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大家看到,中国人可以航行得那么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596651317677_1.jpg

图①:徐京坤在驾驶帆船。图②:完成环球航行后,徐京坤拍照留念。图③:“青岛梦想号”航行至马尔代夫。图④:在南太平洋塔希提岛,徐京坤(左三)与当地街头乐队交流。(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黝黑的皮肤、壮实的身体,时而侃侃而谈,时而憨厚一笑……接受记者采访时,刚完成环球航行的徐京坤正在葡萄牙亚速尔群岛休整。

这个31岁的青岛小伙,于2017年6月和妻子一起驾驶“青岛梦想号”双体帆船从土耳其起航,穿过地中海、大西洋、加勒比海,经巴拿马运河,跨越太平洋、印度洋,绕过非洲好望角,回到北大西洋大航海之路的起点葡萄牙,完成了多少人毕生的梦想——环球航行。这趟3.4万海里的旅程,他们手握着船舵整整有8000多个小时。

照片里,他用左臂和右手展示着“青岛梦想号”的旗帜,一旁的地球仪上,黑色马克笔标记的航线已经连成一个圆。新华社报道:“这次环球航行结束后,徐京坤已累计航行11万海里,是‘世界上航行最远的独臂船长’。”连世界帆船联合会技术官员也曾称赞:“他的成功不仅是中国人的骄傲,更是世界航海运动的奇迹。”

圆了环球梦

“你知道什么是这一路最重量级的送行吗?几十头抹香鲸随行,那场面真的令我感动落泪。”说起环球航行,徐京坤激动不已,一段段回忆信手拈来。

今年2月,离开南非开普敦向纳米比亚航行时,徐京坤惊喜地发现,海面上不时有抹香鲸出现,一会就有一只或几只在“青岛梦想号”旁边跃起,就像为他送行似的。从清晨出发到晚霞满天,一天之内他看到了近五十只鲸鱼。

“我敢保证,你以为的观鲸和这种观鲸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就好比在动物园看狮子,和在非洲草原狮子看你的区别一样,那次真的是一群一群的鲸鱼围着你看啊……”

好景不常在,大海变幻莫测。没过多久,“青岛梦想号”就遇见了时速45节的暴风。6米高的海浪携带着巨大的能量,从船尾拍过4米多高的驾驶台。海浪就像一堵墙一样压过来,整个船尾都被掀了起来,险些把整个船打翻。

“那时候,我脑子里各种弃船求生的流程一遍一遍地过,要带什么走?如何在不超过10度的水温里撑到有人来?我想:我必须要保住这条船,我们一定要活着回家。”徐京坤使出了浑身力气调整船舵,连着12小时手不离舵才驶出暴风区,到最后手脚都僵了,膝盖关节没有一处不疼的。

环球航行,最不缺的就是奇遇。徐京坤见过风和日丽下的平静大海,也遭遇过疾风骤雨的海上风暴,路过与世隔绝的原始小岛不敢靠近,也在南大西洋的小岛实现过“龙虾自由”(没有蔬菜、水果补给,但龙虾随便吃)。见过海盗、遇过风暴、鲸鱼送行、彩虹相伴……回顾过往的种种惊心动魄,徐京坤表示:“如果说这趟环球航行有什么充盈了我的内心,那就是感恩。”

在朋友圈,徐京坤写下心底深处的想法: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感谢我们的国家日益强大,才让我们有机会去实现梦想。中国人正在用人类最初发现世界的原始方式、用中国人最友善、最勇敢、最勤劳的一面去拥抱世界,也让世界认识中国力量。

或许,在徐京坤长长的致谢清单上,还应该写上他自己的名字。因为,在一万次的想要放弃后,他一万零一次选择了坚持。

“接触到帆船时,我一下子就被它迷住了!生活就像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徐京坤说,他在船上感受到海洋的辽阔、大自然的神奇,他下定决心,要一直在这个领域走下去,并且享受它。

跑进帆船队

其实,走上航海这条路对徐京坤是意料之外。

虽然徐京坤生活在中国著名的海滨城市——青岛,但他的老家在平度大泽山区,父母都是山里的农民,小时候,徐京坤对于水的认知,仅限于家乡那条水位还不到膝盖的小河。12岁那年,一场意外让徐京坤失去了左前臂。长期的药物治疗,使他的身体臃肿不堪。于是,徐京坤开始跑步。上学时的周末,他将沙袋绑在腿上,跑步10公里回家,周一再这样跑回学校。去什么地方,别人坐车,他也是跑步。

徐京坤说:“在别人的世界里,我永远少半条胳膊,而在田径场上,我跟别人一样,有两条腿。”

因为身体素质好,在当地残联推荐下,徐京坤从学校里的体育场,一路跑进了山东省体校,还进入了山东省田径队,成为一名短跑运动员。

2006年,徐京坤接到一个电话,问他愿不愿意参加国家残疾人帆船队的选拔。时值青岛成为北京奥运会的协办城市,承办部分水上项目的比赛,组建中的中国残疾人帆船队选中了徐京坤。那时,徐京坤对帆船运动还一无所知,上网搜索照片才知道帆船的样子。就这样,他怀着进入国家队的憧憬,奔赴了训练基地。

帆船运动需要双手配合,对徐京坤来说难度不小。训练时,徐京坤常常是手嘴并用,用使得上劲的一切身体器官一起生拉硬拽,因此训练完的他不但一手水泡,嘴唇也是破的,牙根都疼得发酸。

尽管困难重重,徐京坤还是成功站上了2008年残奥会的赛场,乡亲们口中那个“特别能跑的孩子”成了大海里的“弄潮儿”。

后来徐京坤才意识到,据说大泽山曾是海中孤岛,唯有扬帆才能通行来往。也许,这个上古传说,早已注定了他和帆船的不解之缘。

职业航海人

2008年奥运会结束后,中国残疾人帆船队解散,但徐京坤的追梦路没有终止。他了解到,除了参加比赛,帆船还有许多种玩法,可以跨越汪洋,甚至航行整个地球。辗转几年后,他开始为职业的航海生涯做准备。

在青岛,他找到一条已经报废的24尺近岸巡航帆船,花了9个月时间修理改造,并取名为“梦想号”。独自驾驶一条帆船,需要掌握的技能不少。例如,船长要懂气象、地理,要会导航和通讯,要能修理机械,还要与赛事主办方、赞助商、媒体等接洽。除了这些,徐京坤说,与竞技性的场地比赛相比,长距离的离岸航行,更难的是对意志的考验。

2012年9月,徐京坤开始了单人环中国黄海、东海、南海的航行,这是他的第一次单人远航。从青岛出发,北上辽宁丹东,再一路南下到西沙永兴岛,直到2013年1月到达终点,沿途停靠17个沿海大城市,历时129天,航行2500海里。

在这趟听起来令人心潮澎湃的航行里,令徐京坤至今难忘的,却是出发时的一个回眸。

当他驾驶着帆船离开青岛奥帆中心的码头,看着岸上向他招手的好友们逐渐模糊,城市离他远去,陆地也慢慢消失,他陷入一望无际的海水之中,前途未卜的惶然取代了一苇以航的淡然,恐惧感和无助感强烈袭来。面对未知的世界,一切都靠自己解决,这是真正的极限挑战。

“万事开头难,那时真有点‘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徐京坤说,但如果没有那次告别故乡地平线的决绝,便也不会有后来跨越汪洋的自己。“航海给了我最精炼的人生教育,即使知道面对未知会恐惧,我还是想探索自己的极限。”

那次航行后,2015年,徐京坤又踏上了单人横跨大西洋的征程。这是被称为世界上最虐的航海赛事之一的MINI TRANSAT(法国迷你横跨大西洋极限挑战赛),比赛全程禁止使用任何机械动力、卫星电话等现代航海科技装备,只能靠听广播和原始海图定位。这一次,徐京坤经历了距离死亡最近的时刻。

在北非海域航行的一天凌晨,徐京坤被突如其来的大浪打到水里,多亏系了安全索,他在被船拖行了很长一段距离后终于爬了起来。回到船上,他发现自己的右臂被划开了一道8厘米长的大口子,而左臂却无法给右臂做缝合和处理。徐京坤意识到,一旦无法治疗,他必须靠岸退赛。最后,他硬是用嘴给自己上了药。

经过30天3小时54分52秒、4020.7海里的航行,徐京坤以总排名第36的成绩完成比赛,成为了继“中国职业帆船第一人”郭川之后第二个完成这项赛事的中国人。

徐京坤不会忘记,他完成最后一场资格赛时,德国媒体报道:“谁也没想到,做到这一切的,是一个看起来很随和的中国人。”

讲中国故事

环球航行三年来,一路上遇见的欧洲、美洲、澳洲的巡航者不计其数,而看到徐京坤,他们往往会说: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位中国人。

的确,对于航海这项运动,中国面孔并不常见。

2017年,徐京坤以个人身份参加残疾人世界帆船锦标赛,面对众多国际高手,没有教练团队的他最终以第四名的成绩完赛,刷新了中国残疾人帆船在世锦赛男子单人项目中的历史纪录。赛后,徐京坤坚定地说:“我相信,如果有更多支持和关注,在未来,我们中国人在这项运动上夺得金牌不是梦想!”

其实,早在第一次环中国近海航行时,徐京坤就向民众开放公益航海体验,共有2000多人参与到活动当中,包括120多位残疾人和近200名儿童。

在历时三年的环球航行中,“青岛梦想号”到访过40多个国家和地区,每到一个港口,徐京坤都会同当地青少年、帆船爱好者、各地的政府组织和民间协会开展文化交流与航海体验活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也展示家乡“帆船之都”青岛的城市精神。

徐京坤的“船长厨房”更是受到欢迎。一路上,他常常用中式方法烹饪海鲜再邀请各国朋友一起品尝,遇上端午节他会展示自己腌制的咸鸭蛋,春节他和各国的船员们一起包饺子……徐京坤说,美食文化也是中国名片。

这次旅程,徐京坤发现,外语的环球航行资料非常丰富,唯独中文的环球航行资料几乎是空白。他准备把自己一路上的经验资料,整理成第一本中文的环球航海工具书,帮助更多中国航海人走得更远、更安全。

不止徐京坤,中国残疾人运动员早已展现出全新的面貌。在2016年第十五届夏季残疾人奥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获得107枚金牌、81枚银牌和51枚铜牌,刷新51项世界纪录,创造了自1984年参加残奥会以来的最好成绩,连续第四届夺得金牌和奖牌榜双第一。

向更强出发

一直以来,独臂是徐京坤逃不掉的标签。面对这个话题,徐京坤倒是很坦然:“小时候,我觉得少一只手与其他人不同,但是进体育队训练后,我找到了信心、勇气和目标,习惯之后不会感觉到独臂是一个障碍,甚至它激励了我要更加努力,对拥有的东西更加珍惜。丢了一只手,但是获得了全世界,我是幸运的。”

在获得2019年“齐鲁最美青年”荣誉时,徐京坤正航行到印度洋查尔斯群岛,在卫星电话里,他鼓励大家:“我们都有资格拥有梦想,并且有能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我能做到,你们能做得更好!”

完成环球航行后,在接受葡萄牙广播电视台的采访时,徐京坤强调:“总有人说我环球航行的梦想是不可能的,你只有一只手,这太难了。但于我而言,有梦想就要付诸实践,前方永远有无限可能。”

谈到之后的计划,徐京坤兴致勃勃:“我想挑战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在世界单人极限航海的殿堂里,加上中国人的名字!”

这项最顶级的航海荣誉一直被西方水手垄断,还没有亚洲水手完成过赛事。记者问,如此高难度的比赛,为什么还想参加?

徐京坤回答:“我没指望自己成为榜样,但我想为后来的人开一扇门,让未来中国的水手走得更轻松。我想让大家看到,中国人可以航行得那么远。”

(记者 叶子 制图:潘旭涛)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8月06日   第 05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