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格勒!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凤凰欧洲

 

影视剧中,神秘的英国情报部门官员,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哥哥麦克罗夫特,以无所不能的形象示人,总能完美地解决一切危机。

而按照英媒的说法,现实中的英国,似乎面临着巨大的威胁,并“研发”了一个新词——伦敦格勒。

英媒称,近来,俄罗斯一直被曝出对英国各方面有着强大的潜在影响力,甚至有不少英国高级官员被“渗透”。

就在前几日发布的英国对于俄罗斯活动的威胁评估报告中,已经提到了对于俄罗斯情报机构在英国的活动,英国没有足够的应对措施。

今日,泰晤士报更是报道了,英国保守党部长受到了与俄罗斯密切相关的资金支持。

泰晤士报本周的另一份报道,还详细分析了在经济方面,俄罗斯在英国盘根错节的势力,和他们对英国社会根深蒂固的影响。

昨晚,保守党的财政状况受到了新的审查,原因是其情报监督委员会的两名国会议员和14名部长接受了与俄罗斯有关的捐款。

选举委员会的纪录显示,内阁的六名成员和八名内阁大臣从与俄罗斯有联系的个人和企业那里收到了数万英镑,捐款是向他们或他们的选民团体作出的。

这个消息的披露是在情报与安全委员会(ISC)发布了俄罗斯报告之后的24小时内进行的,他们同时质疑政府是否允许商业寡头在英国投资数十亿英镑并从高层进行政治干预。

涉及这件事的特蕾莎·维利尔 斯(Theresa Villiers)– 前环境大臣和Mark Pritchard (马克·普里查德) 被要求,将他们收的捐款退还给选区政党或从委员会辞职。

据泰晤士报分析,这些捐款是主要来自卢波夫·切尔努欣 (Lubov Chernukhin) 和亚历山大·特默科 (Alexander Temerko) 或涉及特默科的公司。

维利尔斯夫人于去年10月通过其当地的奇普巴尼特党从切尔努欣夫人那里获得了2,000英镑的报酬,切尔努欣夫人自2012年以来已向保守党捐款约170万英镑。她去年6月从能源公司Aquind(阿奎德)获得5,000英镑的赞助,而俄罗斯国家军火公司前负责人特默科先生是能源公司的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维利尔斯夫人和普里查德先生都没有参加上届议会期间举行的俄罗斯报告的证据会议。

今天早晨,北爱尔兰秘书布兰登·刘易斯在泰晤士电台(Times Radio)上建议,由于某人的国籍而拒绝捐赠是一种“种族主义”的表现,他的此番言论也是在捍卫保守党议员接受这些捐赠的权利。

早些时候在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他称, “您会知道我的捐赠来源的原因是,这些捐赠已作为声明发布并登记在册。捐赠者是英国公民,他们有权在民主进程中充分发挥作用。

“我作为党的(前)主席和获得捐款的国会议员的个人经验来看,他们从未要求过任何东西。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支持保守党。”

那么捐赠者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呢?

53岁的特默科先生和48岁的切尔努欣夫人是英国公民,他们都出生于前苏联,目前他们的捐赠已被宣布是合法的。

在2007年,他们短暂地辞去了工程公司董事的职务,该公司的一部分后来变成了Aquind。这家新公司计划建造一条从英国到法国的海底电缆,而这一项目又与保守党有着密切的联系。

普里查德先生说:“对保守党及其国会议员的所有捐款,都是经过适当的尽职调查后,从被政府允许的来源收到的,这些都是完全遵守法律流程的。”

特默科先生的代言人在接受采访时称:“作为商人,特默科先生支持保守党的商业立场。乌克兰是他的祖国,他感谢保守党支持他的故国抵抗俄罗斯的侵略。”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英国政府所谓的为调查黑钱成立的McMafia机构,在追查数十年来俄罗斯在英国房地产、商业和奢侈品领域投资的数十亿资金的来源方面几乎毫无用处。

知情人士称,“有很多俄罗斯人与普京有很密切的联系,他们很好地融入了英国的商业和社会环境,并因其财富而受到了欢迎。”他们的活动大多集中在伦敦,伦敦也被戏称为“伦敦格勒”,以暗讽俄罗斯在伦敦的势力。

但是俄罗斯又是怎样在这些年间渗透到英国社会的呢?

1. 黄金签证计划

俄罗斯高层对英国影响力的开始可追溯到1990年代中期。当时英国政府试图吸引高资产人士。于是工党在2008年引入了一级投资者制度,即“黄金签证”。他们给予投资者居留权以换取7位数字的投资。

伦敦的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为投资者提供了良好的投资机会。英国欢迎俄罗斯提供的资金,对于这一可观财富的来源,几乎没有人提出任何疑问。当时的英国政府似乎也相信,与俄罗斯的大型公司建立联系是有利的。

2. 驱动力行业

由律师,会计师,公关人员和房地产经纪人组成的“驱动力行业”在扩大俄罗斯影响力中“有意无意地发挥了作用”,这通常与促进俄罗斯对英国的影响有关。

除了专业人士,还有安保公司为最富有的俄罗斯人提供保镖和调查服务。据泰晤士报报道称,英国发展了一个庞大的私人保安行业,以满足俄罗斯精英的需求,在该行业中,公司保护商业寡头及其家人、在竞争对手身上寻找污点,有时还帮助或参与洗钱活动,英媒由此还戏称,伦敦是俄罗斯黑钱的“洗衣机”。

3. 网络攻击

GCHQ(政府通信总部)认为俄罗斯是“高能力的网络参与者”,具有“经过验证的开展行动的能力,可以在任何部门产生广泛的影响”。

这一点早在英国2016年脱欧公投的时候就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过。英媒和许多学者都怀疑俄罗斯利用大量的虚假推特账号,在脱欧公投期间在网络上散布假新闻,从而影响了脱欧公投的结果。

但是在随后的英国国王大学和牛津大学对于这个话题的相关研究中都没有找到俄罗斯干预公投的直接证据。

但本周出炉的俄罗斯报告也称,俄罗斯的网络能力,加上其以恶意身份进行部署的意愿,是令人严重担忧的问题,这对于英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直接和紧急的威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