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领馆闭馆美低调回应,特朗普注意力由外转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复旦发展研究院和丰实集团共同打造的中美关系研究的学术平台

  7月21日,美国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要求中国关闭驻美国休斯敦总领馆,将中美双方摩擦上升至前所未有的外交紧张状态,引发全球舆论哗然。7月24日,中国外交部作为对等回应,通知美方关闭美驻成都总领事馆。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个人推特上宣布将召开重要新闻发布会,各界纷纷揣测该新闻发布会是否将谈及中美关系。然而事实上,特朗普的焦点仍在国内,即疫情下国内形势对其竞选连任的影响。

  01

  中方对等回应:

  限制美方西部战略门户

  7月24日,中国外交部正式通知美国关闭成都总领馆。同时,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作出三点表示。第一,再次表达中方稳定双边关系的理性态度;第二,回应此次关闭美驻成都总领馆,“美驻成都总领馆一些人员从事与其身份不相符的活动,干涉中国内政”,强调“外交是讲对等的”;第三,否认美国指控,称美方所谓的数据窃取与外交官从事不当活动是“恶意诽谤”。

  一周之内两个大国相互关闭对方的使领馆,引发世界关注,“成都”一词也登上多国推特趋势榜,《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称,这是两国的“领事馆之战”。

  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图片来源:《外交政策》

  (一)美方新提法:休斯顿领馆靠近世界最大医疗中心

  7月21日,美国政府突然命令中国在周五之前关闭其在得克萨斯州休斯敦的领事馆。从贸易争议和科技封锁,到如今的外交冲突,美国的此次行动升级立即引发舆论哗然。美国官方指中国多年运用休斯顿领事馆作为间谍情报的枢纽,庇护并指导相关间谍活动,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盗取美国知识产权信息。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7月25日发布头条文章《中国的休斯敦领事馆是否在试图窃取冠状病毒疫苗?》,其中援引特朗普官员言论称,中国可能一直在利用休斯敦现已关闭的领事馆作为从事工业间谍活动的基地,因为它寻求率先向市场投放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并暗示休斯敦的设施靠近世界上最大的医疗中心。但该官员没有提供有说服力的证据支持其论点,他本人也补充“目前尚不清楚中国能够从该设施中锁定哪些商业秘密”。

  除此之外,CNN也在25日当天援引美国一位资深国务院官员的言论表示,美方早在今年春季就打起了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的主意,理由是所谓的“中方阻止美国外交官从驻武汉总领馆取回材料”,并咬定中方要求在美国外交官离开前搜查包裹,违反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事件令蓬佩奥“盛怒”。

  7月23日,汪文斌回应,所谓美方要求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是因为中方没有为美国驻武汉总领馆重启提供便利的说法,并不属实。1月23日美方单方面宣布临时关闭驻武汉总领馆并撤离领馆人员。6月,美国驻武汉总领馆部分外交人员返回武汉,恢复该馆运营。中方一直为美领馆依法履职提供便利。

  (二)中方考虑:限制美方在中国的西部战略门户

  美国在中国上海、广州、成都、沈阳、武汉、香港均设有领事馆,此次中方选择成都的理由和后续影响成为外媒关注的重点。

  美国驻华使领馆分布图。图片来源:CGTN

  此前,美国驻武汉领事馆一度被传为中方的反制选项。7月22日,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表示,中国正在考虑关闭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回应美国下令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的做法。22日《外交政策》杂志网站称,美国甚至一度准备撤离武汉领事馆官员。文章援引前中情局总参谋长拉里·菲佛(Larry Pfeiffer)表示,中国如何选择报复可能会决定局势是否加剧:“如果他们想阻止局势升级,那么选择像武汉这样的地方也不错。”因为今年早先疫情爆发期间,美国外交官已经从武汉总领馆撤离。而“如果他们关闭我们在香港或上海的领事馆,那将被视为升级。”也就是说,关闭武汉总领馆是一个对美不痛不痒的选项,而上海和香港则可能引发中美局势升级,这都不符合中方对等反制同时管控分歧的诉求。由此,成都的选项应运而生。

  7月24日,美国国务院发布的特别简报显示,记者曾询问美国官方是否同意中方关闭美驻成都总领馆是“中国为了不进一步升级局势而做出的对等回应”,德克萨斯州政府官员请记者去询问中国外交部,随后顾左右而言他,回避了这一问题。

  据美驻成都总领馆官网信息,该馆目前共有约200名工作人员,其中包括大约50名美国官员。ABC新闻认为,“美驻成都总领馆的关闭将大致相当于驻休斯敦的约60名的中国外交官的利益。”即可以形成非正式的对等。同时,中方亦给美驻成都总领馆留下了与此前美国一致的72小时时限。对此,前美国驻成都总领事杰夫·穆恩(Jeff Moon)认为选择成都表明北京选择“继续升级冲突,而不是暂停或平息紧张局势”,因为“它是中国西部唯一的领事馆,许多大型美国公司在这里开展业务,这是北京推动的一项重大再开发战略的一部分。”而《今日印度》(India Today)评论员拉杰什瓦里·拉贾戈帕兰(Rajeshwari Rajagopalan)则称“针锋相对反应是相当正常的反应。我确信美国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

  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图片来源:CBS。

  更多外媒提到,成都总领馆的关闭对美方在中国情报搜集和经济利益的损失,尤其是限制了美方进入有关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机会。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回答ABC新闻记者提问时称,成都总领馆是基于互惠互利向当地中国人民了解和传达信息。相较之下,许多外媒给出了更直白的答案。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网站提到“在涉及有关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等问题时,成都总领馆被认为处于美国官方聆听(讯息)的非常重要的位置。”《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指出中方的反制“等于剥夺了美国收集有关地区信息的最有价值的外交前哨站。”《今日印度》网站更坦言,“自1985年10月由美国前总统老布什(George·H·W·Bush)揭牌以来,成都总领馆一直是情报战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该领事馆关闭,那么美国的信息资源将在很大程度上枯竭。”印度前情报官员贾亚杰夫·拉纳德(Jayadev Ranade)说,“中国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做法被深思熟虑,并严重限制了美国进入有关自治区的机会。这也将遏制美国评估中国农业年产量的努力。”由此《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西南领事区的重要战略地位触动了中方的神经,才会为成都领事馆引来关闭的命运。

  02

  美国回避正面回应

  与特朗普的考量

  当地时间7月24日白宫新闻发布会视频截图。

  (一)美方回避,外媒悲观评论中美关系

  就美国驻成都总领馆被关闭一事,美方似乎有意识地回避了正面回应。24日美国白宫发言人先是老调重弹,重申美方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是为“保护美国知识产权与美国民众的私人信息”,并要求中国不要采取“以牙还牙”的报复行动。在简短的发言中,白宫并未给出针对此事的直接回应。

  这与美国国务院官网发布的特别简报姿态基本一致。虽然这份简报发布于24日美驻成都总领馆关闭之后,其却依然以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为题,并反复强调中国对美长期的间谍行动,其中涉及24日美方逮捕了一名名为唐娟(音)的中国留美研究员,她与其他三名中国人被控涉嫌签证欺诈。而涉及成都的部分,简报中参与发言的美国国务院官员、情报局官员和德克萨斯州官员,均回避了正面回应任何明确态度与观点。

  让我们把此次争端放进中美双边关系的整体框架中来理解。除了Axios新闻网站认为”中国关闭美驻成都总领馆是相对常规的反应,不太可能加剧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外,多数外媒持悲观论调。

  《纽约时报》24日提出,“针锋相对地关闭领事馆是华盛顿与北京之间不断恶化的关系的又一个转折点,也可能是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一次。双方此前采取的行动包括发布签证限制、外交官旅行新规以及驱逐驻外记者。然而,通过关闭外国使领馆,两国似乎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更深的分歧。”

  越来越多的外媒认为此次互关领事馆标志着中美关系走向新冷战。《亚洲金融时报》称“冷战式的美中争吵令世界震惊”。《纽约时报》一篇评论文章24日登上网站头版,称“领事馆的关闭是在特朗普政府高层官员进行了四次好战的演讲之后,集体宣布对华冷战。”

  对此,7月24日美国知名网络杂志Slate以《不要挑新冷战,你赢不了》为题,指责特朗普和蓬佩奥正在加剧中美紧张关系,但缺乏道德基础和战略基础,无助于中国的民主发展,甚至不了解中国几十年的发展现实,美国的对华政策应当是参与与遏制并存,而特朗普的举动等于彻底放弃了对华的比赛。

  7月23日蓬佩奥在美国加州尼克松图书馆演讲。图片来源:《大西洋月刊》。

  (二)史无前例对华强硬,长期战略或选举考量?

  那么,为什么特朗普政府需要摆出史无前例的对华强硬姿态呢?答案并不是一句为了选举这样简单。对华政策的大转变,彭斯和蓬佩奥的讲话已经透露出相关的信息。尽管从字里行间中看不到米尔斯海默和艾利森大国博弈的逻辑,更看不到亨廷顿文明冲突的构想,而更多的是从体制和国家行为的合法性引导舆论解读美对华政策调整的初衷,但是这一调整反应了大国竞争的现实是许多舆论的基本看法。这一对华的战略调整和当今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环境下内政外交选举议题的选择恰好合体。这一选举议题的选择(频繁出台敏感区域的对华新政策),如果在民调上有所建树,对选情有所助益,不少舆论认为,美对华的强硬政策依然会持续。至于是不是持续四个月而已,在两党对华政策调整已有相当共识的背景下,恐怕其不会因选起而起因选终而终,当然这是后话。

  最新的民调反映,由于疫情和国内的一系列混乱,特朗普的民调已经下滑到一个危险的地步。七月上旬,多家民调均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降至新低,在几个摇摆州落后于拜登。例如福克斯新闻(Fox News)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与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的支持率分别为39% VS。 50%和40% VS。 49%;昆尼匹克亚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的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在关键的摇摆州佛罗里达州以13%的优势领先特朗普;得克萨斯州二人选情焦灼,拜登领先特朗普1%。截至目前,仅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 Report)于7月22日发布的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支持率仅落后拜登2%,分别为45%和47%。

  拉斯穆森是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唯二预测特朗普能够当选的民调机构之一,也被特朗普称为少数可信的民调机构。四年前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大多数国家民调和摇摆州民调中曾领先特朗普。但最终特朗普在几个关键摇摆州以微弱优势击败了希拉里。根据拉斯穆森对2016和2020年总统选举民调的比较分析,拜登当前的领先优势虽然与希拉里类似,但更加稳定。2016年希拉里领先优势的波动性较大,反映了一个现象,即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活动和不断变化的新闻背景会更多地影响选民的选择。相比之下,拜登领先优势的一致性可能反映出这样一个事实,即当现任总统竞选连任时,候选人的竞选活动和新闻动态可能不太重要,选民对特朗普的看法主要基于他担任总统期间的负面评价通常超过正面评价,这也是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始终落后于民主党挑战者的主要原因。

  对于特朗普的政治盟友来说,他们对不断下降的民意调查数字感到震惊,认为发布更具体的计划对抗新冠病毒可能是特朗普连任的最重要因素。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周,特朗普本人对于新冠病毒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例如他改变先前立场,称学校应推迟重新开放时间;取消了在佛罗里达州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自己带着口罩的照片;谈到了保护养老院居民的计划、讨论了购买冠状病毒疫苗的协议,并支持在下一轮援助计划中将增加的失业救济延长至年底。经过几个月的抨击,特朗普已经意识到他无法摆脱冠状病毒,拒绝承认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上升的现实已经伤害到他的民调,并可能影响他的基本盘。

  2019年7月1日-15日特朗普与拜登民调对比。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近一周内特朗普与拜登的各项民调数据分析。图片来源:RealClear Politics

  7月24日《外交政策》杂志网站的一篇文章指出,特朗普和蓬佩奥的一系列举措,旨在激怒中国,迫使中国对美采取强硬态度,从而进一步缩小美国的对华政策选项,满足特朗普的选举需求和蓬配奥与中国脱钩的政策愿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斯温(Michael D。 Swaine)同意这一观点,他在推特上表示“美国政府就希望这种情况(中国关闭美驻成都总领馆)发生。它是对华脱钩和妖魔化运动的一部分,华盛顿认为这将神奇地使北京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7月22日《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网站进一步发文点明,“它(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很明显是特朗普政府连任竞选战略的一部分,以突显中国对美国构成的威胁。据推测,这将使特朗普能够将(公众)注意力从他未能有效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失败上,转移到外部敌人身上,尤其该外部敌人是可以被认为应当承担这一大流行病责任。”

  然而,基于选举而诞生的应激性对华政策无疑不适应中美当前复杂的关系。知情人士向《纽约时报》表示,虽然现有对华战略强化了关键的竞选信息,但一些担心特朗普会败北的美国官员也正试图设计不可逆转的变化。

  不少美国战略家表示,此次特朗普率先突袭关闭中国领事馆没有丝毫战略可言,也无法提升一寸美国的利益。但“不幸的是,它也象征着中美之间沟通渠道的关闭(在最需要战略对话和相互理解的时候),并且加速了中美关系中的最底层竞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