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政府为什么执意要将圣索菲亚改为清真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交谈中东

  土耳其政府周五宣布,将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博物馆改为清真寺。圣索菲亚博物馆是世界著名建筑,东正教的象征,将其从博物馆改为清真寺,引起了全球的广泛关注。

  1、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前世今生

  公元532年,拜占庭帝国(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圣索菲亚大教堂,公元537年建成,在漫长的中世纪,它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堂。

  在被奥斯曼帝国征服之前,这座规模宏大的教堂几易其手:

  537——1054年,拜占庭东正教堂;

  1054——1204年,希腊东正教堂;

  1204——1261年,罗马天主教堂;

  1261——1453年,希腊东正教堂;

  公元1453年,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击败拜占庭帝国,占领君士坦丁堡,将这座城市改名为伊斯坦布尔,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清真寺。

  奥斯曼帝国解体后,1934年,土耳其国父凯末尔下令将其改为博物馆。

  2、 伊斯坦布尔缺清真寺吗?

  土耳其政府为什么执意要将圣索菲亚改为清真寺?伊斯坦布尔缺清真寺吗?2000——2018年,土耳其新修建了17000座清真寺。其实不必引用官方数据。单单走在伊斯坦布尔老城区,就会明白,这座城市并不缺乏清真寺。

  (蓝色清真寺)

  就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前方不足百步的地方,就是伊斯坦布尔苏丹艾哈迈特广场上另一处著名建筑——蓝色清真寺;在伊斯坦布尔大巴扎旁边,是努鲁奥斯曼尼耶清真寺;距离此处不远的伊斯坦布尔大学门口,就是巴耶济德二世清真寺;大学背后的小山顶上,坐落着规模惊人的苏莱曼尼耶清真寺,等等,这些清真寺历史悠久,建筑规模宏大,完全可以满足老城区穆斯林做礼拜的需要。

  (伊斯坦布尔老城)

  当然,土耳其官方也没有以礼拜空间不足为借口。面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希腊、俄罗斯东正教及美国的批评,土耳其政府态度强硬,强调这是土耳其的内政,不容外界说三道四。埃尔多安在声明中说:圣索菲亚成为清真寺后,仍然欢迎海内外游客的到访。

  3、两大文明的碰撞?

  将一座博物馆改为清真寺,的确是土耳其内政。但埃尔多安在圣索菲亚改为清真寺后发表的两份声明,却道出了他的雄心,在面向世界的英文声明中,他说将博物馆改为清真寺只是土耳其主权的实践,圣索菲亚的大门会一直向海内外各界敞开。

  (英文声明)

  但在面向穆斯林的阿拉伯文声明中,他则强调:圣索菲亚的“复活”是阿克萨清真寺走向自由的标志,是向所有象征我们文明的城市——从布哈拉到安达卢西亚的问候。

  (阿拉伯文声明)

  一目了然,土耳其政府将圣索菲亚从博物馆改为清真寺,就是将象征着基督教文明的“他们”与象征着伊斯兰文明的“我们”区分开来。

  奥斯曼帝国解体近百年来,土耳其以欧洲国家自居,加入欧盟,融入欧洲一直是其外交重点,埃尔多安执政以来,面对入欧谈判屡屡失败,土耳其人的目光开始更多地转向到中东地区,这一点从它深度介入叙利亚战争,如今又将手伸向了北非的利比亚就可以看出来。

  阿拉伯之春发生后,埃及元气大伤、伊拉克一蹶不振、叙利亚陷入内战、沙特独木难支,而未受影响的伊朗和土耳其后来居上,在地区的影响力大幅提升,中东事务的主导者由阿拉伯人开始转向波斯人和突厥人。

  (苏莱曼尼耶清真寺)

  为塑造伊斯兰世界领导者形象,埃尔多安屡次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发声,此番声明,他再次提到阿克萨清真寺,就是击中穆斯林的痛点,俨然一副我将圣索菲亚改为清真寺,为全体穆斯林在面对犹太——基督教文明时扳回一局的伟岸形象。并提到了从中亚的布哈拉到欧洲的穆斯林故土——西班牙,可讲其雄心壮志之大。

  4、伊斯兰主义和我们的时代

  奥斯曼帝国解体后,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奉行的是世俗主义政策,对土耳其社会方方面面进行了重大改革。时过境迁,百年之后,当年的世俗化政策,有的确实过于激进,不符合这个时代的主流价值观。埃尔多安对某些政策进行适当的修正,也贴合实际情况。

  然而,埃尔多安并不满足于适当修正过去的政策,他显然有将土耳其拉到天平另一端的想法,在伊斯兰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将圣索菲亚博物馆改为清真寺就是最新的例证。

  (努鲁奥斯曼尼耶清真寺)

  埃尔多安在伊斯兰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引人思考的是,土耳其在实行了近百年的强力世俗化之后,伊斯兰主义到底为什么依然有土壤复活?

  任何一种思潮都有鲜明的时代烙印,伊斯兰社会也不例外。近代以来,西方的政坛或曰执政理念之争是左右之争,自由派与保守派之争。而在伊斯兰世界,就表现为世俗化与伊斯兰主义之争,这两种理念就像一个钟摆,来回摇摆。奥斯曼帝国后期,面对西方的船舰利炮,如同彼时的大清国一样,伊斯兰世界也意识到了西方的先进性。在20世纪初,土耳其、伊朗、阿富汗等伊斯兰国家的统治者纷纷仿效西方,在国内强力推行西式民主、礼仪风俗,以期让国家发展壮大,不再受列强的欺侮。

  (金角湾畔)

  在此期间,阿拉伯国家同样经历了一股世俗化浪潮,并产生了泛伊斯兰主义、泛阿拉伯主义等各种思潮,但阿拉伯国家在五次阿以战争中被打败,挫败感使泛阿拉伯主义偃旗息鼓。在实行了半个世纪的世俗化政策后,国家依然积贫积弱,许多人开始质疑世俗化对国家的现代化到底有没有帮助?另一方面,各国世俗化政策几乎都是靠政治强人强力推动,一旦强人陨落,宗教就会卷土重来。中东的政治,就是强人与宗教在反复拉锯,反复争夺民众。

  到了上世纪70、80年代,伊斯兰主义开始重返政治舞台。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推翻巴列维国王,霍梅尼建立了伊斯兰共和国;在阿富汗,苏联战争结束后,塔利班崛起,在国内推行了全面的伊斯兰化;在阿拉伯世界,各国的穆兄会活动频繁。21世纪初,在埃尔多安的推动下,土耳其也逐渐走向伊斯兰化。

  (伊斯坦布尔老城一角)

  经过了近百年的发展,土耳其已成地区强国,中等收入国家。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积贫积弱,差点亡国灭种的奥斯曼。当年她只能仰视、拼命效仿的法国、英国等西方列强,如今也不放在她的眼里。在叙利亚、利比亚,土耳其在与法国的明争暗斗中寸步不让,立占上风。所以,她要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作为全国绝大部分民众都是穆斯林的国度,不走西式道路,能选的就是伊斯兰道路。埃尔多安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再加上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才能一次又一次地赢得选举,始终处于权力的顶峰。

  当然,每个国家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时代纷纷扰扰,钟摆摇来摆去,圣索菲亚矗立千年,它见证了自己的四周竖起了高大的宣礼塔,见证了几位奥斯曼苏丹将自己的陵寝安放在院落,也见证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塔克西姆广场)

  我最后一次去土耳其的时候,伊斯坦布尔塔克西姆广场上的清真寺主体结构已经初具规模,现在估计依然完工了吧?站在广场上,左边是东正教堂、中间是解放纪念碑,右边是清真寺,这,就是土耳其的昨天、今天与明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