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深一度:试图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美国恐成”孤家寡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png

资料图:Getty

当地时间8月20日,美国政府正式告知联合国,要求恢复对伊朗的所有制裁。彭博社和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日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向安理会主席递交的一封信中声称,伊朗没有履行其对2015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承诺。此前,联合国安理会未通过美国提出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决议草案。

面对美国的一意孤行,不仅伊朗、中国、俄罗斯等国反对和谴责美国的举动,就连华盛顿在欧洲的盟友也不支持其计划。今日俄罗斯报道称,欧洲三大国——英法德外交部长当地时间20日发表联合声明称,美国已退出伊核协议,无权要求联合国“快速恢复”对伊朗制裁。有欧洲外交官形容美国的举动是“与全世界作对”。

高举威胁“大棒”

也许是不甘心此前在联合国安理会遭遇的“投票屈辱”,白宫这次做足了威胁的“前戏”。不但多次在媒体上“放风”,蓬佩奥还亲自上阵,表示美国将毫不犹豫地对任何反对其“重启”联合国对伊朗制裁努力的国家实施制裁。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他对主持人布莱特·拜尔说:“当我们看到任何国家违反了我们目前的制裁措施,我们就会让这个国家为此负责。对于更广泛的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我们也将采取同样的做法。”

一周多前,联合国安理会未通过美国提出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决议草案。根据新冠肺炎疫情下的表决特殊安排,安理会13日起对美国提出的决议草案进行书面投票。投票结果14日出炉:2票赞成,2票反对,11票弃权,决议草案未获通过。据悉,美国和多米尼加投了赞成票,俄罗斯和中国投了反对票。美国提出的决议草案试图无限期延长对伊武器禁运,直至安理会作出解除禁运的新决议。

2.jpg

图源:今日俄罗斯

美国在安理会的外交失败被伊朗方面狠狠“嘲讽”了一番。据路透社报道,伊朗总统鲁哈尼8月15日表示,华盛顿在联合国争取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努力遭遇了“屈辱的失败”。在19日的一场内阁会议上,鲁哈尼说:“全世界都知道美国走进这条死路的结果。他们自己烧毁了桥梁,却想象还能通过这座桥。”此外,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15日也在社交媒体上写道 “在联合国75年的历史中,美国面临的孤立是前所未有的。”

有分析称,此次美国卷土重来,大力推动重启伊朗制裁,不排除报“一箭之仇”的意味。对于此前投了反对票的中国和俄罗斯,蓬佩奥甚至送上了赤裸裸的恐吓。报道称,蓬佩奥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被主持人问及:如果中俄拒绝重新实施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美国会否制裁这两国?”蓬佩奥给出了明确的肯定答复。

为何一意孤行?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19日在记者会上透露,美国全面恢复对伊朗的国际制裁,援引的“快速恢复制裁”条款正是源自美国在2018年就宣布退出的伊核协议。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联合国安理会随后通过第2231号决议,对伊核协议加以核可,决定维持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至2020年10月18日。这一决议中设有“快速恢复制裁”条款,若伊朗被认为违反伊核协议,则将自动恢复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前联合国对伊实施的制裁。

3.png

图源:Getty

2018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了该协议,如今美国却仍声称,美国作为原始协议的“参与者”,有权单方面重新对伊朗实施联合国制裁。这一说法遭到伊核协议其他签署国的反对。德国《商报》网站20日报道,在围绕伊朗核协议命运的斗争中,美国希望强制恢复协议签署之前的所有联合国制裁,这可能会让国际外交陷入危机。

美国对伊制裁由来已久,但白宫为何此时加码对伊朗的“极限施压”?福克斯新闻认为,特朗普重启对伊朗的制裁将激怒许多民主党人,同时将赢得共和党内鹰派人士的支持。不过,美国国内最知名的反伊朗“铁杆鹰派”、前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并不认同这一做法。曾经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的博尔顿承认,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就失去了引用“立即恢复”条款的权利。特朗普政府的强推只会削弱美国在安理会的否决权效力,“得不偿失”。

《卫报》援引观察人士的看法称,特朗普政府的最终目的是促使伊朗采取报复行动,正式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这样即便拜登在11月大选中胜出,也将无法挽救2015年签署的这项协议。美媒此前报道称,拜登曾表示,如果自己当选美国总统,将恢复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外交政策,这其中包括重返伊朗核协议。

自我设计的政治表演

对于蓬佩奥一意孤行启动所谓的“快速恢复制裁”程序,即便是美国的盟友也有不同看法。英国、法国、德国此前已经表示,美国无权那么做。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尼古拉·德里维埃说,法方不会支持恢复对伊制裁的单边提案,“(这类提案)只会加深安理会以及更大范围内的分歧,不大可能在核不扩散层面改善状况。”

英国《卫报》称,美国在今年早些时候威胁,如果不对伊朗采取行动,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将受到制裁。联合国问题专家理查德•高恩(Richard Gowan)说,“美国这一举动是极其愚蠢的,他们以这种方式对待英国,会让英国的官员们觉得被深深冒犯,也会让约翰逊政府变得强硬,并对是否继续支持美国产生怀疑。”

4.png

《泰晤士报》报道截图

美国的威胁显然并没有起作用。英法德三国均在联合国会议上投了弃权票,因为“美国的决议草案不是达成共识的基础”。外媒指出,英国在安理会上的冷漠态度让华盛顿的怒火中烧。《泰晤士报》报道称,华盛顿就此事向英国施压,希望能够英国支持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凯利·克拉夫特(Kelly Craft)表示,“英国是否支持允许全球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赞助商买卖武器,这是核心问题。美国政府一再表示,将永远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5.png

《旁观者》周刊报道截图

英国《旁观者》周刊认为,英法等美国盟友14日在安理会投票时的(弃权)表现,令美国遭到“奇耻大辱”。为什么盟友会无视美方施压?文章分析,英国、法国、德国也都想成为负责任的全球参与者。“他们宁愿碰碰运气,没有选择和美国站到一起。”对此,蓬佩奥感到很失望,他向盟友喊话,“我们需要各国加紧努力,做正确的事,无论是英国还是法国,德国人还是其他人。

如今看来,美国政府口中“正确的事”只不过是自以为是。正如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新闻发言人就美国要求安理会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答记者问时所说,美方要求于法无据,于理不通,纯属一场自我设计的政治表演,得不到安理会成员的支持,得不到国际社会的认同。(海外网 张敏 王法治)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