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卢武铉到朴元淳:韩国陷政治洁癖怪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世界知识》双周刊

2020年7月9日,韩国首都首尔市市长朴元淳身亡,被认定为自杀。首尔市长在韩国被认为是除总统之外政治权力最大的人物,与总统文在寅同属进步阵营的朴元淳也一度被认为是下届总统职位的有力竞争者。朴元淳之死使人们再次联想到韩国进步阵营中的“政治洁癖”怪圈。

2020年7月13日,首尔举行朴元淳遗体告别仪式。

进步阵营连续发生性侵事件

2017年10月,“ME TOO”运动从美国开始之后,也迅速蔓延到韩国,引发多件性暴力控告事件,尤其是进步阵营内一些知名人士涉案,引起巨大的社会影响。2018年3月,忠清南道知事、被认为是下届总统候选人之一的安熙正因涉嫌性侵随行秘书,宣布辞职并停止政治活动。2019年9月,韩国最高法院对安熙正性侵案作出终审判决,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2020年4月,韩国第二大城市釜山市市长吴巨敦就其涉嫌在市长办公室对女性公务员进行性骚扰致歉并辞职。共同民主党立即决定将其开除党籍,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

据韩国媒体报道,首尔地方警察厅7月8日接到朴元淳前女秘书指控其性骚扰的举报。该女秘书称2016年之后朴元淳在市长办公室里持续对她进行性骚扰,包括在办公室内设的寝室里抚摸身体,下班后利用加密通信软件“Telegram”向她发送淫秽短信并索要照片,等等。7月10日,朴元淳的遗言被公开:“向所有人致歉,向曾陪伴同行的所有人致谢,对自己给家人只带去痛苦深感愧疚。”

不无讽刺的是,朴元淳曾有从人权律师到民权运动家的经历,并且一直表现出进步倾向,是进步阵营的核心人物之一。他在男女平等、保护女性权益、反对性骚扰等问题上亦是先行者,1993年就曾在“首尔大学某助教案”中担任共同律师,积极宣传“性骚扰是非法行为”,该案也是韩国第一桩性骚扰案件。

2011年,朴元淳以进步阵营候选人身份参加首尔市市长选举并获胜,2014年、2018年的两次首尔市市长选举中也都以高得票率当选。他也是韩国首位实现两次连任首尔市市长的政治人物。在今年4月的国会选举中,朴元淳支持的候选人有17人当选国会议员。外界普遍认为他是在培养自己的政治势力。

对朴元淳自杀的原因,人们的猜测除性骚扰问题外,还有其因房地产政策和个人巨额负债而倍感压力,以及近期支持率低迷而患上抑郁症等。也有人称,是多种因素叠加而使其感到绝望所致。但这些说法并没有具体的证据。目前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成立专门调查组,对其所谓“性骚扰问题”进行调查。

朴元淳成为文在寅政府任内继安熙正、吴巨敦之后第三名曝出性丑闻的地方政府高官,他们也都是共同民主党内具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显然,他不愿在大众面前接受舆论和法律的审判,宁愿以极端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作为政治行为的自杀成为社会弊病

在韩国一系列政治人物的自杀名单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前总统卢武铉,他于2009年5月跳崖自尽。卢武铉是一个极具理想主义色彩的政治家,出任总统后,他主张收回韩国战时指挥权,提出对朝“和平繁荣政策”,访问朝鲜与金正日会谈,积极谋求朝韩合作。

2008年2月卢武铉卸任总统以后很快被卷入受贿丑闻案。事情发生后,韩国主流媒体,尤其是保守媒体掀起排山倒海的舆论攻势,没日没夜地播放卢武铉的丑闻。卢武铉不堪忍受家人被控涉嫌腐败的纷扰,以死保节。他在遗书中表示,在金钱方面自己是清清白白的,“历史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评价”。卢武铉身亡后,检方宣布结束对其涉嫌受贿的有关调查。

卢武铉去世后进步阵营重振旗鼓,团结合作,终于夺回了政权,2017年5月诞生了文在寅政府。保守政权的朴槿惠、李明博两名前总统以及多名高官都以贪污、受贿、腐败、权力滥用等名义被送进监狱。韩国有人评价说,“死的卢武铉,把活的李明博、朴槿惠送进了监狱”。

2018年7月,韩国正义党议员鲁会灿跳楼身亡。据韩媒报道,鲁会灿涉嫌收受5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的政治资金。鲁会灿是韩国劳工运动和进步派代表性人物,三次当选国会议员,以清廉形象著称,经常犀利地揭露和尖锐地抨击体制内腐败,人气很高。他在遗书中承认拿钱,但否认有非法勾当。

传统文化与现代政治逻辑的矛盾

卢武铉、鲁会灿、朴元淳三人都是进步阵营的象征人物,他们之间有没有共同点,是不是陷入到了一种怪圈之中?

韩国进步阵营长期被认为道德高尚、清廉开明,而且他们本身也主张“道德至上主义”原则。过去,道德问题主要发生在保守阵营。但文在寅执政以来,安熙正、吴巨敦、金庆洙、李在明、曹国等重要人物频发各种丑闻,使普通民众对进步阵营的道德性产生怀疑,尤其是年轻一代的不满情绪更加高涨。而且,进步阵营出现道德问题,不仅会遭到保守阵营的猛烈抨击,还要面临自己阵营的批判,甚至还会导致进步阵营内部的意见对立。

卢武铉、鲁会灿、朴元淳三人都有清廉形象,在进步阵营中属于偏左派别,尤其非常重视个人道德品质,甚至被认为带有“政治洁癖”。一旦出现所谓政治丑闻,首先在道德心理及人生原则上陷于自我冲突,从而导致走上极端之路。虽然在野党也发生过成完钟、郑斗彦等议员因涉嫌受贿和抑郁症等问题而自杀的事件,但人们认为,卢武铉、鲁会灿、朴元淳更有进步阵营内道德至上主义的共同之处,个人性格上有连贯性。

儒家传统耻感文化中的以死明志、自我放逐、结束纷争的行为,仍对韩国社会产生着明显影响。近年来韩国频繁发生著名人物的自杀事件,不仅是政界人士,还包括演艺界、企业界和大学教授等各阶层,这可能跟韩国传统社会文化倾向有关。崔真实、雪莉、具荷拉、张紫妍等演艺界人士,现代集团前会长郑梦宪,大学教授马光洙等人的自杀事件,尽管每次轰动一时,但并未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这已成为韩国社会的一种弊病。

另外,性暴力问题也是韩国较突出的社会问题。在男尊女卑的传统文化下,职场或社会中的“权力型性暴力”问题长期成为社会关注焦点。朴元淳原是人权律师,主张反对性骚扰,如今自己却被卷入,可以想象对这一问题的影响仍将持续发酵。

韩国政坛进步左派与保守右派的斗争一直异常激烈。文在寅政府任期过半后,各种猛料和丑闻被曝出,再经舆论传播发酵,很有可能影响民意和下届总统选举的选情。朴元淳选择结束生命,也有可能是出于个人寻求解脱和顾全本党政治大局相结合的考虑。目前两大阵营早已开始着手应对2021年的地方选举以及2022年的总统选举。在进步阵营丑闻事件不断的情况下,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必将利用朴元淳事件加强对文在寅政府和执政党的政治攻击,以提高自身支持率,尤其是重点拉拢女性和年轻选民的支持。另外,作为总统候选人之一的朴元淳突然死亡,可能导致共同民主党内部的派系争斗加剧和力量的重新组合,使韩国政界出现新的变数。

朴元淳之死究竟是耻感文化底色的反映,还是权力政治斗争的体现,是否还有其他原因?答案还在风中飘。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