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必须死!猛黑中国企业的扎克伯格,到底在怕什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民晚报

19世纪的美国诗人爱默生曾说,恐惧的产生永远是由于愚昧无知。在21世纪的美国,一种新的愚昧正在蔓延。对竞争对手的恐惧,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里变得更加触目惊心:自己做不好,也不让别人做好。

在这样的“美国故事”里,对TikTok下黑手的脸书是一个不可忽略的角色。在《社交网络》这部多年前的传记片里,扎克伯格为了资本、背叛了几乎所有合伙人和朋友。现实中,扎克伯格曾否认这些“电影情节”,但他现在的言行似乎印证了一句老话——“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

尽管扎克伯格本人表示电影《社交网络》中的诸多负面情节皆为虚构,但现实从来不会说谎。

听证会

7月29日,美国国会举行了一场反垄断听证会,脸书、亚马逊、谷歌和苹果公司四家科技巨头的CEO全部出席,引发舆论关注。

美国科技四巨头CEO(图片从左到右:马克·扎克伯格、桑达尔·皮查伊、蒂姆·库克、杰夫·贝佐斯)齐聚听证会。

但这场听证会最大的轰动,却来自一个人——面对议员们对垄断行为的质疑,这个人左右躲闪。不仅如此,他还花了大量时间“炮制”了一个“巨大的威胁”。

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脸书如今受到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的威胁,尤其是抖音海外版TikTok。”

“脸书对赢得与中国的‘网络军备竞赛’扮演重要角色。”

被问及“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时,苹果CEO库克的回答是,“从我掌握的第一手资料看,苹果公司没有发生过此类事件”;谷歌CEO皮查伊的回答是“据我所知,谷歌也没有发生过”;亚马逊CEO贝索斯称“只是从报道上听说过‘窃取技术’,亚马逊没发生过”。只有他言之凿凿地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个人,就是脸书掌门人扎克伯格。

马克·扎克伯格亮相听证会。

这样的表态,对于一家国际知名科技企业来说,是很罕见的。将反垄断问题定位为地缘政治问题的挂钩行为,可以说开了恶劣的先河。扎克伯格眼下身陷反垄断调查,美国国会指责脸书2012收购手机应用Instagram一事是因为视该公司为威胁,于是脸书通过抢购和抄袭竞争对手的方式化解竞争。通过会上一番“忧国忧民”的陈辞,扎克伯格借机迎合了美国政府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策略,又可以此为借口转移国会对其自身问题的注意力。

然而,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人们还记得,扎克伯格曾经卖力地打造“对华友好”的人设。他有一个华裔妻子,2012至2016年间四度到访中国。他还曾特别在脸书上发布正在天安门城楼前跑步的生活照。扎克伯格还说过,自己最喜欢的城市是北京,也喜欢北京烤鸭。今天看来,这样的“表演”的确太过“用力”了。

扎克伯格曾在脸书上晒出自己在天安门城楼前的跑步照。

扎克伯格和他的华裔妻子。

恐惧

TikTok眼下的困境或许是脸书所乐见的,这场听证会却暴露了扎克伯格的恐惧。在他眼里,TikTok必须死。

扎克伯格表示在很多领域脸书都落后于竞争对手。

英国著名作家萧伯纳有一句话似乎可以解释这份恐惧的来源:一个人的脚跟没有实实在在地站稳,扫帚柄掉在身上也会惊慌失措。用扎克伯格自己的话说,在很多领域脸书都落后于竞争对手,“美国最受欢迎的通讯服务是iMessage。增长最快的应用程序是TikTok。最受欢迎的视频应用程序是YouTube。增长最快的广告平台是亚马逊。最大的广告平台是Google。在美国,在广告上所花的每一美元,其中花在我们这里的不足10美分。”

TikTok深受美国年轻人欢迎并成为全美增长最快的应用程序。

竞争对手并非一个,但扎克伯格选择对TikTok下手,实在是经过精心算计。

TikTok已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之一,全球下载量超过20亿次,美国下载量超过1.65亿次。TikTok的首席执行官梅耶尔近日发表了他任内第一次公开声明,厉声指责脸书将对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伪装成爱国主义”。

TikTok 新任CEO凯文·梅耶尔的官方声明。

在面对恐惧的无数方法中,这位年轻的美国社交媒体巨头掌门人选择了最阴暗的一种。事实上,根据美媒报道,抹黑、抄袭、恶意收购等灰色手段,一直伴随着脸书的崛起。昨天深夜,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发布了一条声明,直指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抹黑。美媒称,脸书内部有一个被称为“早鸟”的预警系统,能识别来自小型初创公司的威胁,然后通过抄袭和收购的方式,摧毁潜在竞争对手。

字节跳动声明截图。

我们看到,脸书的“黑历史”一点都不少:2012年收购风头正劲的Instagram,因为扎克伯格认为它构成了威胁;2013年切断当时颇受欢迎的短视频应用程序Vine对脸书的使用,导致其于2017年倒闭;2014年耗资160亿美元收购信息巨头WhatsApp;推出山寨短视频应用,企图以重金挖走TikTok上的网红……

作为脸书的掌门人,这些“黑历史”很难说跟扎克伯格没有关系。在以他为原型的传记电影《社交网络》里,扎克伯格可没少干坏事:剽窃风波,兄弟阋墙,刻意的股权稀释阴谋……一个孤僻的、野心勃勃的书呆子,为了钱而背叛了身边所有人。有媒体指出,现实中,扎克伯格事实上就是一个野心家和投机分子,早就“失去了自我”。

艺术,总是源于生活……

合谋

一个细节被反复提及:去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演讲中数次点名攻击TikTok。三天后,扎克伯格赴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

特朗普和扎克伯格。

没有人知道那次晚餐的主题是什么。但商业与政治的合谋,在美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美国当前的国内环境和政治气氛,为这种合谋的升级提供了温床。

美国禁止TikTok所鼓噪的理由是,“担心窃取美国公民信息,有损美国国家安全利益”。回顾历史,美国经常在拥有技术优势时提倡自由经济,在没有技术优势时就强调国家安全,往往打的牌就是社交媒体的信息安全和内容审查。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在特朗普政府眼里,这款风靡美国的软件几乎拥有“原罪”:他们其实不关心TikTok有没有“整改”,需要的只是“不安全”这个罪名;他们不关心TikTok最大的投资者来自美国,只看到软件里的中国元素;他们更不关心TikTok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只认定软件“来自中国”。

最新消息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的时间,协商向微软出售TikTok事宜。谈判将由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监督,该机构有权阻止任何协议达成。路透社称,目前暂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让特朗普改变了想法,但此前多名共和党议员曾敦促特朗普支持微软收购方案。

不管TikTok的最终命运是什么,这都不是一家的故事了。被美国盯上的中国软件不仅仅是TikTok。国务卿蓬佩奥近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将很快宣布对被视为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一系列“广泛”的中国软件采取措施。美国对华“全面竞争和战略遏制”已经成为共和、民主两党基本共识。尤其,疫情与特朗普政府因防疫不力而“甩锅中国”的选举政治需求等因素相互叠加,急速放大了中美两国之间的固有矛盾。

当然,明眼人还是有的。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日前直言,现在美国人太自以为是。“当你领先太久,你就会认为领先就是理所当然的。就像一些职业运动员,他们连续多次赢得冠军,他们就会变得自满,然后就会开始输”。

如果美国不断人为制造各种“外国威胁”,最终很可能导致“自我实现的预言”。这才是扎克伯格的美国式恐惧,真正让人担忧的地方。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