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法国的名门惨案,少女变怪物,真相令人唏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今天给大家讲述的这个故事,是法国历史上罕见的惊天丑闻,一度震惊世界。

故事发生在法国西部的城市普瓦捷。1901年5月23日这天,当地最高检察长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内容甚是蹊跷:“尊敬的检察官先生,请允许我向您透露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有一个被幽禁在蒙尼尔夫人家中的未婚女性,一直处于饥饿与囚禁状态,且一直生活在垃圾与自己的排泄物上……”

信中提到的蒙尼尔夫人,引起了检察长的注意,因为蒙尼尔家族在当地是家喻户晓的贵族,且好善乐施经常做慈善,怎么可能跟囚禁虐待扯上关系呢?

蒙尼尔家族有多显赫?主人是查尔斯·蒙尼尔,在文学院担任系主任,家族声望远近闻名。他尽职尽责,但善良软弱,家中一切由妻子主导,对女儿的遭遇感到绝望。什么遭遇呢?别急咱们往下看。

他去世后,庄园便由夫人彻底掌控了。蒙尼尔夫人在外好善乐施,而真实面孔罕为人知——愚昧、贪食、时刻紧绷又非常贪得无厌的人,不讲卫生,总是穿同样的一条脏裙子。

夫妇二人膝下有两个孩子,哥哥马塞尔,履历颇为光鲜:就读于法学院,毕业后成为法医,随后担任警察局顾问,还在一个小县城当过副县长,但很快被解雇回到家乡。性格上非常幼稚,是非不分。

妹妹布兰奇·蒙尼尔在当时可谓国色天香,拥有迷人的双眸与秀发,活泼而明艳,然而她却在25岁那年失踪了……

虽然匿名信存在恶作剧的可能性,但检察长还是决定对蒙尼尔庄园进行搜查。两位警察接到任务当天便对庄园进行了四处检查。当一无所获快要放弃的时候,警员发现在最顶层有个阁楼小门,警察果断闯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一幕彻底令他们惊呆了:扑鼻而来的恶臭,没有光亮的阴暗小屋中,一个瘦削到一把皮毛骨如怪物的长发女人爬在堆满了垃圾与粪便的烂草垫上,蛆虫与蟑螂满屋子爬,而女人已疯癫神志不清……

经证实,这个被囚禁的女人,正是“失踪”了近25年的布兰奇!

被发现时,她已49岁,体重只有24公斤。恶臭与污秽的环境令警察无法在房间里过多停留,他们马上赶回警局并汇报了这桩骇人听闻的案件。

为何囚禁她呢?

根据法国文人皮埃尔·贝勒马雷(Pierre Bellemare)的说法,当年25岁的布兰奇早已超过了适婚年龄,而她无视门当户对的传统,本应与王公贵族子弟完婚,却叛逆地爱上了一个破产商人的儿子,对方只是个小律师,两人经常偷偷幽会。

起初母亲并未加以阻拦,也许是瞒住了家人。然而,很快两人私下约会的消息不胫而走,谣言非议四起,甚至有谣言说布兰奇怀了律师的野种。

这一下便踩中了母亲的雷区,毕竟维持完美的名誉跟形象是贵族阶层的骄傲。于是母亲下令禁止布兰奇出门,并将她关进阁楼小房间囚禁了起来。蒙尼尔夫人本以为,过几天女儿想通了斩断情丝,便放她出来,没想到布兰奇这次是非常认真的,坚决不妥协。

长期被母亲兄长囚禁,又失去了爱人,双重打击下,布兰奇受到了深深的刺激,后来就疯了……

见此形势,母亲与哥哥商量一番决定,对外谎称布兰奇与情人私奔下落不明,楚楚可怜赚足了外界的同情。毕竟在20世纪初,贵族家庭成员出现疯癫患者,无疑是重大丑闻。

布兰奇被囚禁的事情东窗事发没几天,媒体得知了消息,头版头条大肆报道,对当时整个法国社会造成了强烈的冲击与轰动。蒙尼尔家族的光鲜形象就此毁灭。

25年间,布兰奇从未洗过澡,只能吃母亲给的残羹剩饭,与蟑螂蛆虫为伴。被救出后,她被送到了医院接受看护疗养。布兰奇母亲很快遭到逮捕,然而她年事已高,在入狱15天后便因心脏病去世。

而布兰奇的哥哥则将所有责任罪过推给母亲,声称母亲独大,他是被胁迫配合的,以各种理由脱罪。那个年代法律尚且不够完善,他确实逃过了惩罚,无罪释放。

那么,25年间为何不曾有人报警或寄匿名信呢?为什么等到现在又报警了呢?

其实最一开始,布兰奇一直由女仆玛丽·庞内(Marie Poinet)照顾,后者是忠心耿耿对布兰奇小姐有依恋与同情心的。她也是布兰奇在发疯的时候,唯一能控制并令其保持镇定的女人,只要有玛丽在,每个人都安心。

然而玛丽最终于1896年去世,此后其他女佣入屋服侍,但她们既没有经验,对布兰也没有任何感情。1899年,莫妮尔夫人雇了两个女仆,叫做朱丽叶·杜普依斯(Juliette Dupuis)和欧吉妮·塔博(EugénieTabeau),二人年龄很小,工作疏忽大意,没把布兰奇放心上。

发现这件事的6周前,莫妮尔夫人病了,仆人们忙着照顾“真正的主子”,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布兰奇就被遗弃在垃圾中……所以一定是她悲惨的命运激起了匿名者的同情,后者可能是某个女佣在夜间秘密约会的军人,或是其他。

历史学家表示:“她的兄弟试图将她送入精神病院,但母亲强烈反对。”某种程度上母亲还爱自己的女儿。比如布兰奇绝食抗议,她的母亲就特意准备她最喜欢的饭菜,特别是她最爱吃的牡蛎。事实上囚禁她的卧室的门并未上锁,但这个不幸的姑娘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床。

哥哥马塞尔住在隔壁的房子里,完全知道内幕,因而面临法庭审判。1901年10月11日,他因暴力和殴打被判处15个月监禁,6周后随便一个理由就被无罪释放了。当被问及是否存在故意疏忽甚至暴力等罪行,“法院作出的回答是,没有就是没有。如果没有暴力,就不会犯罪。当时不存在帮助处于危险之中的人的想法”历史学家描述道。

可以说在等级固化的法国社会,马塞尔完全得益于当时的社会地位与家族地位,以及钻了法律的空子,才免受责罚,历史学家认为。

当时正值法国的“美好时代”,上流社会一片繁荣潇洒享乐主义,而这起悲剧的发生,不得不说是对那个时代最大的讽刺。

在这里要特别说一下,诡异的是,马塞尔对人体排泄物有特殊癖好,对粪便有与生俱来的依恋好感……

被解救出的布兰奇,与马塞尔同年于1931年去世,她的余生都在法国中部城市布卢瓦的精神疗养院度过。而她奋力抗争不妥协,想要携手的恋人,其实早在她被囚禁不到10年就去世了……

-END-

文|奔放的辣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