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嫌弃的海外法国人:隔离挺漫长,我们挺得住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疫情笼罩下,因感染人数居高不下,法国人尝到了被列入“危险名单”的滋味。

据《巴黎人报》报道,英国上周突然决定将法国列入疫情红色名单,所有从法国入境英国的旅客必须接受强制隔离,而这种形式确实也影响到了许多人。

这些成千上万曾经被隔离以及正处于隔离的人,原因各不相同:公派出差、学习、家庭原因等或仅仅是旅游。在世界各地的隔离公寓中,法国人如何度过14个漫漫长夜,并非易事。

还差3天,来自波尔多的20岁学生梅勒(Maëlle)就能够结束隔离,将走出隔离间漫步韩国第二大城市釜山的繁忙街道上。但此刻,她被困在城市大学宿舍的一间房间里不能出去,只能透过窗子看着来往车辆。据悉,她于8月7日抵达韩国,进行为期一年的交换学习,并接受了韩国当局的要求:像其他许多外国学生一样,14天禁止与他人接触,联系外界用网络,以确保卫生安全。

“抵达以后,我就被要求签署了许多文件,学校有安排车。”梅勒说,由于发烧,她不得不连续进行多次PCR病毒测试。随后她独自一人被隔离在一间宿舍里,与其他外国学生相去甚远。她表示:“我们完全被封锁了,因此我们只能在网络上互相交谈。”隔离全程免费“一切都由韩国政府出资”剩下的就是等待时间慢慢流逝。

“工作人员把餐食放到门口”一日三餐皆如此。剩余时间,她主要用来处理留学纸张文件和她的大学入学申请。“我会写一些必要的电子邮件、读书、看电影跟电视剧。”7个小时的时差令她晚上难以入睡。隔离还剩3天,胜利在望。梅勒表示:“很漫长,有点令人沮丧,但值得。”

像梅勒一样,雷米(Rémi)在7月27日离开爱尔兰时也知道,回国探亲后再回到爱尔兰则必须接受隔离,因为他要回的法国,是一个被认为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的国家。这名法国人已经移居海外13年了,此次回国10天是为了看望马赛的母亲,而马赛当地的疫情并不乐观。雷米同意隔离,他表示:“这种举措很值得,因为我从事电脑技术工作,因此在室内度过隔离期并不算难事。”

他的波兰妻子在自己的祖国逗留后也不得不单独进行隔离,无法重返工作岗位。因此8月6日以来,二人与4岁和10岁的俩孩子在家中隔离。雷米解释说:“我们收到了很多人的反馈,称他们在隔离期间,有关当局联系了他们。”“即使不是强制性的,我也尊重隔离这种举措,因为我们来自马赛,离开时感染人数就翻了一倍。“对于有花园的家庭而言,生活与禁足期相比并无太大变化。雷米补充道:“仍然很难向孩子们解释他们为何不能出门”。

这个家庭并非被孤立而一无所有,事实上爱尔兰网购非常便利,食物生活用品全部靠网购搞定。况且,雷米一家并非个案,在雷米的亲戚中,许多人都被隔离了。雷米解释说:“夏天是度假修养的时期,人们纷纷去国外旅游或探亲,隔离不可避免。”

非政府组织的法国志愿者朱莉(Julie)在3月中旬在泰国曼谷经历了为期14天的隔离。她本应前往缅甸,却因疫情边境规定变化,被遣至曼谷。朱莉与其他8名法国援助人员一起在一个小公寓里进行了隔离。她说:“与法国不同,我们的隔离并非绝对性的,但依旧遭到了当地人的谴责。我们中的几个在公寓门口摘了口罩吸烟,遭到邻居举报。”

在曼谷隔离的14天里,彼此不认识的外国人不得不住在一起,每天只允许其中一人外出购物。“这是一种强迫式的共处,但进展得还不错。我们一直都有工作,虽然可以重新开始职业规划,但我们却陷入四处徘徊……”在两周隔离期结束时,他们向Airbnb住所的房东出示了体温测量结果,证明他们没有感染。

这位人道主义工作人员说,“我们被隔离没什么可耻的,因为我们来自一个当时没有病毒检测的国家”,当然朱莉也表示被迫进入隔离区令人沮丧失望。她还感叹道:“在泰国隔离不是强制性的,其他旅行者不一定要遵守。”自从回到法国后,茱莉就一直在等待能够返回缅甸,并最终向与她合作的人说再见。

冒险家塞西尔(Cécile)与她的丈夫洛朗(Laurent)以及两个孩子(15岁的卢卡斯和11岁的维克托)于8月5日离开法国,定居加拿大。不得不面对隔离。自从来到加拿大后,这个家庭就在蒙特利尔的一间公寓里被隔离起来。塞西尔表示:“在海关,我们被工作人员问到是否知道必须接受隔离,因为我们来自法国。”如果不遵守此规定,则处以75万加元罚款。任何想要退出或逃走的想法都遭到了扼杀,唯有接受。

“海关人员没有要求我们提供地址。加拿大非常看重你的良民公民评估,罚款很有震慑力。”洛朗补充说,“如果不配合,作为临时工,我们有被遣返法国的风险。”他的家人必须在周五离开前往莱维斯市,那里有公寓。

“我们有电视、网络、平板电脑、电话,也准备了纸牌和棋盘游戏。老大还在阳台上做运动,我们夫妻借此机会梳理了大量纸张文件”。两口子还为自己的4口人之家租了足够大的房子。“在法国,我们在禁足期工作,孩子们上网课,所以情况有所不同。丈夫洛朗指出“在这里,我们发现自己几乎是一贫如洗。”这位母亲微笑着说:“14天朝夕相处,我们有点小担忧,好在没出现磕磕碰碰”,令塞西尔欣慰的是,3天后隔离结束,终于能开启新生活实现梦想了。

文|王文菁 转载自旅法华人战报 (ID: DailyF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