疫情在美依然势头猛烈。特朗普在疫情管理上的种种失误,也让美国选民大失所望,大部分人从一开始的支持转到如今不认可特朗普在抗疫之上的表现。失去了经济这张王牌,又被扣上抗疫不力的大帽,特朗普在民调中出现了明显的颓势,开始在全国民调和关键摇摆州全面落后于挑战者拜登。

  新冠:特朗普的死穴?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明尼苏达州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将整个美国社会再度带回到了种族问题之上。弗洛伊德死于暴力执法的警察之手,又一次的激发了长期以来非裔黑人群体和执法机构之间存在的根深蒂固的矛盾,再次将美国社会中的系统性歧视和未曾远去的种族主义推到了前台。近年经历了弗格森纽约市等多起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死亡事件之后,却依然没有见到社会做出改变的黑人群体,在见到弗洛伊德之死之后愤怒的涌上了街头,开始了大范围的游行示威活动。

  声势浩大的游行

  之后的两周内,全美上下各大城市均出现了不同规模的游行抗议队伍。上街的人一多起来,秩序就很难得到维护,加之因疫情期间隔离压抑很久的的情绪,让许多城市都出现了骚乱局势。更有好事者潜入示威队伍中,让许多城市中本来和平的游行运动演变成了打砸抢的骚乱。警察局被焚毁,商店被劫掠,电视台被砸,这种动荡的画面似乎给人一种重回动荡之年1968的既视感,甚至让人忘了当前还有仍未散去的新冠疫情笼罩着美国社会。

  “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xxxxxstarts”

  游行骚乱也好,弗洛伊迪为人也罢,这些问题存在着争议,不同人也有着不同的看法。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弗洛伊德事件唤起了美国社会整体对种族问题的反思和讨乱。而一向在种族问题上失分严重,经常因处理不当而备受诟病的特朗普,虽然看到媒体不再关注对他不利的新冠疫情十分高兴,却也因为新的焦点是他同样劣势的种族问题而无法乐观起来。

  惨遭毒手的Fake News

  特朗普是否是种族主义者,是一个简单却又纠缠不休的问题,每个人心里有着自己的标准。但是特朗普在种族问题上的糟糕记录,也是美国人心知肚明的。在谈到社会问题时,他时常使用的词语和叙事,往往是种族主义最喜欢的狗哨词汇,这一点让他受到了共和党内底层有着相同情绪的选民的追捧,这也是他为何和党内基本盘如此合拍的原因之一。但是这个问题的关键和特朗普在选举中的难题雷同,在于他的基本盘只占总选民的四成左右,不足以赢得选举。特朗普在2017年夏洛蒂事件中那句类比新法西斯主义者和ANTIFA示威者的“两边都有好人“名言,至今仍盘绕在他的头上,为他在种族主义问题上的印象表现定了性。如果平时媒体叙事远离种族问题这种争议话题,特朗普尚还能逃过外界的审视,但当聚光灯集中在这一问题上的时候,特朗普又如何能拉回关键的城郊选民的心呢?

  传世经典

  法律和秩序

  毫不意外的是,特朗普在弗洛伊德事件的后续中,也没有扮演美国总统在危急时刻应有的团结全国,安抚民心的角色。更多的是选择逃避,避免在种族问题上发表看法,知道自己发言只可能会给自己引来麻烦。这一少有的克制,可能对于特朗普来说是一个相对较好的策略,起码不会进一步伤害自己。只不过弗洛伊德事件的复杂性,特别是游行引发的骚乱和动荡局面,让特朗普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内心。

  咳咳:如果我们的xx再不

  在见到打砸抢事件频繁上演之后,一向标榜强人做派的特朗普很快的就在社交媒体等平台上呼吁各州州长和地方政府采取措施,迅速的扭转当前混乱的局面。他敦促州长们迅速启用国民警卫队来强硬的维护社会秩序,并声称有必要的会派美军士兵上街来“主导“局面。当游行示威的火焰燃到首都华盛顿时,特朗普也是这么做的。即便是华府市长再三抗议,在特朗普示意之下,美军确实出现在了DC街头维稳。

  在游行示威者一度冲击白宫外墙,导致特朗普被护送进白宫地下室保证安全的消息泄露给媒体之后。特朗普马上就为了维持自身强人形象,在玫瑰花园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会上屡次高喊尼克松当年的著名口号“法律和秩序”,声明将迅速指派执法机构主导街道,发布会结束后又指示司法部长和执法部门用催泪瓦斯赶走在白宫周围的示威者,给了他一路走到白宫附近的圣约翰大教堂前手持圣经摆拍的机会。这一滑稽又夸张的画面,和周围的乱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却并非是特朗普预想的那种正面影响。

  当代摆拍失败精华

  特朗普的算盘显然是,通过凸显自身的强硬形象,加上刻意复刻尼克松1968年赢得大选使用的“法律和秩序”口号(Law and Order)来反过来利用骚乱攻击民主党人,从而激起摇摆选民对民主党的不满保证他选情好转。这一思路从表面上来看,十分符合逻辑,毕竟很可能会决定这次选举走向的摇摆选民阶层:城郊富裕白人,从历史上来说确实对尼克松式的这一套论调十分买帐。然而,当前使用这一个口号和52年前一个最关键的区别在于,特朗普像当尼克松,却很可能要做林登·约翰逊。

  众所周知,尼克松之所以在1968年要高喊“法律和秩序”这一口号,反应的是60年代美国社会的动荡和1968年社会秩序失控的现实。60年代的美国充斥着大量不同的社会运动和不稳定因素,民权运动和反越战示威活动贯穿着整个时代,这一趋势在1968年达到高潮。因为越战饱受诟病的约翰逊,实际上以及失去了对政坛的控制,在党内外压力下不得不放弃连任。此时的民主党执政已经八年,民众愈发开始把社会秩序的失控怪罪于执政的民主党之上,这也就给了作为挑战者尼克松卷土重来的机会。

  Law and Order!

  高喊上任后将恢复“法律和秩序“的尼克松,真是看准了美国人对于这种此起彼伏波涛不绝社会运动的厌烦,通过与所谓沉默大多数的沟通,成功的赢下了选举。但是这个故事,却没有表面这么简单。尼克松当年面临的局面,实际上并非是他和民主党候选人自由派标杆性人物汉弗莱一对一的对决,中间还参杂了极端保守派,脱党参选的南方民主党人乔治·华莱士。(就是那个阿甘正传中档校门的阿拉巴马州长)尼克松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夹在两人中间的中间派,所以他的情况和特朗普又有着很大的不同。尼克松最后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才将将险胜,也是促成了他四年后犯下水门事件大错的诱因。

  尼克松赢得非常险

  更何况,与作为挑战者的尼克松不同,特朗普是现任总统。特朗普固然是想通过法律和秩序这一口号来嫁祸民主党人,改善自身选情处境,只不过身为现任总统,特朗普的这一套话术就有些错位了。特朗普当然可以把矛头指向民主党把持的州市政府,甚至是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但是最终,选民在考虑社会治安问题时,要负责的始终是执政党,也就是管理白宫的那一党。特朗普作为在位者,高喊法律和秩序,意味着当前的美国社会缺乏法律和秩序。如果选民最后转过来会发现,作为在位者的特朗普才应该为当前社会动荡负责,应该负领导责任。所以换而言之,特朗普这种提法,很可能并不会起到他想要的作用,反而还可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砸自己的脚。

  四面楚歌

  近期民调的态势,也证实了特朗普的法律和秩序口号并不管用。自抗议活动爆发开始以来,特朗普在全国范围和摇摆州的民调均出现支持率下滑的态势。根据RCP的统计表示,特朗普如今在全国民调中平均落后拜登8.5个百分点,比五月底落后6%出现了进一步的滑坡。如果只看六月以来的民调的话,特朗普落后的幅度将会进一步拉到,平均达到十个百分点以上的巨大差距。即便是对特朗普最乐观的民调,也显示拜登领先他七个百分点。特朗普在全国民调中的糟糕处境,已经近期的下滑,印证了目前骚乱和疫情双重加持之下,特朗普的表现显然是再给他扣分而不是加分。

  RCP的数据明确显示抗议骚乱开始后特朗普出现的下滑

  虽然美国大选最终看的不是全国范围的表现,不然赢得普选票的希拉里应该是现今的总统,但是全国民调依然会给我们一个当前形势最好的衡量标准。特朗普确实在选举人团中有着一定的结构优势,能够在再次输掉普选票的情况下继续凭借着在中西部关键摇摆州取胜再次连任。但是这种天然结构性优势给特朗普提供的缓冲空间是有限的,一般认为,特朗普如果在普选票中输掉五百万的话,依然有机会取胜。但是这一区间大概是4到5个百分点左右,拜登目前两位数的优势说明他早已跨过了这一问题,打破了特朗普的结构性优势。

  摇摆州的民调也展现出同样的趋势,拜登在关键的中西部锈带三州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州中均保持领先,其中密歇根的优势尤其明显,甚至逼得特朗普团队已经开始考虑放弃密州的计划。同样是关键摇摆州,也是特朗普新后花园的弗罗里达,拜登凭借着在老年人中的意外优势,也在民调中领先特朗普。摇摆州新贵亚利桑那,拜登也是处于领先态势。在关键的六大摇摆州中,拜登除了在北卡和特朗普紧咬以外,其余均稳定处于领先优势。

  现有民调建模大概会是这个样子

  诚然,拜登在摇摆州的领先优势远不如他在全国民调的稳固,部分州还在误差之内,但是这种领先的身位却十分明显,甚至波及一些本应该属于特朗普胜算把握较大的偏红州之上。本来被誉为现代共和党大本营的德克萨斯州民调中,拜登和特朗普两人不分伯仲。另一个地处阳光带的佐治亚也同样出现了左转态势,乃至拜登对特朗普取得了极其微小的领先。甚至16年特朗普大胜的两个摇摆州艾奥瓦和俄亥俄,因为近年的右转态势,被认为掉出了摇摆州行列,特朗普的支持也出现了下滑,甚至在俄亥俄被反超。种种迹象,都表示特朗普当前的处境非常不妙,如果不能迅速改变局面的话,那么赢下选举将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危机四伏

  更加对特朗普不利的一个因素,则是拜登在民调中的表现,已经达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迈过了50%也就是半数的大关。这一指标虽然看似并不起眼,但却非常的重要。因为特朗普时代的一大特点在于民调的变化,支持度的起伏,都主要是特朗普自己的数值再出现变动。这种趋势特点在于特朗普的支持率虽然经常随着新闻周期起伏,却总会回调到均值四成左右的水位稳定下来。

  而把这一现象放到选举中,2016年特朗普逆袭的一大重要原因,在于未决定的选民在选举日大幅度导向了他,然而这一现象在四年之后却没有重现。拜登在此时跨过了5成的里程碑,是希拉里16年后五月后在民调均值中从未达到的水平,说明了一拜登的支持率天花板要比最高不超过46%的希拉里要高,二则是今年选举中未拿定主意的选民数量要有所下滑。这两点都对特朗普十分不利,加上今年受疫情影响,在16年发挥重要分票作用的自由意志和绿党等第三党派(分别得到了3%和1%的支持)将面临在多州无缘选票的问题。缺少第三党派分票的外部助力,本身就面临着竞选联盟上限问题的特朗普将无法再次依靠16相同的泛多数方式取胜,这又是一大问题。

  第三党派的外部助力,是16年特朗普的一个利好,但今年很难重现

  综合各种因素来看,时至今日,特朗普王朝面临着建立以来的最大危机。如果今年特朗普输掉连任,离开白宫的话,那么他在党内的至尊地位,起码会出现动摇的态势。而在特朗普威压下短暂陷入停战的共和党,可能会再度陷入路线斗争的老路数。只不过,现在就把特朗普的处境比作垓下的项王,未免有些高兴的太早。选举日尚还有不到五个月时间,这给予了特朗普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去进行操作和逆转。此时此刻是美国民众关注焦点的疫情和种族问题均不是特朗普的长项,如果十一月大选前美国民众的焦点回归特比较占优势的经济和移民项目,那么他未必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只不过,要想让这个变局发生,条件相对来说有些苛刻。

  王朝的未来

  当前看来,特朗普的命运扑朔迷离,使得王朝的前景和共和党未来的方向充满了大量的疑问。具体会演变成什么样,还是要取决于特朗普最终在选举中的表现。

  如果特朗普在未来的几个月中仍处于大规模落后的态势,也许共和党在位的议员团体可能会开始试图和领袖保持距离,尝试通过把自身独立出来来保全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多数。这种变节,符合情理,但在共和党与特朗普的命运高度捆绑的情况下,除了引起特朗普的怒火以外可能并不会有多大效果。最终选举日特朗普倘若惨败给拜登,顺带葬送共和党的国会优势的话,那么确实不排除选后的共和党反思过去四年的所作所为,选择重回12年大选后“尸检报告”所列出的新时代方向发展。

  回归中道?难

  但是这种设想,又必然要接受现实的考验,即便是败选,特朗普依然并不会消失在共和党的舞台之上。起码就目前来看,特朗普和他共和党内庞大的基本盘的特殊关系,没有任何一个共和党人能够超越。可以预见的是,特朗普在未来将长期是共和党内一股最重要的势力,也是最大的声音。惨败也许会给特朗普在党内的公信力造成打击,但这毕竟是一个巨大的假设,目前谁也不敢打包票说特朗普主义会直接倒台。

  倘若特朗普最终仅仅是以微弱差距败给拜登的话,那么他在党内的统治地位就更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动摇。事实上,当下就已经有了特朗普目前的劣势并非是人为造成的,而是因为疫情这种不可抗力天灾拖累的论调,这在特朗普的基本盘中很有市场。在这种论调的影响下,特朗普的败选大概率会被共和党人解读为时运不佳,并非特朗普非战之过。如此局面,必然使得特朗普这块招牌依然在党内无比吃香,甚至不乏特朗普四年后亲自出马再战总统的可能。

  King Donald

  若是特朗普再度完成不可思议的逆袭的话,无论未来四年执政如何。特朗普都将是共和党内牢不可破的王者,24年共和党初选中试图接替他的众候选人,势必要争相比较谁才是领袖最亲密的战友,最忠实的接班人。到那个时候,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恐怕将是共和党未来几十年中最为普遍的基调,也是每个候选人拼命靠拢的方向。到这个地步,特朗普和共和党这两个词怕是要永远不分离了。

  只是现在,谁也不敢下断言。毕竟,魔幻的2020,只会给你更多的惊喜。

  结语

  洋洋洒洒近三万字,算是用三部曲的方式完整的讲述了特朗普在共和党内起,承,结的三个阶段。其中虽有不少故事有报道依据,有民调数据支撑,但很多也只能算是一家之言,推断分析,算不上什么极其严肃的研究分析。

  特朗普的彗星崛起,随后历经艰险神奇的征服了历史悠久的共和党。其间的神奇也算是古今以来少有的趣闻轶事,也同时反映了美国政治制度的缺陷,当前政局民主制度面临的巨大危机和挑战。特朗普的出现并非是美国目前问题的根源,相反他恰恰是美国政坛意识形态极化,社会民众部落化的最佳产物,完美露骨的代表了美国政治和社会的现状。一如美国社会中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和结构性差距问题,特朗普主义和特朗普现象远非一朝一夕能解决和散去的。至于他未来怎么发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原计划终章应该着重讲2024潜在接班特朗普的十五位共和党王位继承者,但是写着写着就篇幅过长,加上主讲这些人并不符合特朗普三部曲以个人为中心的基调,因此准备放到外传里有时间再讲。(鸽)

  End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