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安理会咽下众叛亲离苦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联合国安理会近日对美国提交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进行表决,提议需要至少9票支持才能通过。14日,表决结果公布,除美国与多米尼加共和国2票同意外,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等美国盟友在内的11个成员国均投出弃权票,中国、俄罗斯投了反对票,法案未获通过。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在随后所作解释性发言中表示,中方将同国际社会一道,推动伊核问题的政治解决。美方决议草案的实质是恢复对伊制裁,是美对伊“极限施压”政策的延续,与全面协议精神相悖,与第2231号决议条款不符,于法无据,于理不通。绝大多数安理会成员不支持美方决议草案。坚持对话协商,开展外交努力是解决伊核问题的唯一正确途径。

单边行径孤立自己

据路透社报道,伊朗总统鲁哈尼8月15日表示,华盛顿在联合国争取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努力遭遇了“屈辱的失败”。美国为打击伊朗准备了好几个月的决议,却仅在安理会其他成员国中获得一票。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在联合国75年的历史中,美国面临的孤立是前所未有的。”

“表决结果表明,美国提交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不得人心,连美国的传统盟友欧洲国家也持保留态度。”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美国此次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与即将到期的联合国第2231号决议密切相关。

2015年7月14日,伊朗同中国、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和德国及欧盟达成伊朗核问题《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下文简称伊核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此后,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核可伊核协议的第2231(2015)号决议,并规定伊核协议通过5年后,即2020年10月18日,解除对伊朗武器禁运。2018年,美国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恢复和增加制裁,并寻求推动联合国无限期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231号决议,肯定伊核协议的作用,在美国单方面推出伊核协议之前,伊朗一直在履行伊核协议的行动上无可指责,绝大多数安理会成员国也认可这一点,国际社会对此事的是非曲直已有公论。此次美国提出决议,打压伊朗的用心昭然若揭,国际社会并不买账。”

“2018年特朗普政府不顾国际社会一致反对,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实际上丧失了这一问题上的发言权,更难以发挥主导权。”孙德刚认为,“美国单边主义政策不受国际社会欢迎,只会孤立自己。”

霸权主义惹恼盟友

“美国坚持遏制伊朗,力推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和整体战略。”苏晓晖分析,短期来看,美国即将迎来总统选举,对伊朗的强硬态度可以迎合美国犹太裔选民,符合美国国内政治需要。长期来看,根据美国中东战略,伊朗被认为是中东地区唯一有能力和意愿挑战美国主导权的国家,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树立的“敌方”靶子。激化伊朗问题,有利于美国在中东以更小的成本团结中东盟友,维持自身在中东的地缘政治优势。

“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在伊朗武器禁运问题上陷入分裂,形成了三大阵营。”孙德刚分析,美国从对伊朗“极限施压”的角度去审视武器禁运,试图延缓伊朗的军事现代化进程,限制伊朗的军事能力,所以极力维持对伊朗的武器禁运;中俄认定伊朗执行了安理会通过第2231号决议,坚持在伊核问题方面主持公平正义,所以反对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法、英、德受美国施压,一方面对伊朗的战略意图存有疑虑,另一方面担心对伊朗维持武器禁运,会迫使伊朗退出伊核协议,同时希望在未来伊朗军事现代化过程中分一杯羹,不想看到俄罗斯等非西方大国垄断与伊朗的军火交易,因此选择弃权。

彭博社发表文章指出,欧洲人已不愿意在拥有15个成员国的安理会上帮助美国。美国本届政府从上任之初就不必要地与欧洲领导人抗衡,现在美国已无法依靠他们来支持自己,以阻止伊朗来获得强大武器。

“法、英、德等欧洲国家在伊朗问题上的核心关切在于维持中东地区稳定。欧洲国家希望美国履行伊核协议,发挥大国作用,保持中东稳定秩序,而非以延长武器禁运刺激伊朗,加剧中东地区矛盾。中东地区矛盾激化,对欧洲地区带来的是难民问题等直接利益损害。欧洲国家这次没有和美国站在一起,也是因为对美屡次借伊朗搅乱中东局势的行为并不认可,美国此举不符合欧洲国家的国家利益。”苏晓晖表示。

打压伊朗不会改变

“今天,我们输了,但这件事还没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在表决后对媒体表态。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最快于下周对伊朗启动“快速恢复制裁”(Snapback)机制,推动延长安理会对伊武器制裁。多家外媒分析指出,美国由于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已丧失协议参与方资格,无权要求安理会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

苏晓晖认为,此前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大搞单边主义。此次又想利用联合国安理会这一多边机制打压伊朗,事实证明,美国这条路走不通——美国迷信“领导力”,“任性”退出多边机制,反而损失了信誉和权威。

“美国执意推动在安理会对伊朗武器禁运,主要是由伊朗和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博弈态势决定的。此次美国提交的草案未能通过,且绝大多数安理会成员国弃权或者反对,美国倍感震怒,一定会继续推进伊朗武器禁运。”孙德刚分析,未来,美国可能向联合国提交新修改议案,临时延长对伊朗的武器禁运;或者绕开安理会,另起炉灶,联合西方部分国家、海湾合作委员会、以色列等形成对伊朗武器禁运集团,制裁与伊朗进行军火交易的国家和公司。

彭博社报指出,在烧毁了自己与欧洲的桥梁之后,美国政府可能已经利用中介机构来进行论证,阿拉伯国家是最明显的合适人选。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在英国和美国相继向联合国表示要对伊朗继续武器禁运之后,海湾地区的部分国家最近也组成了海湾地区合作七国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在最近也递交了关于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的议案。

“美国在多边主义的道路上受挫,并不妨碍美国继续实施单边主义,指望美国迷途知返并不现实。”苏晓晖认为,美国此次提案只是遏制伊朗系列动作的前奏,未来美国有可能对伊朗进行经济打压和军事威慑,收紧制裁绳索。(记者  高  乔)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8月18日   第 10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