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鲁特大爆炸,引燃黎巴嫩的导火索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交谈中东

 

发生在贝鲁特的大爆炸,初步原因显示是存放在港口六年多而无人问津的硝酸铵所致。这一问题将黎巴嫩政府治理失能暴露在了世人面前。爆炸再次引燃了民众的不满情绪,8日,黎巴嫩又有大批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府腐败,治理无能,要求改变现状,游行造成1死230多伤。其实早在爆炸之前,黎巴嫩社会危机已经非常深重,民众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已经进行了一年多。

  人们不禁要问,黎巴嫩社会究竟怎么了?

  黎巴嫩面积只有10452平方千米,比北京市还小。人口虽然只有600多万,但教派众多,可分为两大类,若干小类:

  基督教:基督教马龙派、希腊东正教、亚美尼亚东正教等

  伊斯兰教:什叶派、逊尼派、德鲁兹派

  在每个派别内部,又分为若干政党:

  如什叶派内部,分为两大政党: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

  基督教马龙派内部,也有两大政党:黎巴嫩长枪党和自由国民党;

  基督教内部还有右翼政党“黎巴嫩力量”;

  逊尼派有自己的政党“未来阵线”,德鲁兹派的政党名为“社会进步党”

  除了这些大的党派,还有若干个小党。

  2017年,我在黎巴嫩报道议会选举。报道前,光是查阅相关资料,理清各个政党代表的群体和政治主张,就花费了好几天,最后仍然只是弄懂了一个大概。

  2017年4月12日晚,黎巴嫩总统奥恩宣布暂停议会会议一个月。之所以延期,是因为黎巴嫩各政党争论的焦点是当届议会6月到期后,是按照现有法律选举还是修改选举法,按照新的法律选举。不同派别有不同的主张:

  时任总理的哈里里领导的逊尼派政党未来阵线、德鲁兹派政党社会进步党以及基督教右翼政党黎巴嫩力量倾向于按照现有法律进行选举。因为按照现行的,即1960年通过的选举法,黎议会选举采用的类似于美国总统选举中的赢者通吃原则,只要在一个选区获得多数票,该党就赢得了该选区的所有票。这有利于这些小党赢得议会席位。

  而总统奥恩领导的基督教政党自由国民阵线、真主党以及议长贝里领导的什叶派阿迈勒运动则坚持必须修改现行选举法,废除赢者通吃制,改为比例制,即将全国划为一个选区或几个大的选区,按照得票比例安排议会席位。如果按照大选区、比例制选举,这些大的政党将赢得更多的议员席位,从而将一些小党派边缘化。

  4、黎巴嫩全国的人口,基督徒占一半,穆斯林另一半。1975年,各派之间爆发了持续15年的内战,国内各派别在沙特等国斡旋下,最终在沙特塔伊夫达成了《塔伊夫协议》,规定:总统由基督教人士担任,总理由伊斯兰教逊尼派人士担任,议长由伊斯兰教什叶派人士担任。这一安排照顾到了各方利益,内战停止。

  但近年来,黎巴嫩政坛出现了许多新情况:

  1)各派人口此消彼长:主要是穆斯林人口的激增和基督教人口的相对减少,使得国内力量对比出现变化。

  2)中东局势的演变:沙特与伊朗强势插手中东国家事务,沙特支持逊尼派,伊朗支持什叶派,致使黎巴嫩穆斯林内部日趋两极化。

  3)真主党的强势崛起:与其他政党不同,伊朗扶持的真主党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实力雄厚,在黎巴嫩实际上形成了“国中之国”的局面,黎巴嫩国家治理受到严重削弱。

  由于以上变化,黎巴嫩国内各派政治力量重新分化组合,不再按照传统的基督教、伊斯兰教两大派分立,而是形成了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集团,基督教各派分别站队,从而形成了沙特支持的三一四联盟和伊朗支持的三八联盟。

  新情况的出现使《塔伊夫协定》规定的总统、总理、议会权力分配显得落后、不合时宜。因此,各派要求对黎巴嫩现有政治架构进行改革的呼声此起彼伏,这是黎巴嫩社会危机的最主要根源。

  4、由于各派在权力分配问题上各有诉求,就导致该国虽有政府,但在重大国计民生问题上屡屡无力或不愿应对的情况。这两年,黎巴嫩货币大幅贬值,失业率高企,民众生活苦不堪言,人们纷纷走向街头,要求政府进行改革,解决民众的诉求。

  面对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去年10月18日,黎巴嫩政府宣布将对手机社交软件征收数字税,黎民众发起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29日,总理哈里里辞职。2020年1月21日,黎新政府组成,哈桑·迪亚布任总理。

  然而,更换总理,并不能解决黎巴嫩深层次的问题。《塔伊夫协定》是留是废,各派权力如何再分配,政府如何解决分歧,承担起发展国家经济和社会治理的任务、如何解决腐败问题,这些都是摆在黎巴嫩这个国家面前的重要任务。

  此次贝鲁特大爆炸,将黎巴嫩社会的矛盾推向了新的阶段,毫无疑问,它必将引燃早已弥漫在民众之中的愤怒情绪。如果不进行重大的改革,黎巴嫩社会矛盾升级,甚至爆发持续的动乱都只是时间问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