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国新冠变异,传播速度快 10 倍!疫苗还有用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英国报姐

 

美国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 8 月 16 日 20 时,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累计超 2148 万例,累计死亡逾 77.1 万例。

到了现在,全世界都对新冠的消息有了疲倦感。

疾病仍在世界范围内肆虐传播,死亡的钟声每天都在响起,但就算在最严重的美国,很多人也已经丢掉口罩、放心大胆地开始了正常生活。

很多人都觉得,一方面,没钱比有可能新冠感染更加可怕。

而另一方面,疫苗很快就要研制出来了——俄罗斯甚至已经开始使用了!

只要再稍等那么两三个月,或许全世界都可以接种新冠病毒疫苗。

而后,新冠就会像天花一样,彻底成为历史,尘封在 2020 年。

这样的想法——无疑太过天真。

一方面,即使真的疫苗出现,也很难在全世界范围里接种率都大于 95%。

(一般来说,95% 的人进行疫苗接种就可有效防止病毒传播)

而另一方面……

在这段时间全世界的瘟疫肆虐中,这个病毒,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异。

玩过瘟疫公司的朋友,对病毒的变异应该也有一定了解。

简单来说,大多数变异分为三种,传染性发生变异(比如从血液传播变成接触传播)、病毒症状发生改变(比如致死率提高)、病毒能力发生变异(比如抗寒抗热抗药)。

每次病毒发生变异,人类的研究解药 ( 疫苗 ) 进度就要下滑一截。

当然,游戏不能当做真实世界的医学依据,不过作为一个简单科普来说,倒也已经足够了……

我们现在正在面对的,就是一个正在全球肆虐的单链 RNA 病毒

既是单链,又是大分子,从遗传学形状角度来说,正是最容易变异的病毒之一。

事实也的确如此。

在几个月前,医生们就已经从全球病患体内提取了上百份完整基因组,发现新冠病毒早已经变异成了不同的病毒谱系。

如果把蝙蝠身上的毒株叫做原初毒株,那么这一毒株在变异后,就形成了A 型毒株

而 A 型毒株造成的新冠,在美国与澳洲肆虐,三分之二的美国样本都属于 A 型。

而 A 型毒株继续变异,成为了B 型毒株

武汉的感染者里有 A 型毒株,但绝大多数都是 B 型毒株。

在为病毒溯源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将其当做论据之一,主张病毒并非起源于中国。

和其他毒株相比,B 型毒株传播更加迅猛,从东亚肆虐到欧洲。

英国 75% 的患者属于 B 型,同时,德国、法国、比利时、荷兰和瑞士也以 B 型毒株为主。

而 B 型毒株,继续变异,成为了C 型毒株

中国大陆几乎没有患者体内出现 C 型毒株,但 C 型毒株的威力也不小,它从新加坡一路传染到欧洲。

意大利、瑞典和英国都有出现 C 型病毒,死亡率更高。

这项研究发表于 4 月初,也就是说,这是在 3 月时的病毒变异情况。

那个时候……全球一共只有 70 万感染者。

而现在?

2148 万。

昨天,马来西亚卫生部在社交媒体上就发文指出——

” 马来西亚现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确认了 4 例 D614G 变异毒株。”

非专业人士很难搞懂 D641G 有什么区别,但简单来说——这个毒株比一般毒株传播要快 10 倍。

这个变异最早出现在 3 月份的欧洲,但因为其易感性,更容易出现 ” 超级传播者 “。

不知不觉中,现在世界流行的新冠病毒,已经大多都是这种变异株。

病毒变异让它的感染力更强,就算是年轻人和小孩子也会感染上这种病毒。

不过,如果还有好消息可以说的话,那就是这种变异后的病毒,病原性更弱,自愈率增加、致死率降低。

因为其易感性,这种新冠毒株更容易出现 ” 超级传播者 “,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就扩散到更多的地方。

所以,就算目前马来西亚仅仅只有 4 例变异新病毒,卫生部也要郑重发布警告。

世界上,已经有太多的前车之鉴。

比如日本——日本第一波疫情从 3 月开始,在 5 月就已经很好的平息下去,甚至一度被西方媒体当做新冠应对典范。

但是,从 6 月中旬开始,东京又出现了变异新冠病毒。

日本目前流行的毒株是在此前 C 型新冠病毒基础上,进一步发生了 6 个碱基变异,和 D614G 一样都属于局部突变。

这种变异的新病毒和原先的新冠不一样,它在年轻人中更加易感。

它从东京迅速朝日本各地扩散,知名艺人接连确诊(戳链接复习)

目前,日本政府还没有停工隔离的打算。

7 月底,越南总理阮春福也发出警告,新一轮疫情与 3 月不同,每个城市都有感染风险。

他指出,本轮疫情毒株已经变异。

虽然传染来源不明,但传播速度更快。

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消息,最重磅的,那还是要看印度

别的国家一次发现一种新变异,而印度 15 日报道:

新德里基因组与整合生物研究所的医生对来自 752 个确诊病例的 1536 样本进行测序。

而这一次,他们发现了两个新的病毒谱系,73 个新冠病毒毒株变种……

目前,印度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了 100 万。

但实际上……随着印度解封、疫情渗透到农村地区,感染人数可能远超官方统计。

” 实际上,已经是一笔糊涂账了。”

但话说回来——目前为止的病毒变异,没必要太过恐慌。

因为,并不是每一次病毒变异,都会让疫苗失效的。

一般疫苗针对的目标都是病毒的早期版本,但就算病毒发生局部碱基突变,它的基因序列与早期版本依然非常相似。

之前甲型 H1N1 流感病毒,其实也出现过很多变异。但至今我们仍然使用 2009 年的毒株疫苗,也能够稳定发挥作用。

张文宏也曾经专门出面回应疫苗问题,安抚人心。

” 疫苗的生产,从基础到最后落地,都是一个极为专业的过程。对于病毒变异的影响,事实上已经超出了普通老百姓的理解范畴,从事疫苗研发的专业人员会予以充分的考虑。”

” 到目前为止,病毒变异的位点并没有影响到疫苗研发,所以大家现在大可不必担心。”

打个比方,把毒株看成一棵苹果树。

疫苗针对的,是从树干部分判断这是一颗苹果树吗?是就砍掉。

至于这棵树,枝叶疏密,还是开花落叶结果,对于判断这是不是一颗苹果树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

即使病毒发生较大变异,从脆苹果变异成蛇果,也可以像宫颈癌疫苗一样做成多价疫苗,一次性搞定。

——只要它不变异成梨子树,现在正在研究的疫苗就还是有用的。

作为单链 RNA 病毒,频繁突变是很正常的,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我们也完全没必要对新冠病毒的变异感到恐慌。

大部分突变都是 ” 无义突变 “:没有意义的突变,不会导致所编码的蛋白质发生什么大变化,也不会影响蛋白质诱导免疫、继而影响到疫苗的开发。

即使是有义突变,也分为两种情况。

一种是发生突变的氨基酸并非位于主要表位区,对疫苗的影响不大。

而另一种,就是我们最担心的……

突变的氨基酸残基,确实会影响蛋白质的免疫原性,即诱导特异性免疫反应,导致疫苗受到影响……

并不是所有的突变,都会让病毒更加恐怖,我们作为普通民众,没必要为此担心。

可即使如此,部分政府干脆直接不管、放任新冠传播,就等疫苗出现的行为,也依然错误至极。

的确,我们现在还很幸运,病毒毒株尚未突变到针对初代病毒研发的疫苗无法应对的程度。

但就这样放任它在一次次传染中变异,谁能保证,病毒不会变异到让目前研发疫苗完全失败?

可能性较小,但不确定性摆在这里。

像美国一样 ” 自由 “,实际上,是对现在这些为了拯救生命而废寝忘食研制疫苗的医生们,对他们的心血的不尊重。

更是对全世界、全人类的不负责任。

source: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7/pandemic-virus-slowly-mutating-it-getting-more-dangerou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