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幼女卖初夜,售票供人围观?!合法妓院背后却如此黑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英国报姐

 

大热英剧《名姝》的播出让很多人爱上了乔治时代的华丽甜美的时装风格。但作为少有的以妓女为主题,讲述妓院和妓女 ” 奋斗史 ” 的英剧,《名姝》也受到了一些网友的质疑。

英国性工作者的生活真的像剧中那么励志、刺激、甚至还有点风光吗?一些人觉得《名姝》将残酷的历史问题简单化了。

在真正的乔治时期妓院中,妓院中的黑暗和剥削令人难以想象,而许多问题,在 200 年后的今天,仍然在现代英国根深蒂固。

贩卖 ” 贞操 “,拍卖亲生女儿的初夜

如今,伦敦考文特花园是中产阶级享用下午茶和音乐的圣地,但在乔治时代,考文特则是整个伦敦的性交易中心。

每个角落都有女孩在寻找客人,咖啡馆里挤满的不是小资青年们,而是衣着华丽的老鸨和皮条客,他们像星探一样寻找能卖好价钱的女孩,买到自己的麾下。

当时甚至有本臭名昭著的名录,叫做《哈里斯的名单》。由一名自称 ” 睡遍英格兰 ” 的男人杰克 · 哈里森撰写。在这本名录里,他把妓女们像物品一样列出 ” 使用说明 “。

内容包括了她们的名字,长相,身材,对顾客无礼要求的接受程度,等等私密的细节。好让更多的男人可以像逛旅游景点一样去光顾她们。

而当时的性工作者,并不像剧中那样的成熟,有自己的想法,她们很多还是孩子。考文特花园巷子的角落里,到处都是才十一二岁的女孩,他们的母亲常常会为了生存把孩子卖到妓院。

由于女性不能做正经工作,贫困的女性只能通过出卖身体才能活下去。这种情况有多普遍呢?

剧中妓院老板的小女儿 Lucy15 岁被拍卖初夜

几乎五分之一的伦敦女性 ” 选择 ” 卖淫为生,而那些年老的妓女无法再工作时,就会学一些骗术,坑骗来伦敦寻找机会的女孩成为妓院的奴婢。

大家一定还记得《名姝》里女主角玛格丽特夫人,分别在两个亲女儿 15 岁和 12 岁时,高价拍卖掉了她们的初夜。尽管这位母亲的做法在剧中看起来让人觉得没那么难接受(可能是因为演员都是成年人),但不幸的是,出售自己女儿的 ” 贞操 “,就是当时一件普遍又残忍的事。

剧中的夏洛特

从小被母亲玛格丽特夫人训练成为妓女的夏洛特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她叫 Charlotte Hayes,就像剧中一样,从小被培养成为取悦别人工具。

14 岁时,Hayes 被母亲公开拍卖了初夜,最终以 50 英镑的高价卖给了一个大她很多的男人。要知道这笔钱相当于今天的 9000 英镑,而这笔钱 Hayes 本人并没有拿到。

当时有钱的嫖客们有很强的处女情结,这是因为滥交经常会导致性工作者感染性病。也是如此,老鸨们会把初夜的价格提到非常高,甚至成为了某种饥饿营销。

历史学家哈莉 · 鲁本霍德表示:在 18 世纪,他们塑造出了一种‘和处女发生关系是非常珍贵的’风潮。于是有钱人们为了体现身份和地位,纷纷一掷千金,抢夺这些只有十几岁女孩的初夜。

年龄越小的女孩的价格就越贵,富有的嫖客们痴迷于在卖场上拍下一个又一个的孩子。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炫耀身份的工具,而对于妓院的老板来说,年轻女孩无疑是摇钱树。只要一两次拍卖,就能挣回其他妓女半年的工钱。

这让拐卖幼女变得非常常见,而在妓院出生的女婴,也几乎无一例外会面临着被出售的命运。

但就算是伦敦最大的妓院,也不可能永远能找到所谓的处女。于是妓院老板甚至会将一个女孩的 ” 贞操 ” 拍卖好几次,让女孩使用各种各样有危险的草药收紧下体,叫她们演戏来骗过那些有钱的买家。

遗憾的是,如今拍卖女孩,甚至未成年和幼女的初夜,仍是色情行业的一大获利来源。在相对贫穷,妇女地位低的东欧,贩卖女性到发达国家做性奴的产业非常发达。

甚至有专门的网站拍卖着这些女孩,情形与 200 年前所差无几。

诱拐雏妓满足老男人

夏洛特的原型 Hayes 最终成为了伦敦最受欢迎的妓女之一,而她成功地开起了自己的妓院。让她曾承受的痛苦,流传到了下一代年轻女孩的身上。

她以收留为名,让几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住在妓院里,一开始教她们优雅的言谈举止,给她们穿法国买来的丝绸和蕾丝裙子,让这些女孩以为自己遇到了好人。

但没过多久,她就偷偷拍卖掉了两个女孩的初夜,向客人承诺,女孩可以 ” 满足他们的所有幻想和任何要求。”

Hayes 并不是唯一一个靠剥削儿童发财的人。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年轻女孩从英国较贫困的城市来到伦敦,一些老鸨会走进酒馆或客栈和她们攀谈。

由于老鸨们都身着华服,看上去教养良好,乡下来的女孩很容易信任她们。

当时伦敦有一位很有名的老鸨,出了名的卑鄙。她每天早上都会去周围所有的旅馆视察一圈,” 看看这个国家给伦敦带来了什么青春美丽的东西。”

当她毒辣的眼睛瞟到马车上下来一位乡下打扮的漂亮姑娘时,她会马上过去和女孩搭话。请她去家里吃饭或让她借住几晚。美其名曰:先在我这里住着,感受一下伦敦的环境,再决定是不是留在这里生活。

Lavinia Fenton 幼年被卖作妓女,后来成为了公爵夫人

这些女孩很容易就被这个慈母一般的人吸引了,于是她们被请进妓院的房间,殊不知这就是她未来数十年需要接客的地方。

先免费养这些女孩几周后,老鸨会从慈母一下变成凶狠的恶人,告诉女孩她们欠了自己很多生活费和房租,并以报警威胁她们。

老鸨们利用年轻女孩的脆弱,很快说服她们出卖身体,如果她们不同意,就会被暴打到同意为止。

当逼迫一个女孩卖身后,只要把她们塞给几个男人,一个月的白吃白喝的钱很快就能回本,这还没有算上巨额的 ” 初夜 ” 拍卖利润。

在《名姝》里,妓院的老板看上去通情达理,但现实中她们大部分都只是用尽力气盘剥他人的商人而已。

收门票围观 ” 破处 “

当一个对未来一无所知的女孩进入妓院,就已经是身不由己了。被买下初夜的女孩们,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好一点的,是被迫与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坏一点的则难以想象 ….

Hayes 曾经受到启发,组织了几场参观活动。她找来了妓院里 12 个处女,把她们带到一个空剧场。收取门票,让人们观看她们被 ” 破处 ” 的现场。

现场聚集了 23 个男人,大多数是贵族。这些女孩就像一块肉一样,在砧板上任屠夫宰割,被食客评价。

可怕的是,这些女孩还可能成为邪教献祭的工具。18 世纪流行一种名为 ” 地狱之火 ” 的俱乐部,这是一个由贵族男子组成的秘密团体,成员中甚至有当时的威尔士亲王和诸多公爵。

他们崇拜撒旦,为了献祭会在祭奠上给女孩 ” 破处 “,仪式上,女孩们要用胸部和臀部为他们上菜,倒酒。有传言称,他们会在享乐之后杀了她们作为祭品。但在被老鸨派去工作之前,这些风险她们根本不知道。

曾经参与过这些黑暗交易的 Hayes,最终靠依附贵族,诱拐乡下女孩和组织处女派对,成为了风云伦敦的人物。积攒了相当于如今 300 万英镑的财富,成为当之无愧的富豪。

从一个被母亲卖掉的妓女成为女富豪,无疑 Hayes 是一名厉害的女人。但更多女性走进妓院的命运,则是永远逃不出盘剥。毕竟英国几个世纪下来,又有几个像 Hayes 一样的人呢?

在乔治时代末期,如《名姝》之中肆无忌惮的性服务以 ” 有碍观瞻 ” 为名被勒令取缔,但却留下了很多无法解决的历史问题。

今天,英国可以合法卖淫,法律理论上在保护性工作者。但实际上,人们对性工作者轻蔑的态度从来没有改变,法律对于保护从业者而言,也起不到真正的作用。

妓院中非法从东欧拐卖的女性一抓一大把,妓院被发现也只会被处以罚款,远没有这些女孩可以带来的收益多。东欧和其他贫困地区的女性,逐渐成为了妓女的代名词,使她们的地位更加低下。

性工作者并没有得到像其他工作一样的合理待遇,甚至得不到一个正常公民应该有的权利。

苏珊娜曾在工作的妓院被人殴打抢劫,她在工作中经常害怕自己会被疯狂的嫖客杀死。有一次她被嫖客掐晕,差点死在房间里,但她报警后,警察发现她是性工作者,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记录了一下敷衍了事。

即便是改变了法律,改变了交易的方式,但当女性出卖身体时,极端的剥削仍然会在,只是看上去变得更体面,更合理。

在 Anna Zobnina 的《欧洲女性移民网》中有一段话说得有些道理:

” 卖淫是妇女身上发生的所有可想象的重男轻女形式的集合体:非人化、经济不平等、生殖剥削、仇恨言论、性暴力、种族歧视。”

无论合法与不合法,这些形式很难改变,而一切的后果都要由从事性工作的女性来承担。这也就是为什么,如今在卖淫合法的英国,还会发生着令人难以接受的剥削事件。

她们被打上了 ” 自愿 ” 的标签,但工作中,她们的自由和基本权利却被剥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自愿可言吗?

《名姝》的故事或许在当下看来新奇刺激,但不要忘了,在性工作者的世界里,有些事,从来就没有变过 ….

source:

https://www.thesun.co.uk/tv/12372562/how-real-harlots-of-sold-their-daughters-virginity-at-12-trapped-naive-girls-into-child-prostitution/

Prostitution, the Sex Trade, and the COVID-19 Pandemic

https://112.international/ukraine-top-news/how-auctions-of-virginity-in-ukraine-work-prices-customers-and-legality-48924.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