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不惜代价财相”苏纳克:承诺了那么多钱,都从哪儿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最英国

 

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2020年2月出任财相时,是唐宁街11号财相官邸历史上最年轻的主人,才39岁。新冠疫情蔓延,英国进入全民居家隔离抗疫期间,他度过了40岁生日。

这段时间,他的媒体曝光率很高。一上任就面临新冠疫情重创经济,国计民生遭遇危机。他所面对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挑战:带领英国走出病毒大流行和经济活动大幅度停滞的困境。

2月份上任时被问到准备怎么扶持被新冠疫情和防疫措施重创的经济,他回答将 “不惜代价,竭尽所能 ” 。

7月8日,苏纳克公布夏季财政预算案, 在紧急开支计划名下,一个个数字报出来,一项项扶持和刺激措施公布出来,有人欢呼有人摇头,有人惊叹“疯狂”,也有人提出赤字问题。(旧文回顾:? 这次,英国政府又疯了! )

然而,这并不出人意料。

自从接替贾维德(Sajid Jarvid)出任财相以来,人们给苏纳克起了不少绰号,除了“不惜代价财相”,还有“性感迷人的里希”(Dishy Rishi),“英国经济绝地武士”和“穿防护服的圣诞老人”,也有不少人叫他“可能的未来首相”。

解封和重启经济需要大量财政投入。除了那些绰号、昵称,很多人有一个共同的问号:这个国库的新管家会不会慷慨解囊,会慷慨到什么程度?

个人“品牌”

英国主要民意调查网站之一YouGov的数据显示,英国公众 对苏纳克上任后的表现基本上是认可的,支持率始终平稳保持在半数以上。

虽然他的风格跟顶头上司约翰逊首相非常不同,给人印象是沉稳、规矩,不张扬,而且喜欢整洁的发型,但显然他已经开始创自己的品牌 —“里希品牌”,打造自己的公共形象。

他会在社交媒体上发自己的照片,比如自己身穿灰色连帽运动衫坐在电脑前,在百货公司约翰·路易斯(John Lewis)乘自动扶梯。

最新照片是他到一家日本餐馆帮工,以身作则推动餐饮业复苏,鼓励公众多下馆子。他端盘子上菜的照片也招来不少批评,因为“显然不符合间隔2米的安全社交距离”,而且没有戴口罩啊~

这些轻松花絮之外,作为财相的苏纳克更令人关注的是他准备如何重振英国经济,帮助几近瘫痪的小本经营者和服务业恢复常态。

苏纳克的风格跟首相约翰逊不同。

移民之子和私校

苏纳克的父母从东非移民到英国,都是印度裔。父亲是全科医生,母亲经营自己的独立药房。

他出生在英格兰南安普敦,自幼目睹父亲服务社区,对其奉献社区的精神感到钦佩,而在母亲的药房帮忙期间,苏纳克上了人生第一堂商业管理课。

苏纳克接受的是英国贵族式教育。他从温切斯特公学毕业后进入牛津大学攻读哲学、政治和经济学。本科毕业后又到美国常春藤学府之一的斯坦福大学读MBA。

在斯坦福求学期间,苏纳克遇到了现在的妻子阿克莎塔·穆尔蒂;她的父亲是印度亿万富翁、IT服务业巨头Infosys联合创始人纳拉亚纳·穆尔蒂(Narayana Murthy)。

苏纳克夫妇现有两个女儿,事业顺风顺水的时候,家庭也可以说是幸福美满。

他毕业后先后就职于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和一家对冲基金,在步入政坛前曾与人共同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

2015年,苏纳克当选约克郡里士满选区保守党议员,住在诺萨勒顿镇(Northallerton)郊外的科比西格斯顿(Kirby Sigston)。

今年2月14日,英国政府新内阁亮相。右二是新财相苏纳克(Rishi Sunak)

壕情拨款

英国政府能否经住考验?

7月上旬,苏纳克宣布追加新冠疫情紧急应对计划开支, 在原来的1900亿英镑基础上追加300亿英镑。

一般来说,在拨款、花钱的时候财相总是比较容易收获好评和支持。但苏纳克收获赞誉更多是: 因为他摈弃晦涩艰深的术语,语言平实,而且看来是准备不惜代价、竭尽所能让经济摆脱危机!

当然,这之中也有批评。一部分人认为这些最新举措还是过于谨慎,另一部分人认为救助工具失之粗钝,不够精准, 导致一些不需要帮助的人也得到补助,而最需要的人却得不到足够补偿。

虽然经济学家们现在没有高喊警惕赤字,但英国确实在迅速累积债务,而这将为未来许多年的经济发展蒙上阴影。

不过迄今为止,苏纳克展示的无畏气概,今后几个月中将在这些问题上受到进一步考验。

“里希经济学”(Rishinomics)

苏纳克在议会公布夏季财政预算方案时曾有这样的表述:他应对危机的攻略打破了“陈规教条的约束”。

可以说,意识形态在新冠疫情危机的利齿之下基本上被抛在脑后,议员们和政府官员在大幅度增加举债、扩大财政开支问题上找到了共同语言。

脱欧公投前,苏纳克曾为投欧阵营摇旗呐喊。 据《约克郡邮报》报道,他当时表示脱欧将使英国“更自由、更公平、更繁荣”;他认为欧盟的官僚主义繁文缛节对英国的企业不利,但希望与欧盟保持自由贸易关系,对脱欧后英国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也表示乐观。

另一个支持脱欧的原因,苏纳克解释说,是移民政策,具体而言是改变移民规则。 他说:“我相信适度接受移民可以使我们国家受益。但是,我们必须控制边境。”

前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 )的脱欧协议三次提交议会表决, 他三次投票赞成。但是,他也很早就站到鲍里斯·约翰逊的阵营,成为坚定的支持者。

为此获得的回报是仕途更上一层楼,2019年7月从地方政府部长晋升到财政部第三把交椅 — 财政部秘书长(Chief Secretary to Treasury)。

2020年2月,脱欧后的政坛地震和新冠疫情接踵而至, 一直与首相和首相智囊不太和睦的前财相贾维德(Sajid Javid)跟唐宁街10号博弈败退,被迫辞职,苏纳克接班。

履新之际,离3月底公布春季财政预算案只有数周时间,苏纳克事先声明肯定要推迟。

《卫报》二月份报道说,前财相贾维德去年秋季做了15年来最大胆的减税增开支预案,约翰逊嫌不够大胆。约翰逊希望看到扩张性的、刺激经济立刻大幅增长的预算案,里面要包含减税和增大基建开支的内容。

Image caption苏纳克(左)和前任财相贾维德。英国媒体评论说,除了同样来自南亚移民家庭,贾维德和苏纳克几乎没有其它共同点。

「二代移民」身份

不希望种族歧视发生

和他的前任贾维德一样,苏纳克属于出生在英国的第二代移民。外国移民血统和少数族裔这种身份识别对他来说很重要。

2018年,他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提到父母都是南亚移民,“就文化教育而言,我周末会去印度教的庙宇——我是印度教徒,但星期六 我也会参加南安普顿足球俱乐部的比赛;我是两头兼顾,什么都参与。”

被问及种族歧视的话题,他表示:自己成长过程中没有太多遭遇种族歧视的经历,但确实有一件事一直难以释怀。

那是他十来岁的时候,有一次跟弟弟妹妹一起出去玩,进了一家快餐店。他在照顾弟弟妹妹,坐在附近餐桌的人出言不逊,“他们说了些令人非常不愉快的话,用了P字(英语中对巴基斯坦或南亚裔人的蔑称)。”

苏纳克说,被人无端辱骂,他永远记得那种痛,“像针一样刺痛,烙在我的记忆中,我至今记忆犹新。侮辱可以表现为许多不同的方式。”

他表示,希望种族歧视的事情越来越少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