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距离被美封杀一步之遥!美众议院听证会通过禁令,政府设备均不准下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大数据文摘出品

作者:刘俊寰、牛婉杨

 

美国当地时间 7 月 22 日,根据美媒报道,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投票通过共和党参议员 Josh Hawley 提出的 ” 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 TikTok 法案 “,下一步将提交参议院全体投票

7 月 20 日,众议院以 336 票对 71 票通过了该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下载 TikTok,该法案是《国防授权法》修正案的一部分,一旦通过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投票之后,可能很快成为法律。

早在 7 月初,美国国务卿 Mike Pompeo 就曾公开表示,或将禁止包括 TikTok 在内的多款中国社交媒体软件。

这项法案的提出是出于对美国用户个人信息安全的担忧。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Sensor Tower 的数据,在美国,TikTok 是 2020 年上半年仅次于 Zoom 的第二大下载应用程序,其在苹果和谷歌商店的下载量已达到1.847 亿

TikTok 去年表示,美国每月 2,650 万活跃用户中,约有60% 用户的年龄介于 16-24 岁

也正是由于 TikTok 在美国青少年群体中大火,引起了监管者和议员的担忧。根据中国 2017 年的一项法规,企业有义务支持与配合国家情报工作,美国政务人员担心 TikTok 用户个人信息可能落入中国官员手中。

TikTok 发言人 Jamie Favazza 称,TikTok 的美国团队不断壮大的同时,也需要密切关注当务之急,即促进保护用户隐私的安全应用体验

”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家庭使用 TikTok 进行娱乐和创意表达,我们认为这并非联邦政府设备的用途所在。” 她说。

美投资者曾试图买下 TikTok

据《金融时报》报道,几位美国科技投资者尝试启动了一项” 收购 ” 计划,从母公司字节跳动购买 TikTok,帮助这款广受欢迎的短视频 App 摆脱白宫的禁令。

两名知情人士对《金融时报》说,由风险投资公司 General Atlantic 和红杉资本领导的投资者正在与美国财政部和其他监管机构进行讨论,看看是否要将 TikTok 拆分并从其中国母公司进行防火墙保护

但是事实上,TikTok 曾多次发布澄清,表明其数据中心并没有设置在中国境内

上周末,特朗普总统的竞选活动在 Facebook 上投放了广告,暗示 TikTok 正在 ” 监视 ” 美国用户,该公司否认了这一说法。其他批评人士指出,该应用程序在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的手机上具有巨大的影响力。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收购完成后,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公司将保留 TikTok 国际业务的少数股权,其中包括无表决权的股份。” 这是唯一可行的计划,” 该人士表示。The Information 首先报道了收购谈判的一些细节。

其他投资者,包括总部位于纽约的私募股权公司和硅谷科技公司,也就收购 TikTok 的潜在交易,与字节跳动及其创始人张一鸣进行了接洽。其中一位投资者补充说,字节跳动并不愿与竞争对手共享其技术

一位熟悉 TikTok 情况的顾问指出,在剥离之前存在几个障碍。白宫目前正在考虑是否对 TikTok 采取行动,包括是否将其列入将削弱其业务的禁止实体名单。这位顾问说,国务院和司法部中有一些铁杆派系想要禁止它。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 Larry Kudlow 上周表示,TikTok 尚未做出任何 ” 决定 “,但他暗示,TikTok 可以 ” 撤出 ” 这家中国控股公司,” 作为一家独立的美国公司运营 “

此外,字节跳动 2017 年收购了 Musical.ly,并在加州设有办事处,可以说是 TikTok 成功的催化剂。该公司目前正接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 Cfius ) 的审查。参与潜在竞购的一名人士承认,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该公司的风险越来越大。” 最初我们和他们坐下来谈的时候,只谈到了很多限制,” 这位投资者说。但在印度禁止 TikTok之后,讨论完全转移了。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谈判几周前开始,预计历时 90 天。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主席拒绝对潜在交易和 Cfius 调查发表评论,并指出 ” 根据法律,Cfius 可能不会向公众披露向 Cfius 提交的信息 “,并且该部门 ” 不会对此发表评论 “。与 Cfius 案件有关的信息,包括某些当事方是否已提交审查通知书 “。

目前尚不清楚投资者将以何种价格竞购 TikTok。字节跳动在 2018 年的上一次融资中估值为750 亿美元,但尽管 TikTok 在印度和西方迅速积累了数亿用户,但人们认为它并不盈利。字节跳动的大部分利润来自抖音。其中一位投资者表示 :” 它还很年轻,盈利过程还处于初期阶段。”” 但这是一项独特的资产。

TikTok 表示:” 自从两周前公开宣布我们正在评估 TikTok 业务的公司结构变化以来,没有参与公司内部讨论的外部人士提出了许多建议。” 我们不对谣言或猜测发表评论。我们对 TikTok 的长期成功非常有信心,当我们有事情要宣布的时候,我们会公布我们的计划。

泛大西洋和红杉资本均拒绝置评。

谁在害怕 TikTok?

在新冠疫情导致的社交隔离期间,以 TikTok 为代表的视频共享应用程序为成千上万的美国青少年提供了免费娱乐活动。

但这并不能掩盖 TikTok 在美国民众引发的隐私焦虑。

不少人认为,TikTok 的总部设立在北京,不可避免地需要遵守中国法律。

此外,TikTok 会对有关中国的信息进行更严厉的审查。去年,根据《卫报》报道,TikTok 内部使用了一些算法和规则,禁止了一些有争议的政治内容,也就是说,尽管 TikTok 可能很有趣,但是这份有趣却是建立在被审查的基础上的。

哥伦比亚大学的 Sam Beyda 说道,隐私的确是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但是 TikTok 更大问题其实在于生产力的消耗。如果说 Instagram 是咖啡因,那么 TikTok 就是可卡因,他和朋友们每次要花费好几个小时在 TikTok 上,而这本应该只是 ” 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

不过,德克萨斯大学的金融系学生 Reed Senterfitt 表示,对于他而言,当涉及隐私时,TikTok 和美国的一些社交媒体软件相比,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差别。

手机应用程序存在于技术人员所谓的 ” 沙盒(sandbox)” 中,这与计算机不同,计算机可以访问所有的应用程序,但移动应用程序只能查看部分数据,即用户允许访问的部分。但如今,不少软件都会以某种方式越出用户协议。

同样毫无根据的说法是,TikTok 正在潜在地威胁着西方民主的理想。

经常使用 TikTok 的人都知道,这不是谈论严肃政治的平台,更多只是一个有趣的娱乐应用程序。Senterfitt 表示,当他在使用 TikTok 时,他的心情是放松且愉悦的,但是在使用一些美国社交媒体时,往往会因为一些内容感到愤慨。

如果美国的立法者因为某些政治原因禁止使用 TikTok,那他们最好也把推特也禁了,据他观察,推特好几次都把特朗普的推文放在 ” 美化暴力 ” 的警告标签后面。

他想说的是,不要禁止一种用户体验很棒的社交媒体

相关报道:

https://www.wsj.com/articles/whos-afraid-of-tiktok-11595373247

https://www.ft.com/content/2b79b921-0b8c-4230-8699-190a949f6418

https://cn.reuters.com/article/us-senate-tiktok-ban-bill-0723-idCNKCS24O04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