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举扩军要当“印太强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7月1日,澳大利亚发布 《2020年国防战略修订》和《2020年部队结构计划》,澳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发表演讲时承诺,将在未来10年投入2700亿澳元(约合1869亿美元)研发并升级作战能力,并将加强对印太地区的关注。  (资料图片)

澳大利亚国防部近日公布《2020年国防战略修订》和《2020年部队结构计划》,宣布澳未来10年将投入2700亿澳元(约合1.3万亿元人民币)国防预算加强国防能力建设。澳新版国防战略将印度洋东北部到西太平洋的印太地区视为澳直接战略利益区,也是国防规划的重点区域。

在文件发布仪式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发表演讲时称,澳大利亚正面临二战后最严峻的国际环境,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同时,需要为一个“更贫穷、更危险和更无序的后疫情世界做准备”,澳将把军事重点转向印太地区。澳新版国防战略暴露其在军事领域的勃勃野心,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

扩军意在印太

“新的国防战略是澳数十年来军事态势最重大的调整,标志着澳在全球角色上的重大转变。”《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称。

根据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澳此次军事投入预算涵盖海军、空军、陆军、信息与网络和航天领域,且军事装备进攻性明显增强。澳大利亚第九新闻频道报道称,此次国防预算的一半以上将用来提高澳空中和海上力量,其中包括对澳海军进行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更新,计划购买世界最先进的攻击战斗机,采购先进的海上远程导弹和反舰武器等。由此可见,此次国防战略的重点是加强远程打击能力和网络战能力,目标是向整个印太地区投放兵力。

2016年《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中承诺,澳10年内投入的国防开支额为1950亿澳元(约合9518元人民币),今年新版国防计划提出未来10年投入国防开支2700亿澳元,比2016年增加40%,相当于澳全年GDP的2%。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学者彼得·詹宁斯表示,自澳在2016年发布国防白皮书以来,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新国防战略的目的是在短期内增强国防力量的打击能力,而不是专注于建造二三十年后才能准备就绪的潜艇。澳大利亚必须担心2020年以及未来一到两年的情况。

据英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后疫情时代的世界将变得“更为贫穷、更为危险和缺乏秩序”,而印太地区是战略竞争加剧的“震中”,领土争端造成的紧张局势正在整个印太地区上升,误判甚至对抗冲突的风险正在不断提升。地区军事现代化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出现。澳将竭力保护自身和本地区其他国家的民主价值,而“军力增强将有助于阻止战争”。

“莫里森政府有一个中等强国梦,并将军事国防作为建设中等强国的重要着力点。新版国防战略一方面加大整体国防资金投入,另一方面侧重提升海洋封锁能力、海上控制能力和海上兵力投送能力,推进澳海洋战略,以构建海上军事强国。”中国社会科学院海疆智库高级研究员王晓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迎合“印太战略”

新加坡《联合早报》分析称:“在莫里森眼中,印太地区是这个时代占据统治地位的全球竞赛焦点。”

澳大利亚西邻马六甲海峡和南海航道,东接关岛、夏威夷岛等美国重要军事基地,是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中心与枢纽,也是美国“印太战略”的前沿堡垒和全球布局中不可或缺的支点。澳此次国防战略更新与迎合美国“印太战略”密切相关。

2017年12月,美国颁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提出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即“印太战略”,美国认为印太地区在美国全球战略布局中位居第一,必须整合美军事意愿和军事能力,以便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竞争,并阻止在该地区出现不利于美国的变化。《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中明确指出,中国是美国世界地位的头号威胁,并且将这一威胁指向于印太地区。

“澳新版国防战略对美国印太战略的配合迹象非常明显。”王晓鹏分析,近年来,美国现任政府力推“印太战略”从概念阶段进入实操阶段。如果说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美国只是把澳当做一个普通的亚太地区军事盟友,那么,在目前美国政府推行的“印太战略”中,澳独有的地理位置使其可能成为印太地区的中心环节。

然而,澳美军事同盟关系并非坚不可破。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发表文章称,澳新版国防战略急于“转向”与澳认为澳美联盟变得越来越不可靠有关。新版国防战略将澳防务战略重点重新转向本地区,并更多依靠自己应对问题,可以理解为,澳开始为未来做规划,因为未来美国可能不再那么可靠,不再那么坚决地在崛起的中国面前捍卫澳利益。

王晓鹏指出,从整体战略上看,新版国防战略更趋于强硬,配合美国“印太战略”,加强澳美军事同盟关系。从具体落实部分上看,澳通过新版国防战略,增强自身海空防务力量。这也反映出,近年来美国政府奉行“美国优先”,以美国一国利益为准绳,塑造地区同盟体系,澳对此心知肚明。澳一方面想依托美国打造的美日澳三方机制、美日印澳四方机制,借澳美军事同盟力量增强在印太地区影响力;另一方面希望通过新版国防战略,增强自身独立行动能力。

臆想“遏制中国”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虽然莫里森避免将澳新版国防战略与来自中国的威胁直接联系起来,但他提到中国卷入争端的数个地区:中印边境、南海和东海。英国路透社援引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国际安全项目主任罗杰文的话说:“中国是房间里不言而喻的大象。”多家外媒报道称,澳新版国防战略的主要目的是“抵御中国”。

“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我们已经进入一个新的、不那么温和的战略时代。”法新社称,莫里森在演讲中说这番话时,指的是当下美国无可置疑的霸权终结,以及中国日益自信的崛起。尽管这个2500万人口的国家在该地区无法与其认为的竞争对手——中国相匹敌,但莫里森仍将澳定义为一个致力于“不接受胁迫和霸权的印太地区强国”。

“澳大利亚不能再在涉华问题方面‘犯糊涂’了!”王晓鹏指出,澳在战略和政策两方面处于非常分裂的状态。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第一大旅游收入来源国和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两国经贸往来十分密切。尤其近半年来,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澳对华经贸关系已深深影响澳国内经济发展,澳国内各界对此感受强烈。但非常遗憾,莫里森政府很大程度上忽视了这个问题,在军事战略方面一味配合美国,大搞军事扩张,这与澳国家利益整体上是相背离的,是注定无法成功的。

英国《卫报》发表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外交政策和国防研究员、副教授布伦丹·托马斯-努恩的文章称,澳大利亚的确面临“国防威胁”,但澳大利亚体量远小于中国,不可能和中国同台竞技。政治上,澳大利亚政府也很难确定自己愿意冒多大的军事和地缘政治风险。澳大利亚应该和中国增加交流而不是遏止中国。

“澳国防战略的调整,将给印太地区局势,特别是地区海洋局势带来更多不确定性。澳参与美国在印太地区更多的军事互动,将使地区争端复杂化、扩大化。”王晓鹏指出,澳是美国推进“印太战略”的棋子,美国正逐渐将澳在地缘战略方面的价值榨干。但当美国阶段性战略目标达成后,美国可能对澳进行新一轮的战略忽视,澳与美国在军事战略上捆绑得越紧,离澳真正的国家利益越远。而澳与中国的全方位合作,对澳大利亚经济社会全面发展而言是一个十分关键的因素。“生存和面子问题哪个重要?澳应该思考清楚。”(记者 高乔)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7月16日   第 06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