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金文中的历史密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rmrbhwb2020082507p23_b.jpg

展览中的青铜器铭文特写  余冠辰摄

1598292351266_1.jpg

西周何尊  余冠辰摄

rmrbhwb2020082507p28_b.jpg

参观者阅读铭文。  杜建坡/人民视觉

最早的“中国”是什么意思?武王伐纣是什么时候进行的?西周的册命典礼要经过哪些程序?在近日开幕的“宅兹中国——宝鸡出土青铜器与金文精华”展上,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可以找到。

此次展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陕西省文物局、宝鸡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精选宝鸡及其周边地区出土的青铜器文物140余件,其中包括何尊、逑盘、胡簋等国宝级文物,带领观众走进神秘雄奇的青铜器与金文世界。

解析神秘金文

青铜是铜与其他金属的合金,由于器物表面氧化而生成的铜锈多呈青绿色而得名,因青铜所铸器物多用于祭祀吉礼,又称吉金。青铜器是中国商周时期最具代表性的物质遗存,其表面铸刻的文字被称为金文。金文上承甲骨文,下启秦代小篆,书风变化多样,不仅记录了许多重要历史事件,也反映了不同时期、地区、族群的礼仪生活与文化偏好,刻画了上古时代中国社会形态的演变轨迹。

陕西是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重要发祥地之一,宝鸡是著名的“青铜器之乡”,宝鸡地区出土的商周、秦汉时期的青铜器数量众多、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具有非常典型的代表性。“宅兹中国——宝鸡出土青铜器与金文精华”展汇集宝鸡多家文博单位的“镇馆之宝”,并展出国博馆藏重器利簋。143件展品中有国家一级文物65件,多数展品不仅器形庄重典雅,而且铭文清晰、篇幅较长,内容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近年来,以青铜器为主体解读、展示中国早期文明的展览不胜枚举。然而,从青铜器与金文的角度深入展示中国青铜时代历史、政治、社会、文化、信仰的展览却很罕见。策展人翟胜利介绍,此次展览将青铜器与金文结合,从文字的书法艺术和文化内涵角度解读上古社会的核心物质遗存,兼具知识性与可看性。展览分为金文的艺术、金文中的故事、金文中的智慧三个单元,每个单元又分为多个小节。在综合学术界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策展团队对每一篇青铜器铭文都进行了释读和解析。青铜器铭文以照片、拓片、视频、多媒体交互等形式呈现在展览的各个位置,释文以简体文字对应排列,方便观众阅读、参观。

进入展厅,首先看到的是金文中形形色色的族徽。据介绍,商代中期开始,青铜器上出现了像画又像字的图案,专家称之为族徽,即用来区别不同部族的徽号标志。族徽文字与商周时期的社会生活密切相关,有的表现的是人物形象或人体部位,有的是自然界中的山川草木、飞禽走兽,还有武器、工具及日常生活用品等。如户卣上铭刻的“户”,为单扇门的形象。《说文解字》曰:“半门曰户。”古文字中户字的本义是指单扇门,引申为房屋的出入口。

金文从商代早中期开始萌生,其后日益繁复、丰富,至秦汉时期仍广为流行。不同时期的金文有不同的风格,大体而言,殷商金文神秘瑰丽,西周金文典雅庄重,东周金文清新繁细,秦汉金文素雅古朴。在展览的第一单元,通过按时代顺序排列的展品,可以窥见金文文字源起、发展、演变的历史过程及其艺术面貌。

还原真实历史

商周秦汉时期,祭祀、宴享等礼仪活动是贵族社会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青铜礼器则是此类活动中必不可少的器物。制作青铜礼器时,作器者往往将自己的宗族背景、社会活动、功名荣耀等内容铸刻于器表,铭以记之,传之后世。几千年后,这些青铜器铭文为我们提供了解锁历史谜案的钥匙,其中记载的重要人物、重要时间、重大历史事件,对于认识中国古代历史有着无与伦比的价值和意义。

武王征商是中国早期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陕西省临潼县出土的利簋,由周王朝的史官利所作。他因参与征商之战而受到武王赏赐,故铸此礼器祭祀其先祖檀公。利簋的铭文记载了武王伐纣的具体时间是在甲子日,并提到当天清晨岁星(即木星)当空的天文现象。铭文还指出,仅在一天之内,武王就取得了征商关键战役的胜利。这些信息对于我们了解武王征商这一历史事件,进而认识商末周初的关键历史分野和时间坐标有着重要意义。

何尊是此次展览中名气最大的一件文物,因为铭文中出现了迄今所见最早的“中国”而备受瞩目。“‘宅兹中国,自兹乂民’是周武王灭商后祭天的宣言,意思是我们要建都于天下之中,来治理四方。”翟胜利说。尽管何尊上“中国”的本义与今天我们的专有国名“中国”差异显著,但这种提法与国名“中国”的出现仍有重要的历史、文化关联。何尊铭文涉及文王、武王的一些文治武功,更重要的是记述了与成王营建成周有关的一系列史迹,其中包括成王在成周祭祀以及成王亲口陈述营建成周的初衷等,不少内容可与《召诰》《洛诰》等传世文献互补互证。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件文物,是被称为‘青铜史书’的逑盘。上面有372字的铭文,记录了从周文王到周宣王长达200余年的历史,它和《史记》《尚书》中对西周的记载是相互印证的。”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文物保护管理部主任王竤介绍说。在逑盘铭文的前半部分,西周贵族单逑以第一人称的口吻,历数包括其本人在内的八代单氏族人奉事西周天子的世族事迹,同时将文王至宣王共12位周王文治武功的主要事迹也逐一罗列,堪称一部极简的西周断代史。

胡簋是周厉王制作的祭祀礼器。它造型雄奇,纹饰诡谲,体量巨大,有着“簋中之王”的美誉。史书记载周厉王奢侈专横,被国人暴动赶下台,最终客死异乡。然而胡簋铭文讲述了周厉王尊崇上帝与祖先,昼夜尽心经营先王事业。另有胡钟铭文记录了厉王出兵征伐,大获全胜。这些铭文描绘了一个与史官笔下的暴君相差迥异的形象,为我们重新认识周厉王提供了宝贵资料。

展现社会风貌

展览中的青铜器铭文还记录了仪式典礼、财产交易、法律诉讼等内容,重现了商周时期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四十三年逑鼎铭文是关于西周册命典礼最完整的金文记述之一。全套鼎共10件,与逑盘出于同一个窖藏,鼎内壁铭文详尽记载了周宣王四十三年单逑接受册命的整个过程。“授王命书”“受册,佩以出,返纳瑾圭”等细节,是册命典礼的重要内容,但被多数册命金文所节略,这篇铭文则详加记述,非常珍贵。

卫盉铭文记述了西周时期土地交易的一宗典型案例。铭文涉及当时的土地交换价格、影响土地价格的因素、土地交换的仪式及主持人、具体执行授田的过程等,使我们对西周中期的土地制度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土地所有权的转移仪式,最初要由王官主持,但后期王官不再参加,说明土地开始逐步转向私有化。

从金文中还能看出古人对时间的认知。古人很早就注意到月亮的盈缺变化,并以此纪时。周人沿用商人历法,一年设12个月,岁首即正月。除此之外,还将一个月划分成“初吉”“既生霸”“既望”“既死霸”四部分。周人认为月初这段时间比较吉祥,一些重要的庆典活动常常放在这几天举行,所以金文中的“初吉”比其他月相记录要多出不少。

祭祀礼器的铭文一般会在结尾写上祈福吉语,表达对于未来的美好期盼。如“子子孙孙,其万年永宝用”是典型的西周金文嘏辞,意为希望子孙世代昌盛,将家族荣耀发扬光大,将此器物永远流传、珍用。在周代宗法社会中,个体与宗族休戚相关,个体代表着宗族荣耀的传继,宗族则象征着个体生命与荣宠的延续。这种观念世代传承,成为今天华夏儿女家国情怀的重要组成部分。(记者 邹雅婷)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年08月25日   第 07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