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名画复制品惨遭毁容式修复,圣母玛利亚:我不要面子的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这是一幅来自巴洛克时期西班牙画家巴托洛梅·埃斯特班·穆里罗(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的画作,《La Inmaculada del Escorial》。

年轻的玛丽亚身着白色长袍,披着蓝色披肩,双手祈祷,双眼上扬。

脚下是一轮新月,周围是一群天使。

画家想表达的是:她是无罪的,纯洁的。这幅画也被认为是他最好的作品之一。

请记住它现在的样子,菌菌要开始讲故事了。

在西班牙瓦伦西亚,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收藏家,我们叫TA小收好了。

很幸运的,小收拥有了这幅画,的复制品。

追求完美的TA,发现画作有一些小瑕疵,于是花重金1200欧请来一位修复师,叫TA小修好了。

“终于来活儿了!”待业青年小修迎来了复工后的第一笔订单,睡衣都没来得及换,就百米冲刺到小收家,留下一句“小主,您就请儿好吧”便扬长而去。

一周过去了,小收:小修有在好好干活吧?

两周过去了,小收:怎么隐隐有些不安呢?

到了第三周,小收实在忍不住了,迫不及待地去到小修的家里。“来吧,surprise me!”

小修挠挠脑袋说:“嗨呀,本想再精修一下的,你懂的,职业病。但是你既然都来了,就先让你看一眼吧。”

Tada~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小收捂住自己的心口,牙缝里飘出一句话:“呵呵呵呵,小修你可真幽默,唬我呢?我可不上当。”

看着小修认真的脸庞,小收的世界里,劈下了一道闪电。

“没事做的时候你去开发美图秀秀了是吗!锥子脸是怎么回事!山根倒是还很挺,你还返场缩了个鼻翼是吗!这卡姿兰大白眼和这撅起的樱桃小嘴又是什么玩意,给你1200欧不满意是吗!”

眼看小收快要拔出五米大刀,小修上前一步安慰道:“害,我这是按当下的审美给你整的,还以为你会喜欢呢。别哭,我再调整,1200让你花得明明白白,修不好我不姓修。”

啊,那人家都那样说了,还能咋办,再给一次机会吧。

又一周过去了,小收:还能比那更差吗?不会了,想啥呢。

又两周过去了,小收:怎么有一种不想的预感涌上心头……

能拥有如此超凡的第六感,菌菌大胆猜测,小收是个女的。

因为

你没看错,这是小修的第二次修复,也可以说是玛丽亚的第二次毁容。

脸部线条是柔和了不少,鼻子大小也正常了一点。

这加厚的大嘴是什么鬼?这直勾勾盯着我的两只眼睛又是什么鬼?

斗胆问一句,这画贴门上能辟邪吗?

看着看着,竟看出了《今日说法》内味儿……

犯罪嫌疑人玛某亚

还记得这幅画原本的模样吗?现在的玛丽亚,谁要说她无罪,菌菌一个大耳刮子呼过去。

长成这样就是犯罪!罪不可赦!建议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说起来,玛丽亚不是神灵界第一个遭毁容的可怜er了。

同样是在西班牙。

博尔哈(Borja)一座教堂的墙上,有一幅埃利亚斯·加西亚·马丁内斯(Elías García Martínez)于1930年创作的壁画《Ecce Homo》,画中人是耶稣。

2012年,81岁的塞西莉亚·吉米内斯(Cecilia Giménez)老奶奶注意到壁画开始斑驳褪色,于是主动接下了修复的工作。

下面请欣赏塞西莉亚·马蒂斯·吉米内斯的豪放派画作:

哈啊,你要不把原作放到一起,菌菌还真以为是只从动物园跑出来偷穿人类衣服的猴子呢……

塞西莉亚成为了当地人的笑柄,“猴子耶稣”也成了全世界人民的笑柄。

但,因为画被改得太魔性,这个小教堂意外走红,吸引了近15万游客。

只需花费1欧元,就能观看这幅“杰作”,这波不亏。

当地后续还推出了“猴子耶稣”周边产品,书签,笔,杯子,T恤,鼠标垫,徽章,冰箱贴,钥匙扣……赚来的钱不但能养活教堂的两个看护者,还给当地的养老院匀出了资金。

不是每个人都对事态发展感到高兴。原画家的孙子孙女通过律师致信,要求销毁这幅画,因为它给原作品带来耻辱,并“损害家庭荣誉”。

然而,一项专业研究认为,这幅作品不可能复原,而且从本质上讲,塞西莉亚夫人的画作已经成为一幅“新作品”。

耶稣和耶稣他妈,实惨。

让我们再回味一次21世纪最“伟大”画作之一《是谁的眼神锁定我》,品一品圣母的盛世美颜:

不说了,听首《小白船》压压惊去。

-END-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20/jun/22/experts-call-for-regulation-after-latest-botched-art-restoration-in-spain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dec/28/how-monkey-christ-brought-new-life-to-a-quiet-spanish-town

文|陆一

(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