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冠感染率“火箭般”飙升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最近,“欧洲防疫标杆”德国疫情坏消息频传。

继暴发多起聚集型感染后,今日最新消息称,德国感染率R值又在一夜之内从1.79飙升至2.88。

多家媒体更是用“火箭般”上升来形容德国的感染率。

许多媒体评价,德国恐面临第二波疫情。

据英媒报道,感染率R值为2.88,意味着100名新冠感染者可将病毒传播给288人。一般来说,要逐渐控制疫情,R值需小于1。

据悉,最新R值是基于德国联邦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连续4天的平均数据得出,反映的是过去一至两周的感染情况。

该研究所表示,与疗养院和医院、寻求庇护者和难民机构、肉类加工厂和物流公司、宗教活动和家庭聚会有关的疫情近日都有突然性暴发,这是R值上升的重要原因。

有媒体称,特别是上周出现的一起屠宰场聚集性感染,让德国从抗疫速度快、死亡人数少的“神坛”跌下。

据悉,德国最大肉联厂滕尼斯公司目前已有至少1331人确诊,其中有21名确诊患者住院治疗,6人被送入重症病房、2人必须使用呼吸机。

这是德国自5月中旬“解封”以来暴发的最大规模聚集性感染事件,也直接导致该国在上周五报告了一个多月来最大的单日确诊增长。

北威州州长上周表示,尽管存在疫情二次暴发的风险,但由于感染仍可被控制在该公司内部,暂时没有必要采取封城等措施,但不能完全排除封城的可能性。

在排除此类大规模确诊的短期影响后,罗伯特·科赫研究所认为该国的真实R值为1.55,不过仍高于上周五的1.17。

该研究所同时表示,需要密切观察接下来数日的新增确诊人数情况,尤其需要关注“那些已爆发聚集性感染的地区以外是否也出现了确诊人数上升”。

德国近日的疫情态势也与彭博新闻社刊发的一则最新研究不谋而合。 该文章指出,未来数月可能有更多感染发生,而控制第二波疫情的关键就是政府快速行动。

本文中将政府抗击疫情分为以下两组模式:快速应对(fast response)/缓慢应对(slow response),有力应对(strong response)/不力应对(weak response)。

快速应对是指在报告第一例病例后35天内(平均值)采取全套遏制措施。缓慢应对则指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等待,如英国最初的“群体免疫”战略,或者指随着感染的增加再逐渐加强限制。

有力应对包括一系列广泛的措施,从集会规模到国内旅行无所不包,而且往往要求全国实施限制。不力应对则指采取的遏制措施较少,且只有区域授权或仅仅是建议。

在对牛津大学布拉瓦特尼克政府学院调查的封锁政策严格程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汇编的新冠肺炎感染数据进行分析后,彭博新闻社发现, 病毒首次出现时未能及时采取广泛遏制措施的国家,每10万名公民中的平均死亡人数是及时采取有力行动国家的8倍。

报告中还列举了阿根廷、巴西、新西兰和美国等国家的抗疫形势来进行说明。

首先,阿根廷和巴西的例子说明了抗疫措施不同的国家将面临差异巨大的感染情况。

阿根廷在牛津大学的封锁严格性指数中得分最高。该国关闭了所有学校和非必要企业,所有城际公交车、火车和国内航班都被暂停,国际边境也被封锁,设立检查站以抓获那些违反检疫规定的人,这一罪行最高可判处两年监禁。

邻国巴西则采取了相反的做法。由各州牵头的滞后抗疫措施(缓慢应对+不力应对),仍遭到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的反对,其鼓励民众重返工作岗位。 新冠肺炎感染数据则显示,巴西每10万人中就有1人死亡,该数据是阿根廷的11倍多,且还在迅速上升。

另一方面,新西兰、美国和西班牙的例子则说明了疫情形势不同的国家均面临疫情二次复发风险,但政府应对措施的不同将对结果产生重要影响。

新西兰是全球最快实施最严封锁的国家之一。在报告第一例感染之前,新西兰已对中国实施旅行禁令;到发现28例确诊患者时,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对任何非公民或永久居民(包括外国学生和临时工)封锁了边境。

在接下来的一周,新西兰当局又关闭所有学校、非必要的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禁止所有集会和国内旅行,并命令人们呆在家里。

新西兰于5月14日结束了为期七周的封锁,并于6月8日解除了社交疏远禁令,此前两周没有新的病例; 但两名从英国返回的公民于6月16日确诊感染,对此新西兰表示将继续加大边境管控力度。

文章犀利指出,目前各国正争先恐后地解除封锁,而不考虑是否已经完全控制了疫情, “已经成功遏制疫情的国家不得不考虑如何保护自己胜利的果实不被别的国家摧毁”(暗指上文中的新西兰和英国)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全球卫生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莫里森说,“恢复过程将是多种多样的,许多国家将经历一场起伏不定的过山车,感染人数将会有所波动”。

目前,各国政府开始相互达成协议,允许公民往返旅行,但感染人数仍然很高的国家被排除在外。例如,挪威向除瑞典以外的所有北欧邻国开放边境。

而作为世界上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美国可能面临一场说服其他国家允许美国人入境的“艰苦战斗”,因为与大多数其他国家相比,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反应既缓慢又不力。

例如,除对来自中国和欧洲的游客施行禁令外,美国的其他防疫措施几乎完全由州和地方政府自主进行;大多数州直到3月中旬才开始取消大型集会或关闭学校;各州检测率差异大,医护人员防护用品短缺。

乔治城大学医学中心全球健康教授马克·戴布尔表示,“因此,除非联邦政府做出反应,否则将无法为第二波疫情做好准备”。

研究指出,包括美国在内的部分确诊病例仍在上升但进行解封的国家,可能会比其他国家更早地面对疫情复燃。因此,这些国家更加迫切地需要在复发苗头出现时立即采取行动。

但是,研究人员认为,“并不是所有国家都会及时应对”。例如,土耳其在一天内病例增加1000例后,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并未重新实施封锁,而仅是敦促人们小心行事、保持社交距离。

戴布尔表示,“在接下来的三至四个月内,将会有更多的病毒传播发生。这对第二波疫情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我们还未对此做好准备”。

“第二波疫情或许会比原本的更严重。”

(凤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