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为何产生越来越多的反智人群和政客?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高见高论

  在中国老百姓的印象中,美国英国等欧美国家都是发达国家,民众的教育文化水平和科学素养都挺高。但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这些国家的政客和民众在疫情中的弱智表现让中国民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也使得中国民众眼中英美发达国家民众高素质的印象完全逆转。

  在这次应对新冠病毒疫情过程中,英美国家充斥着许多的弱智或者说是反智言论和行为。比如英美等国的很多民众竟然相信新冠病毒可以通过5G信号传播,而且认为佩戴口罩里面的金属支撑条是5G天线,佩戴口罩不仅容易感染新冠病毒肺炎,还容易引发癌症。这些在中国民众眼中非常弱智的言论,不仅在英美发达国家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而且一些民众还打砸和火烧5G信号塔,集会游行抗议政府发布的佩戴口罩的规定,认为强迫民众佩戴口罩是政府的阴谋。这让美国一些大的新闻电视台都看不下去了,为此专门做节目向公众澄清,5G信号塔不会传播病毒,口罩绝不可能导致感染新冠病毒和引发癌症。这些节目还苦口婆心的解释,口罩里用来使得口罩和面部更加贴合的金属或金属塑料复合材质的支撑条,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还没有手机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出来并大规模使用了。然而,这并没有减弱西方社会中的这种反智主义潮流。

  如果认为上述言论仅仅是在英美国家普通民众之间广泛传播的弱智言论,那就大错特错了。英美国家的精英阶层同样存在着类似的弱智言论,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向人体注射消毒水杀病毒的言论。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竟然公开声称由于消毒水具有杀死新冠病毒的作用,因此如果往人体的肺部注射消毒水或者直接饮用消毒水就可以杀死人体内的新冠病毒。这种脱离了常识的反智言论虽然被引发世界的哗然和嘲弄,但是却被一些美国民众视为治疗和预防新冠病毒的良方而以身实践。结果,在特朗普新闻发布会后不久,美国的911接到民众因为误服消毒水而导致中毒的报警和救助电话激增,不幸的是一些美国民众还为此丢掉了性命。

  这样的现象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英美等发达国家上演,这着实让人惊讶不已。但是这种现象持续发生并非偶然,折射出了西方发达国家社会近年来发展中的一个突出现象,那就是民众和社会的反智主义倾向越来越浓厚。反智主义这个词最早出自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斯塔特在1962年出版的《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一书。这本书给出的定义就是社会各界知识分子或精英的见解与行为脱离民意引起民众的不理解或攻击,导致民众反对权威和知识,认为自己拥有评价和解释事物的权利。可以说反智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有一定的历史传承的。随着当前全球经济进入下行通道,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导致民众的失业率居高不下,西方国家政府在面对当前纷繁复杂的局面时应对失措,这不仅加剧了民众对政府的失望情绪,更是推动了反智主义言论和行为进入了新的高潮期。现在西方国家中的反智主义已经发展为“三反”运动,即反社会、反科学、反文明。

  中国的民众也就愈发的好奇,为什么在号称代表着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发达国家中竟然存在着如此广泛的反智言论和行为?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因素造成的呢?

  1

  政治分裂是反制主义蔓延的体制性原因。西方国家一直将其民主选举制度视为圭臬,同时由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采取了政党轮换制,政党轮换制为代表的的民主选举制度使得西方国家中的政党轮换成为国家政治生活的常态。这种常态对政客而言最重要的是要赢得选民的选票,从而执掌政权。也就是说选票是最重要的政治资源。如何吸引民众的支持和选票,也自然成为政客们最为关心和在意的事情。

  两党制或者多党制的国家中,各个党一般而言都有自己的支持基本盘,而党制定的政策和目标也首先要服务和满足于自己的基本盘。随着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政党之间的政策的趋同性越来越明显,甚至各国的政党为最大程度上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而改走中间路线,政党之间的政策一度失去了明确的界限。这就导致政党之间的差别越来越不明显,而选民在选举投票时对政策无法精准的识别,更多时候已经不在关心政策内容,而是站在党派属性的立场上投票。也就是说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民众的立场和观点,已经不再基于政策的本身或者是目标的本身,而是基于政党甚至是政党领袖的立场。

  西方国家政党为了取悦自己的选民,也是使出了浑身的招数,尤其是在一些观点和立场上把自己塑造的更加鲜明,以与对手拉开距离进而凸显自身政党立场特色。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堕胎、同性恋、气候变化等问题上都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和立场。共和党的特朗普在上台后表现的更加突出,他不仅将民主党的奥巴马制定的医疗法案等一系列重要法案全部撤销,而且还更加突出其民粹主义的特点,更加突出其为美国中下阶层白人代言的特点。特朗普为夯实这一群体的支持,在各种言论上都尽可能地向这些群体的认知靠拢,不惜自欺欺人掩耳盗铃,其中就包括上文所说的喝消毒水能够治疗新冠病毒的反智言论。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佩戴口罩上的立场也是截然不同,共和党坚称佩戴口罩没有必要,口罩是无用的,而民主党则认为佩戴口罩有利于防范病毒的蔓延。从科学的角度上讲,民主党支持的是对的,但是特朗普及其共和党不需要佩戴口罩的言论,在美国却赢得了广泛的支持。

  政党之间的争斗已经习惯性的把对不同事物的不同认识更多冠以“政治化”的色彩。这就导致美国的政客们在很多问题表现得很白痴很反智。原因就是政治的驱动,很多简单问题在美国都已经被操弄成为一个政治性问题,而非科学学性问题。

  2

  英美国家出现如此多的反智言论和行为,跟这些国家的教育体制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中国民众的眼中,美英等发达国家的教育水平是非常高的,民众整个受教育的环境也都是非常不错的,但是实际上英美等发达国家的教育是分层的。从表面上看,所有的孩子都能够接受国家支持的基础义务教育,但实际上由于这些国家近年来的“政治正确”提倡所谓“快乐教育”,使得公立学校对于孩子的基础教育并没有过多严格的要求,很多平民家的孩子就在公立学校中度过了愉快但并未学到更多知识的校园时光,很多孩子甚至可以说是在公立学校中荒废了大好时光。美英等发达国家精英阶层家庭的孩子大多在私立学校学习,而这些国家的高水平基础教育基本上都是在私立学校。私立学校对于学生的基础教育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考核也是非常严厉的。这就导致精英家庭的孩子和普通民众的孩子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但是精英家庭毕竟是少数,社会中更多的是普通家庭的孩子,这必然使得整个社会的认知水平逐年下降。

  在美英等国定居的朋友很清楚,在这些国家如果你的孩子要接受更多的除基础教育外的训练,如艺术、音乐、体育等各项综合素质技能训练,需要付费学习。这也就决定了一个家庭必须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才能够支撑孩子学习这些综合素质技能,才能够支持他们跳出日常生活小圈子去探索外面更大的世界。在美国这样的国家,黑人孩子80%以上都是单亲家庭出生并被抚养长大,这样的家庭背景再加上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这导致黑人群体整体性的受教育水平和科学素养根本没有办法实现提高。尽管有少数的黑人进入精英阶层,但是却无法扭转整个黑人群体教育水平低下,认知素养不高的现状。反智主义的盛行是美英等发达国家国民教育失败的一个重要表现。

  3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人们通过互联网学习和获取信息已经成为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根据有关的调查数据,从互联网上获取信息已经成为民众获得信息的最主要渠道,报纸、广播和电视台等传统媒介的影响日益下降。但是数据网络技术的发展,虽然给民众获取知识和信息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是由于网络信息碎片化的特点,民众从网络中获取的信息更多的是碎片化的信息。这些碎片化的信息不仅使得民众接受的信息不成系统,更多的信息都是片面的。同时,大多数民众本身又不具备对收到的知识进行筛选识别的能力。这就导致民众通过在互联网上获取的知识往往只会是对问题的认知越来越碎片化、片面化,更容易受到网络信息的误导。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在社交媒体和新闻网站的广泛应用,又使得民众在搜索和接受网络提供的信息时,被这些技术手段抓取其喜好和阅读习惯。这些社交媒体和新闻巨头公司通过后台抓取的民众数据,运用大数据的算法,计算出民众最喜欢和最容易接受的信息,对民众进行有目的、有针对性的投其所好推发信息。这种大数据技术的运用,尽管方便了民众可以更多的看到自己喜欢看到的信息,但实际上社交媒体和新闻网站已经将信息进行了筛选,他们所谓的精准信息投放实际上不断的将民众可阅读的信息范围和内容约束在一个狭窄的范围内。这种做法进一步强化了民众对自己观点的循环认证,使得他们越来越对与自己持相同观点的人靠拢甚至抱团,而更加的排斥与其观点相异或相反的人或群体。新一代数据技术的广泛应用在推动社会反智言论和行为的兴起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4

  价值理念也是民众越来越趋于反智的一个重要的推动力。反智群体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别人都是错的,只有我是对的。这一特点也就造就坚持反智主义的西方国家民众越来越不具有包容性,越来越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而且不断的将小圈子打造的更加坚硬,即便撞到南墙也不会回头!

  美国是世界上宗教色彩最强烈的发达国家。美国的宗教色彩不仅贯穿于美国人成长的整个过程,而且贯穿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美国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宗教学院,在这些学院里边除了学习宗教的神学知识并没有开设科学知识等课程,因为这是与宗教神学相悖的。美国信仰宗教的人尽管近年来呈现下降趋势,但是宗教对于个体的影响仍然巨大。这也是为何美国很多人对于已经得到科学证实的事情仍然持怀疑和否定态度的原因。比如,地球是圆的还是平的,这竟然在美国很多群体中竟然还存在争论。认为地球是平的人中,其中不乏NBA球星等一些社会名流。

  美英等发达国家一贯标榜自己的人权自由,但实际上现在西方国家整个社会的趋势是越来越走向极端的自由和不受约束的自由。美国和英国很多大学里的一些黑人学生,随着“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兴起,依仗种族平等的“政治正确”,竟然要求学校在考试时要降低难度以便顺利通过考试,而在法国有些地方的学生为了不进行考试而选择炸掉学校机房。这样弱智、反智事件的发生,已经脱离了西方传统民主价值观对自由的界限。在意大利甚至出现了吉普赛小偷集体上街游行,反对政府的疫情封锁措施,理由就是由于政府的封锁导致无人上街,使他们无人可偷而导致生活困难。这样的奇葩的事情竟然在西方发达国家再三的出现,这的确是对西方倡导的民主自由的极大嘲讽。

  西方国家的这种反智主义传统在当前经济下行和社会整体环境恶化情形的推动下沉渣泛起,已经日益成为制约西方社会文明发展的毒瘤。中国人最善于学习和借鉴别人的经验和教训,在这方面中国更应该注重搞好政治上的团结,把教育搞得更加的公平公正和严格,严格界定民主自由的界限,同时要发挥大数据技术和网络媒体的积极作用。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借鉴西方国家的反智主义的教训,在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中少走弯路,不走邪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