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犯竞选大忌?选前4个月临阵换将!但拜登还不能高兴得太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冰汝看美国

一般来讲,在距离美国总统大选不到4个月的时更换竞选经理,不是一个好兆头。但不走寻常路的特朗普,就这么做了!外界纷纷猜测他的竞选活动正处于危机当中,这场危机不仅可能中断他的总统之路,还可能颠覆整个共和党。选前的临阵换将,将对特朗普的选情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特朗普曾威胁起诉爱将

上周特朗普让干了两年多的竞选经理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下课”了, 由副竞选经理斯蒂平(Bill Stepien)接替。

帕斯卡尔,44岁

从今年春季开始,几乎在所有公共和私人民调中,特朗普都全线落后于拜登。自2018年2月就开始担任特朗普竞选经理的帕斯卡尔,自然成为了“背锅侠”。不过他并没有被特朗普踢出局,而是将成为负责数据和数字业务的高级顾问。其实帕斯卡尔自2011年就开始为特朗普集团效力,他是网页设计师出身,2015到2016年,负责筹建特朗普的竞选网站,网络筹款等。

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很高兴宣布斯蒂平 (Bill Stepien)担任竞选经理,帕斯卡尔与我一起共事了很长时间,他将会继续领导我们团队的数字和数据战略,同时担任竞选高级顾问。这两位干将都参与了2016年胜利竞选,我期待着与他们一起取得第二次重大胜利。

斯蒂平,42岁

在特朗普参选后,帕斯卡尔负责特朗普的社交媒体广告,以及民调数据。2016年他立下的一个大功就是他预估弗吉尼亚和俄亥俄很难翻红,于是把竞选资金投入到了密歇根和威斯康辛这两个民主党的地盘,这也直接促使特朗普跑去这两个州宣讲竞选。而这两个州都是完全被希拉里忽视的地方。事实证明,帕斯卡尔赌对了!特朗普在这两个民主党的地盘拿下了历史性的胜利。

2018年荣升“竞选经理”一职后,帕斯卡尔引发了很多争议。比如他被认为以权谋私,通过大选让自己的公司和身边的人受益。2019年8月,CNN报道说支持特朗普的一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向帕斯卡尔妻子的公司支付了一笔高额费用;另外帕斯卡尔作为竞选经理还经常“越界”,比如把自己的名字印在筹款活动中,把自己的头像印在竞选广告中。。。特朗普对这些小动作当然是有所察觉的。

美国媒体制作的图片讽刺帕斯卡尔

上个月在Tulsa的“百万人”竞选集会,最后稀稀拉拉的来了6000人,体育馆内大片空场。而这件事帕斯卡尔“功不可没”,因为他被抖音海外版的用户给忽悠了!小年轻们为了报复特朗普可能封杀TikTok, 于是奔走呼号,号召小伙伴们去特朗普的竞选网站注册,最后真的有100万人报名参加特朗普的竞选造势活动。但实际情况如下图?

特朗普竞选团队不得不在活动开始不到两个小时前,发短信告诉支持者们,场内还有位置,你们快来哦!

特朗普对帕斯卡尔的不满也不是一两天了。早在4月,就有媒体报道说特朗普对帕斯卡尔发飙了,在电话上把一系列不如意的民调结果归罪于帕斯卡尔,甚至在电话中威胁要起诉他。而熟悉特朗普性情的帕斯卡尔最后回了一句:I love you,too. 然后,帕斯卡尔立即从佛罗里达家里飞来华盛顿当面向老板请罪。后来两人就和好了。

就在特朗普发飙前两天,帕斯卡尔和其他几位顾问给特朗普展示了共和党的内部民调,结果显示在几个关键州特朗普都不如拜登。帕斯卡尔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马克丹尼尔都敦促特朗普不要再开每日新冠记者会了!有害无利。但特朗普认为,不是记者会搞砸了,而是他不能到处去选举造势,才让民调数据没上来。不过顾问的意见特朗普还是听进去了的,白宫新冠记者会后来基本就取消了(最近开始有所恢复)。

特朗普还发推回应CNN和纽约时报的报道说:Fake News!帕斯卡尔跟了我这么多年了,还帮我赢得了大选。我才不会对他大声嚷嚷呢!

话虽如此,但特朗普对民调的不满是难以掩饰的。上周发布的几项最新民调都很不乐观,RealClearPolitics的全国民调显示,目前特朗普综合民调落后拜登8.6个百分点,好几个权威民调中特朗普甚至落后两位数!

而自从进入21世纪以来,没有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在民调指数落后如此之多的情况下最后赢得大选。

美国大选黑天鹅

特朗普在大选年突然遭遇到“黑天鹅”,这几个月可谓是焦头烂额。新冠疫情在美国造成了14万人的死亡,特朗普的防疫行动备受批评。经济陷入泥潭之中,失业率在疫情期间一度跌至历史最低。而5月在明尼苏达州的安纳波利斯的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也在全国范围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Black Life Matters”的非裔平权运动。这三件事一并撼动了特朗普原本相对稳固的选举大盘。

此外,让特朗普头疼不已的小事儿也不断发生:美国最高法院上周就他的个人纳税纪律做出了不利判罚。此外,前白宫安全顾问约翰·波尔顿和他的侄女玛丽·特朗普的两本书,从白宫事务到特朗普的家庭生活,各种“问题”通通被扒出来。特朗普发推特说,自己成了‘畅销书俱乐部’终极会员。

特朗普推文说:“我是本月“畅销书俱乐部”的终极会员。首先有一位龌龊的假人(lowlife dummy)博尔顿,一个好战的傻子,他的书泄漏了大量机密信息,违反法律和保密协议。他就是急于修复信誉,再赚点小钱。这些钱无论如何都将会上交给政府。接下来是玛丽.特朗普,这个我很少见到的侄女,她根本不了解我,现在讲关于我父母和我的一些虚假的事情,这也违反了她签署的保密协议。她还违法泄漏我的纳税记录。她一团糟!写我的书太多了!有的是好的,有的是坏的,令我高兴和悲哀的是,但还会有更多!”

现在连共和党内部都承认特朗普目前遇到了大麻烦。共和党竞选战略师Alex Conant表示:“情况不利的原因多种多样,但是在大选到来的4个月前,落后如此之多,局面确实相当的困难。”

昔日“旧人“回归白宫

新任竞选经理斯蒂平曾经是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州长竞选的经理和副幕僚长。但因为克里斯蒂后来陷入“堵桥丑闻”(手下利用职权造成了一处桥梁多日拥堵),斯蒂平也因此而跌了饭碗。2016年他被库什纳邀请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特朗普当选后,斯蒂平升为“白宫政治主任”,主要任务就是争取共和党人支持特朗普的政治议程。不过在2018年共和党中期选举失利后,斯蒂平暂别白宫,专注于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工作。

与帕斯卡尔相比,斯蒂平为人更加低调。他成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副经理是今年5月库什纳提拔的。有传闻说,库什纳这么做的原因是以防帕斯卡尔如果走人,有自己人能够立即顶替。

斯蒂平在他上任之后的第一封公开邮件表示:“距离大选还有109天,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赢得选举日之前的每一天。如果我们比拜登多赢一天,那么特朗普总统就会连任。我们会将拜登树立为一个极左派的工具,而他的失败只能反映出特朗普总统不可否认的成功。在2016年时,相同的媒体所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希拉里会赢得大选,他们在2020还在故技重施,但是这不会奏效。”

但无论是帕斯卡尔还是斯蒂平担任竞选经理,其实都形同虚设。经常看白宫新闻的人都知道,特朗普是自己的白宫发言人。其实在特朗普竞选团队中,他也是自己的竞选经理,其他人难以取代。

在特朗普竞选阵营中,级别是这样分的:最高级领导当然是特朗普,一切由他拍板;然后是他的女婿库什纳,负责来贯彻特朗普的想法;再往下就是帕斯卡尔,斯蒂平等人,负责落实。这两位干将都是库什纳招入特朗普竞选阵营的,他俩都参与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最近,特朗普还召回了一位“旧人”,2016年大选的关键人物米勒(Jason Miller)。米勒今年开始与白宫前军事爷班农搞了一个podcast,叫做“班农的战争室”,在场外为特朗普助威,深得他的喜爱。

2016年的时候,米勒,斯蒂平还有大美女希克斯组成了“黄金三角”,他们三人高度协调合作,来完成特朗普的竞选工作。

2016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主力军

希克斯在3月就已经重返白宫了,而除了她,特朗普还召回了另一位2016的功臣威尔斯(Susie Wiles)。还有传闻说,最近特朗普对班农的评价越来越积极,说不定哪天就把他再请回来了。

特朗普集会新花样

由于新冠疫情反弹,特朗普原本重启的竞选集会活动又被耽误了。在Tulsa的竞选集会最终草草收场,还有8位工作人员在那次集会中感染了新冠,让他非常不爽。而原定于上周末在新罕布什尔朴茨茅斯的另一场选举集会,因为天气原因而被取消。接下来特朗普是继续举行大型选举集会,还是采取其它方式?这也是斯蒂平担任竞选经理后,要面临的头号难题。

这周特朗普阵营变出了一个新花样来与选民互动,那就是“视频会议”模式。上周五,特朗普第一次举办了自己的“视频竞选大会”,在23分钟的时间中,和选民们聊到了各种问题。他还将在周二参加首次数字募捐活动。

特朗普在视频会议上告诉支持者:“我非常希望和大家在一起,但是现在这样是最好的和大家见面的方式。我们在治疗和疫苗方面都做的很好,但是在问题解决之前,要进行大规模的大型集会非常困难。所以我和大家来通过电话集会,我们称这种方式为特朗普集会。”

在民主党那边,拜登的选举已经完全“数字化”了,但是特朗普才刚刚开始探索。不过特朗普竞选阵营的媒体经理蒂姆·默特(Tim Murtaugh)表示:“特朗普的竞选集会是不可比拟的,这是美国政治史上独特的现象,这样的体验同样无法复制。”

即将在8月重磅登场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和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也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风格。民主党这边基本上会实现会议虚拟化,党代表不用亲临现场,会场估计容纳1000-1500人。而共和党虽然也缩小了规模,预案来5万人参加的盛事,最终会有大约6000人参会。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康威(Kellyanne Conway)说:我们不会办太小型的,民主党说我们要从5万人削减到300人?我们才不会呢,不然搞得像小型的“二婚婚礼”。

特朗普的警钟

如果说特朗普落后拜登两位数的全国民调参考意义不大,那么美国摇摆州的民调数据就让特朗普彻底无法安心了。

在他2016年以微弱优势夺取的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州这三个蓝州,目前没有翻盘的迹象;在他2016年以大比分夺得的俄亥俄和艾奥瓦州,目前拜登也处于大幅领先?

而在2016年特朗普全部拿下的南部关键州,佛罗里达,北卡,亚利桑那,佐治亚,甚至连得克萨斯他也没有看到绝对优势。

特朗普不仅失去自己曾经的地盘,他在希望扩张的版图,包括明尼苏达,新罕布什尔,内华达也同样没有看到太大希望。

四年前大部分的美国人虽然对特朗普个人持负面评价,但是对于他拉动美国经济复苏大部分是予以肯定的。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特朗普几乎所有经济成就都要被新冠给拉垮了。昆尼皮亚克大学7月15日的民调显示,59%的美国民众更支持拜登管理国家经济的能力,支持特朗普的人只有35%。

这让民主党信心倍增,放话说:“在未来的四个月里,无论发生了什么,即使是新冠消失并且经济恢复,特朗普依然会是那个特朗普,看不出他会有机会能赢得连任。”

但是,特朗普阵营临选前大调整,就说明特朗普机会渺茫了吗?并不一定。2016年大选的时候,特朗普在8月把康威从克鲁兹的阵营挖过来担任竞选经理,而在康威之前,特朗普已经换过3位竞选经理了。谁当特朗普的竞选经理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特朗普团队必须想出新的策略,来扭转现在的颓势。

特朗普连任之路现在赌上了两点:第一,他的支持者仍然是沉默的大多数;第二,新冠疫苗在将秋季取得突破性进展,新冠病例大幅减少。美国大选就是一场赌博,撑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