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7亿多建豪华中学,摘帽贫困县的钱咋能这么造?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4层喷泉的“鲤鱼跳龙门”水景,削掉真山建的假山瀑布群,随处可见的仿唐式建筑屋顶……这里既不是星级酒店,也不是风景园林,而是陕西省商洛市镇安县的一所新建中学。

把学校建得漂亮点无可厚非,毕竟“再穷不能穷教育”。但放眼望去,无论是气派的仿古牌坊式大门,还是分布在喷泉步道两侧的16尊石刻鲤鱼,抑或是校园内的假山、水车、栈道、石拱桥,怎么看似乎都跟课堂教学关系不大。镇安中学部分教师也反映,在硬件改善的同时,学校师资力量等“软件”并未得到明显提升。

据新华社记者报道,这所中学总投资高达7.1亿元。其中,削山造瀑布花费200余万元,从西安拉来的校训石碑花费五六万元,附属工程绿化带、管网共计花费8000余万元……对此,镇安县政府工作人员回应称,多校合并,从长远看可行。但要知道,镇安县才刚刚摘掉深度贫困县的帽子,去年财政收入尚不足2亿元。如此账单,真是扎眼又扎心。

近年来,贫困县大兴土木“竞豪奢”的例子时有所闻。从湖南省汝城县斥资4800万元修建广场到甘肃省榆中县花费6200万元“造景”“造门”,再到陕西韩城耗资1.9亿元建造假山跌瀑、人造水系,贫困县“未富先奢”屡屡引发公众关注和讨论。贫困县大手大脚兴建工程,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一些贫困县遭到舆论指责,主要还是因为打肿脸充胖子,没钱乱花钱。拿镇安县来说,为了修建这所中学,与承建方共同投资1亿多元成立项目管理公司,还向银行融资3.2亿元,才凑齐了项目概算总投资所需的5.1亿元。今后,镇安县需连续12年每年偿还5000余万元贷款,还要想办法争取上级资金。可以说,如此“高标准建校”,不仅是用力过猛,更是用错了方向。

对这类贫困县而言,最大的问题恐怕还是不明白为谁花钱、如何花钱。其实,花钱并不怕,只要是为民造福的项目,该花的钱一分也不能少。但不能把“高标准建设”理解为“多花钱”“乱花钱”,也不能把提升城市“颜值”想象成高楼林立、金碧辉煌。如果“花大钱办小事”,“面子工程”取代了“民心工程”,“穷庙富方丈”取代了富民强县,老百姓怎会没有意见?舆论场上怎能没有怨言?

其实,小财政一样能解决大民生。此前,河南省新县投入上千万元改善环卫工人生活条件。推出的“关爱套餐”包含免费早餐、免费公交,还包括医疗养老保险、保障性住房政策优惠等。此举立即得到公众的点赞和支持。归根结底,贫困县的发展红利、政策倾斜乃至资金支持,都要真正转化到民生上来,切实“把钱花在刀刃上”。

贫困县刮起奢侈风,背后也是浮华的政绩观在作祟。政绩观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投射到某项具体工作中,却能真切反映它的虚或实、好或坏。一些贫困县如果能换个视角看政绩,即使不建高楼大厦,一样能干出百姓满意的政绩。

最新消息显示,商洛市已成立调查组去往现场,初步开展工作。

而镇安县人民政府官网还挂着一个月前的消息:“新建镇安中学项目,是县委、县政府从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出发,真正解决山区孩子从‘有学上’到‘上好学’的难题而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性决策。”

43.webp.jpg

图片来源:镇安县人民政府

文/钟祺

资料来源/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等

来源: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