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越狱,居然是合法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周刊

 

在绝大部分国家的法律中,越狱都不是轻罪。

像《Prison Break》男主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在美国一旦翻车加刑五年起步。在墨西哥,当狱警发现有人越狱时可以直接向他开枪。

然而在德国,越狱却是合法的。

  

  前几年德国Kaisheim市的一所监狱发生过一起越狱事件。

因为当事人年纪不小,加上平日表现乖巧,狱警一个大意,让这位犯人趁着家属见面时间溜掉了。

  

  当事监狱,他妈的外形看起来像个宫殿

不过更让狱方想不到的是,这厮两天后给典狱长打来电话。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出去是因为腰疼需要开药,看完病就回来。

两周后,这位犯人果然如约而至,重新出现在了监狱大门前。

鉴于这位犯人整个越狱过程并未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连铁丝网下的花都没踩到。

狱方在给他发放囚服,重新登记入住后,没有任何加罚。

对此官方的解释是:追求自由是人类的天性,我们没理由剥夺任何一个人追求自由的权利。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德国越狱为什么合法,与监禁史还有百年前一些约定成俗的东西有关系。

话说虽然监狱的诞生或许比文字更早,但囚禁作为一种刑罚,在全球人类文明中基本上直到19世纪才出现的。

之前的千年中,无论欧亚,监狱都是类似于“候车室”的存在。是审判下达前嫌犯待命的地方,除了没有移动自由,其它外面有的里面基本也都有。

而刑罚一般只分“肉刑”和“流放”两种。即便是挖掉人的膝盖骨,或者发配去北极修路,也不会剥夺一个人的自由。

所以在古代只有劫法场,并无越狱一说。并且由此可见尊重自由,是古今中外所有人类的共识。

  

  说回德国。

在这个拥有歌德这种人文主义巨匠的国度,德国的文化语境显然是相当尊重自由的。

1880年,德意志第二帝国当局认为,保持自由或寻求自由是人的本能,在该本能驱动下一切行为都应得到理解与宽恕。

而这条纲领并未因为岁月的更替而褪色打折,直到今天依然发挥着指导性的作用。

故在这个理解的基础上,越狱自然也就被视为是一种同呼吸或者遗精般的本能,被当局所理解接受了。

  

  不过在德国越狱虽然合法,但实际上德国越狱的人并不多。

据欧洲相关机构数据,2017年德国每万囚犯中,越狱者只有61人。

法国78;意大利22;而被视作现世伊甸园的瑞士竟然255。前三全是北欧国家,颇有维京遗风。

  

  另外2018年圣诞节前后,柏林监狱曾突发过“5天9人越狱”事件。

当时媒体调侃称这是柏林监狱的“开放日”,并吐槽是十年一遇。

也就说明越狱现象在德国较为罕见,否则像这样的新闻就根本不配上报。

  

  而德国越狱合法,但囚犯积极性不大的主要原因在于,真的是太难了。

德国人的精细一如他们的仪器,并且这种习惯渗透到了方方面面。什么事都理得清清楚楚,香肠都可以论片卖。

越狱虽然不犯法,但在德国人眼里,越狱是一个整体,一套系统,一堆连续的逻辑行为。

单说越狱是不犯法,但咱一码归一码。

  

  犯人越狱把囚服穿出去了?不好意思,这是盗窃。

犯人越狱把下水道挖穿了?抱歉,这叫损坏公物。

越狱时把看守打晕了?对不起,此乃袭警。

而以上这些由越狱衍生出的犯罪行为都会被被加入购物车,作为付费赠品,在越狱被免单的同时计入您的账单中。

  

  另外虽然德国鼓励追求自由,然而自由之路只能靠自己走。

协助他人越狱,无论是外边开面包的司机,还是里面卖床板活页的生意人,都将视情节受到以年为单位的严惩。

所以除非你能让自身上下所有分子,共振频率与墙壁分子一致,以实现穿墙逃跑,不损带一花一草。

那么合法越狱就是可行的。

  

  飞跃疯人院,我最爱的电影之一

当然在德国合法越狱也不是一定得有超能力。

文章开头就是个例子。

另外2008年德国某监狱一囚犯,利用了在当时还算非常先进的快递服务,把自己打包发了出去。也算完美通关。

不过当他再次被捕,回到狱中补时时,这位先生被取消了保释以及减刑等优惠政策。

  

  管理界有个金句叫:堵不如疏。

治病治好了本,症状自然消失。德国的现代监狱管理,大概便遵循着这样的纲领。

话说德国一些监狱,犯人自己是有房门钥匙的。

  

  他们可以在里面看电视、做瑜伽。他们房间有水果刀、有洋基队签名的棒球棍。他们学想学的东西,做想做的人。不少囚犯在入狱一段时间后还能申请监外放假。

回仓就像是回家,监狱里的温馨气氛甚至往往会让一些嫩油条对这里产生感情。

  

  

  德国处理犯人的理念是改造,而不是惩罚。这点与拥有全球四分之一囚犯的美国完全不同。

美国主流大媒如CBS等,近年联手官方做过不少有关“我们应向德国监狱学习”调研。

当犯人爱上监狱,越狱也就无从谈起了。

  

  在CBS的采访中,德国典狱长Jorg Jesse还说了一句至理经典。

当被问到为什么德国囚犯那么规矩时,他说:

“如果您将受管理者视为敌人,他们自然将以敌人的身份对你做出回应。危险的回应。”

“或许你认为他们单纯,但生灵没你想象的那么蠢。哪怕是控制一条狗的行为,最好的方式仍然是相互了解循序渐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