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点赞的“医生” 都是一群怎样的神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深海区

  将美国顶级的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晾在一旁,转身为一个自称斯黛拉·伊曼纽尔医生的人站台。果不其然,特朗普又被群嘲了。

  因为美国媒体发现,声称羟氯喹能治疗新冠的斯黛拉·伊曼纽尔压根儿就是个神棍,而她身后的“美国前线医生”也是个来路不明的组织。

  总统长子齐站台

  28日,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结束简报会前为斯黛拉·伊曼纽尔站台,称伊曼纽尔为羟氯喹治疗新冠的宣传“令人印象深刻”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打出了这样的标题:特朗普一直致力于未经证实的病毒理论。伊曼纽尔是谁?这还得从27日特朗普和他的儿子都转发的一段视频说起。视频中,伊曼纽尔和一帮据说是“美国前线医生”组织成员、穿着白大褂的人一起站在国会山的台阶上。

  伊曼努尔与“美国前线医生”成员在国会山上演说“我站在这里,是因为我亲自治愈了350多名新冠肺炎患者,他们有的患有糖尿病,有的患有高血压,还有哮喘,年龄最大的患者是92……87岁。”面对话筒,伊曼纽尔认真地说道,“结果一样。我让他们服用了羟氯喹、锌、阿红霉素,他们都很好。”她激动地强调,自己是一名真正的医生,“没有人需要戴口罩,我们有治愈方法,没有人应该因为新冠肺炎而死去”。然而,这段视频很快被推特、优兔、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删除了。毕竟,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羟氯喹能够治愈新冠肺炎病人。

  而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也因为分享这段视频,推特账号的部分功能被暂停使用12小时。推特的意思显而易见。但在28日的简报会上,面对CNN记者柯林斯的猛烈炮火,特朗普依然辩解道:“我觉得她的声音很重要,但我对她这个人一无所知。”

  医生还是神棍?

  对于伊曼纽尔,特朗普一无所知,而美国媒体已经开扒了。出生于1965年的斯黛拉·伊曼纽尔出生于喀麦隆,据说在尼日利亚的卡拉贝尔大学医学系获得学位,如今在得克萨斯州休斯顿的一露天购物中心附近经营着一家小诊所,是得州医学委员会认证在案的医师。她曾在华盛顿的另一场演讲中称,自己率先在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用羟氯喹等药物治疗疟疾,“我已经习惯了这些药物”。

  伊曼努尔在诊所提供新冠治疗等等,羟氯喹抗疟疾没有问题,但治疗新冠?不过,相比起治病救人,伊曼纽尔似乎更热衷于宗教。作为一名“医生”,伊曼纽尔确实出了些书,但亚马逊网站上显示,这些书都跟医学没啥关系,几乎都是有关宗教的。伊曼纽尔还在休斯顿办了一个教堂,自称“上帝派到美国的先知”“财富转移教练”,声称“在获得救赎的同时也获得财富”。在视频网站优兔上,她还创办了一个频道专门用来布道,偶尔会发布些谈及疾病的,不过都有些神乎其神。

  比如,伊曼纽尔宣称子宫内膜异位症、肿瘤、不孕不育等疾病,尤其是妇科疾病,都是“人类在梦中与魔鬼交媾的结果”;又比如,宣称孩子们的玩具、书籍和数码宝贝以及哈利波特都是“女巫毁灭人类计划”的一部分;她还断言,一些人正在使用“外星人的血液”进行医学治疗,导致魔鬼混迹于人间……

  正在布道的伊曼努尔看完这些,你是不是想说:天哪!这是医生吗?

  不仅如此,伊曼纽尔还喜欢怼“同行”,在推特上公开攻击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说他“明知道自己在骗人”,“用美国人的生命玩俄罗斯转轮”。不过,伊曼纽尔的这些话在旁人看来总好像是在说她自己。毕竟,尽管总统特朗普是羟氯喹疗法的忠实支持者,但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可是对羟氯喹的副作用盖过章的:“由于存在心率问题的风险,请勿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

  羟氯喹并且,伊曼纽尔宣称自己不需要做双盲实验,因为“这是不道德”的。在急诊科医生阿南德·斯瓦米纳坦看来,伊曼纽尔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是在拿病人当小白鼠。连伊曼纽尔获得医学学位的尼日利亚,那里的疾控中心也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辟谣,想和伊曼纽尔划清界限:“请记住,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直接打脸神棍医生伊曼纽尔。

  一群奇怪的医生

  站在伊曼纽尔身后的“美国前线医生”组织的那群人,似乎也都是一群奇奇怪怪、身份存疑的人。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前线医生”组织其实刚刚建立不久,其网站7月15日刚启用,最近就因为“违反服务条款”而被提供自建网站服务的供应商给删了。组织者、自称来自洛杉矶的急诊科医生西蒙尼·戈尔德据说1989年毕业于罗莎琳德富兰克林的芝加哥医药学院,是加州医学委员会的在案医师,号称有31年的从业经历。她在个人网站上公布的个人简历具体又模糊,声称自己曾在华盛顿特区担任过外科医生及劳工和人力资源委员会主席。

  不过,较真的《赫芬顿邮报》采访了当地的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的发言人,对方表示无法确认戈尔德曾在那里工作过。而她的个人网站也显示,自从2012年至今她其实就是一个自封的“顾问医生”。戈尔德此前也上过电视,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她就大肆宣扬居家令无助于控制新冠疫情。

  戈尔德与“美国前线医生”其他成员在国会山演说,右一是伊曼努尔。“美国前线医生”组织的成员,还有经常参加反疫苗活动以及抗议居家令、要求重启经济的“常客”,比如总是跟主流媒体和专家意见相反的杰夫·巴克医生,曾经接受过眼科医生培训的加密货币投资人詹姆斯·托达罗,以及一群自称整形科、精神病科医生的人。

  按照《赫芬顿邮报》的说法,这是“一群奇怪的医生”。就是这么个没有研究传染病、呼吸系统疾病的医生的所谓“美国前线医生”组织,即便是个个“医生”身份属实,也根本算不上“前线”。而且,据美国媒体爆料,“美国前线医生”组织背后似乎还有一个共和党背景的“茶党爱国者”组织的身影。4月份,“茶党爱国者”曾支持发起过一个名为“拯救我们的国家联盟”的组织,呼吁政府赶紧重启经济。

  而特朗普的非正式经济顾问、去年获特朗普提名美联储理事的斯蒂芬·摩尔正是“拯救我们的国家联盟”的背后推手,这个组织的名誉主席也是特朗普的人——去年被授予总统自由勋章、指导过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的亚瑟·拉弗。发现特朗普站台的竟然是这样一拨人,美国媒体也忍不住群嘲起来。

  “冒牌医生和有权势的共和党人是如何将假消息散布给数百万美国人的”

  “特朗普推销了一个自称用外星人的DNA治病的医生”

  “特朗普的新欢抗新冠医生相信外星人DNA、恶魔精子和羟氯喹”“真是大开眼界。”还有美国人吐槽说,这简直是“美国现代史上最大的丑闻”。

  不过,受到总统点赞的伊曼纽尔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名了。“总统先生,我在城里,有空,我很想和您见面。”她在推特上写道。

  (文中图片GJ)撰稿 深海三文鱼、实习生 张迪雅 责编 杜雨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