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强啃老族,豪宅里蹲 72 年不结婚不打扫,遗产花光就自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英国报姐

 

《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男主角是一个热爱文学艺术的家里蹲,他自称高等游民过着啃老的生活。他没法适应日本现代的社畜生活,除了文学和艺术,他很难对其他东西感兴趣。

这样极端的人看上去只能活在电视剧里,但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几年前日本就有一位生活在垃圾堆的独居老人,引起了电视台的注意。

图源:秋秋字幕组

也许有人对他并不陌生,他曾在几年前两次上过《可以到你家跟拍吗》这个节目,

《可以到你家跟拍吗》会在东京随机找路人,问他们能不能去家里坐坐,相对的节目组会支付打车费或便利店买食物的钱。

2016年节目组在东京小岩站附近发现了一名愿意带记者回家的老人。68岁的他独居在东京市中心的代代木区。听闻记者的要求有些讶异,他好心地”警告”记者:我家非常可怕哦。

在去往老人家的过程中,他介绍自己叫前田良久,自称是家里蹲鼻祖,已经有20年没有打扫过房间,没有工作,靠父亲遗产苟且度日。

看到这里还在奇怪,代代木有很多富人区,在这里有自己房子的人,家里还能有多乱?

前田爷爷家白天的样子

记者也许是抱着和我们同样的疑问,来到了前田爷爷的家门口。这是一栋很大的独栋住宅,有自己的前院后院。

但爷爷很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家里大门打不开,只能从竹林里穿到后门进去。竹子疯长的可怕,一点看不到前面的路,可见是很多年没有人打理了。一问才知道,大门已经坏了20年,这个爷爷也从没去修过。

费尽力气走到门口,一拉开门,记者就被震惊了。这么一栋市值过亿的豪宅里,竟然遍地都是垃圾,这么大的房子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房顶漏雨多年,有的部分已经快要塌了

地板上的纳豆盒子堆成了山

腐烂的橘子皮在盘子里堆成了一团难以辨别的褐色物体

刀和筷子就随意扔在地板上

而老人就睡在垃圾堆里的被炉里,老人常躺的地方,榻榻米已经被磨秃露出了木地板

能在这里买得起这么大房子的人,为什么过着像流浪汉一样邋遢肮脏的生活?

在和前田爷爷的交谈中,记者逐渐了解了他的故事。这栋房子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4岁时他和父母、妹妹搬进来。以前这里是爸爸公司给分配的住房,家里后来把它买了下来。

40年前母亲去世,20年前父亲去世,妹妹也在60岁时就去世了。从那时起,未婚未育的他一个人生活在这栋房子里,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滞。

图源:秋秋字幕组

父亲去世后,他不再倒垃圾,不再收拾家里。因为没有工作,他只能靠父亲的遗产勉强生活。为了妥善使用父亲的遗产,每月他只会花费5万日元左右(3300人民币左右),在月均十几万日元消费的东京,算是很低的。

所以,屋里全是纳豆盒子,并不是因为他喜欢吃纳豆,而是因为纳豆是最便宜的小菜之一。他每天都只吃纳豆,洋葱和一些糙米生活。

电饭锅用了20年,全部是食物的污渍,也不会清洗。饭做好后就直接从锅里吃,吃完也不会洗碗,扔在壁橱里第二天继续用。

煤气坏了后他也不用浴室了,已经很久没有洗上身。当然为了省电,夏天他也不开空调,热就用冷水洗洗脖子,以免中暑。

与他邋遢的生活完全相反的是他的开朗,他甚至有些自嘲式的幽默。他很开朗地承认自己是一个废物,他嘲讽自己住在垃圾堆里,打趣地跟节目组说”吃了这里的东西你身体还好吧”。

记者试吃”黑暗料理”

其实,前田曾经有个很幸福的家庭,从小家境优渥,祖父是私立贵族学校出身。父亲是工程师,才能在市中心买下大别墅。

收拾房间时发现父亲有皇家图案的金盘子

在混乱的房间里,还留着他们全家的相册,昭和年代的黑白照片里,父母穿着讲究的服装,而小小的前田完全是一副贵族小少爷的模样。

他说小时候经常全家一起出去玩,吃着松茸饭便当,去各地远足。

看着家庭相册回忆童年的爷爷

这种快乐的时光并不长久,高三时,前田突然对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感到迷茫。他所在的私立学校里,每个人都是精英学霸,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似乎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但这对前田来说并不容易。全班都考上了日本最好的几所大学,只有他第一年落榜,第二年还是落榜,连续很多年,他仍没有考上符合”精英”定义的大学。

“早稻田,政法大我都试过了,都失败了。”

“我很蠢吧?”前田爷爷在节目中很多次问起记者这个问题。

由于高考失利,所有同学都看不起他,嘲笑他。

他自己形容,有天思维突然断了线晕倒在学校的门口,然后浑浑噩噩地行走在偌大的东京街头。那一刻前田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深想”自己在社会的价值”这个问题,他觉得自己会精神崩溃。

有趣的是,这样一个废柴老人的家里却堆满了书,很多都是大部头,艰深的著作。因为考不上大学,前田拼命读了很多书,只为了让自己感觉上还是个有价值的人。

前田曾经出去工作过两年,但由于没有学历,没人在乎他那些有趣的知识,他只能干一些工人的活。

再加上高考失利的打击,他一度酗酒,并因饮酒过量肾脏受损。他做重活不在行,又不断被开除。最后只能回到家和父亲在一起,过着啃老和沉迷书籍的日子。

可能也是因为有着良好的教育和知识积累,这样一个流浪汉一样的老人。他记忆力惊人而且逻辑清晰,用词也十分文雅。

他向节目组推荐了罗马帝国史,他跟节目组谈论俄罗斯历史,马克思主义,列宁

他经常去图书馆看免费的报纸,还能看懂中文(节目的开头他就拿着中文报纸)

他喜欢研究哲学,原因是因为想要更深层地了解人类。

剩下的书就当枕头,当饭桌,家里堆了很多很多的书。记者想帮他卖掉不用的东西,但他和记者说,书还是留着吧,然后擦了擦封面的灰尘。

当记者问为什么那么喜欢读书时。他笑了笑道:可能是因为我蠢吧。这些堆积在他身边的书本仿佛就是他一生的执念,读更多的书才能让自己平静一些。

在阅读中,他认为世界本来就很荒谬和绝望,因为真正操纵世界的只是很少一部分人,他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于是选择了逃避。做一个社会阴影中的老人。

俗话说一步错,步步错。有时人生就是如此,高考失利,就业失利,结婚成家也不太可能成功。就像日本复杂的垃圾分类一样,有些东西周一没能丢,可能很久就都赶不上丢了(其实这真的是很多老人住在垃圾房的原因)。

人生岔路口的一次泄气,就可能永久错过”正常”的生活轨迹。

虽然看上去,这是一个一事无成自怨自艾的弱者。很多人会骂他们懒,垃圾,废物,但激流勇退的生活,却是日本要求进步和效率的”鸡血”社畜文化后并不算稀奇的现象。

曾经有其他电视台的主持人质问爷爷,为什么家里垃圾不收拾呢?他开玩笑说自己是在学习坂口安吾。

坂口安吾

坂口安吾是一个出身豪门,因为考试交白卷被开除的小说家,一生以生活堕落消极,神经质和屋子杂乱而闻名。

他的著作《退步主义者》中就描绘出了一种日本社会的现状:

泡沫经济时代后,日本的社会压力陡增,社会节奏也越来越快。学生只有考上好大学才能找到好工作,社畜40度高烧也得拼命加班才能保住工作,中年人无时无刻不在害怕饭碗被青年人抢走。

每一个年龄段都在焦虑,都在不快乐。就像前田爷爷的生活,一旦一个环节出错,永远都将被社会的时钟甩在后面。害怕落单的人们也因此拼命想要赶上这时钟,成为社会的一员。

如《读卖新闻》曾在坂口安吾百年诞辰时所说:日本每年有3万多人,因为无法排解的压力自杀。一些人因此自动打开了自我保护机制,不再去追赶世界,而是退步而行。

大量年轻人沦为不上学,不工作的啃老族,因为他们为了活下去,必须堕落。否则不够强大的人就会被社会杀死。

也许也从坂口安吾的人生和理念中,前田就看到了些自己的影子。躺在垃圾堆中的被炉里,他笑呵呵地说:

“我不能为这个世界贡献什么,但也没关系,人类本来就是孤独脆弱。”

“人就是要努力过一种不破坏本性而尽量活下去。”

他满是垃圾的王国里,有着自己的规矩。家里的小花园里虽然杂草丛生,但没有垃圾。老人说,那里的塑料制品他每天都会收起来,因为那些东西会污染土壤,相反家里已经被庭院的垃圾堆满。

还有个细节耐人寻味。老人每天在吃完纳豆后,都会特意冲洗干净盒子,再把空盒子扔到一旁。

这是他选择的生活方式,失败的,不打扰到任何人的死去。

2017年,节目组再次拜访爷爷家。惊人的是他的房间更加混乱了,书架倾斜,纸门也已经破裂。爷爷瘦了很多,但身体还比较硬朗。

好心的节目组花了两天的时间里帮他处理掉了家里的1吨垃圾,花了32万日元清洁费。

收拾前后(爷爷和记者一起收拾的)

在收拾的过程中,记者发现废弃的玄关上堆满了没有翻过的新报纸,其中一张印着2002年的新闻。

爷爷说:2002年,父亲去世,就没有再动过玄关。

杂物里,他还找出了好几本同学录,家庭相册,妹妹的毕业手册。所有有关童年的回忆都在这里封存。

这所房子,随着家庭成员的离去,成了一座包裹着美丽回忆的空壳。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他没办法卖掉这栋房子去老人院潇洒地生活,这里有他一生的回忆。也许你觉得活在过去很可耻,但这是他的选择。

电话可以用,每年还是照交电费,但没有人打过来,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

想卖掉报纸,但没有人愿意来家里,所以就这么堆着。

“把我家弄干净了,其他地方就变脏不是吗?”前田爷爷边看着家人曾经的照片,边开着玩笑。

但当节目组鼓励和老人一起收拾房间时,他却乐呵呵地忙里忙外,收拾着家里堆积了20年的杂物。他只是个放弃了生活的人,找不到可以重新开始的理由。

父亲去世后第一次打开房子的正门

爷爷说,有人的地方才叫人间。

父亲,母亲,妹妹,周围的邻居全都死了。”已经没有人认识我了”

他活在一个完全真空的世界里,人们看得到他,碰得到他,和他说话,他却无法再和人产生亲密的联系

当节目组问他,这样的生活方式还可以再活多少年时,他笑着宣布了自己的死期:大概7-8年吧。

“我现在71岁,我估计我可能会坚持到76岁。因为我不想在这里卧床不起等待生命终结,我不想等。”

“像荷兰这些国家已经可以安乐死了,日本还没有让人能有尊严地平静地离去的服务,我认为日本最应该有,给65岁以上的老人选择。现在的情况是:老人去死可以,但轻松的死不行。”

他说,年轻人应该被寄予希望,老人则需要减少煎熬。

镜头中,他躺在被炉里,旁边是被收拾整洁的空旷的大厅。似乎当房间空了时,他的孤独也被放大了。

2020年6月30日,节目组第三次回访爷爷家。不出意料,房间又变得杂乱起来,地上又有了很多垃圾。

收拾好的玄关上挂满了伞

但爷爷也有了一些改变,很多年轻人在看了节目后,纷纷来家里陪爷爷聊天。

爷爷还说很多中国的留学生特意给他带来吃的和家用电器

图源:日本沙雕日常

虽然因为疫情,他没法去图书馆看报纸,也5个月没和任何人说话,但他开始努力打扫厨房,纳豆的盒子都收进了塑料袋里。

2017年没有收拾时的厨房

2020年,纳豆的盒子都收进了垃圾袋

他的家还是很乱,但似乎由于这些访客的到来,他变得没有那么孤独了

从一个幸福的小少爷,变成一个垃圾堆里的啃老族,他唯一的遗憾是孤独。当他需要感受到在自己活着时,前田就会去散步,有时一天可以走11公里,有时他会走到东京的羽田机场看飞机。

他说他只是怀念在人群中的感觉,或许他会死在某个街角,但没人在乎,他也已经不在乎了。

节目最后,老人问摄像组一个问题:如果你身边认识的人都不在了,你还有活着的意义吗?

让人思考良久…

sourc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