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中东下一盘什么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八月二十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图勒凯尔姆附近,以色列士兵逮捕一名参加抗议活动的巴勒斯坦男子。  路透社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女婿库什纳先后出访中东多国,以更好地利用以色列和阿联酋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的历史性协议带来的良好势头,推动更多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和解。蓬佩奥已于23日启程,前往以色列、苏丹、巴林、阿曼、阿联酋、卡塔尔。库什纳计划前往以色列、巴林、阿曼、沙特阿拉伯和摩洛哥。

美国政府两名高官接连访问中东,凸显美国对中东局势的关切。美国助推阿以和解能否如愿以偿?中东局势会否因此发生改变?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接连动作引发国际社会关注。

趁热打铁推动阿以和解

8月24日,到访以色列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会谈。会谈后,双方发表联合声明。蓬佩奥表示,美国正在寻求途径,既维持美国与阿联酋之间的军事关系,向他们提供军事设备,同时又确保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军事优势。他还表示,希望其他阿拉伯国家能够跟随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以色列时报》报道称,在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历史性协议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到访中东地区别有深意。蓬佩奥此行重点将落在推动以色列与中东地区国家关系正常化以及推动重启对伊朗制裁这两大议题上。

8月13日,阿联酋外交部发表声明称,阿联酋将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阿联酋由此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建交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也是继埃及、约旦后第三个与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国家。阿联酋和以色列代表团将在未来数周内签署双边协议,涉及投资、旅游、互设使馆等。此外,以色列将暂停对所谓的“中东和平新计划”中提及的区域“实施主权”,将集中精力拓展与其他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关系。

“此次蓬佩奥、库什纳接连访问中东,主要目的是借当前以色列与阿联酋关系和解的机遇,促成更多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从整体中东战略层面考虑,阿拉伯世界普遍对于伊朗有恐惧感和威胁感,美国希望进一步拉近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关系,孤立伊朗。

“海合会成员国对与以色列和解的态度十分微妙,此次蓬佩奥和库什纳出访的几个中东国家,是美国有选择地特意安排。”王晋分析,阿曼刚刚继位的新苏丹更加开明和世俗,愿意与以色列实现和解,以促成本国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巴林期望能够与以色列实现和解,直接对抗近在咫尺的伊朗威胁。

据外媒报道,美国和以色列官员暗示,更多的阿拉伯国家将跟随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巴林、苏丹、阿曼等国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效仿阿联酋。

以伊朗为借口巩固联盟

路透社报道称,据相关消息人士透露,蓬佩奥此行的议程还包伊朗在该地区构成的安全性问题。据外媒分析,联合阿拉伯国家重启对伊朗制裁是蓬佩奥此行的主要目的之一。

8月14日,联合国安理会对美国提交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进行表决,草案以2票同意、2票反对、11票弃权的尴尬投票结果未获通过,美国借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朗继续实施武器禁运的企图受挫。蓬佩奥此行有意推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结盟来对抗共同的对手伊朗,继续争取恢复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

“伊朗问题为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发展关系提供一个合理的借口,阿拉伯国家愿意与以色列和解,本质上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李伟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美国与以色列长期对阿拉伯国家进行分化瓦解,阿拉伯世界已完全碎片化,通过阿拉伯世界团结来共同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已不太可能。在这一形势下,不同立场的国家更加从自身利益出发做出决策,不再愿意为巴勒斯坦问题背负太重包袱,影响自身利益。尤其在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后,阿拉伯国家在经济社会等方面面临更多困难,更愿意借此机会与以色列改善关系,获得更多援助等实实在在的好处。

泰国《曼谷邮报》报道称,迪拜是伊朗离岸业务的中心,超过8000家伊朗公司在阿联酋运营,多年来伊朗与阿联酋保持着密切的经济合作。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协议,令伊朗陷入尴尬境地,伊朗很难放弃与阿联酋的经济联系,但鉴于伊朗与以色列的特殊关系,这份协议给伊朗造成很大冲击。

“不过,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改善关系,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会抱团对付伊朗。”李伟建分析,许多阿拉伯国家都与伊朗有经贸、情报等多方面往来,如阿联酋、卡塔尔、阿曼等国与伊朗交往较为密切。与制裁伊朗相比,部分阿拉伯国家更愿意做沙特和伊朗关系的中间人。归根结底,伊朗问题是美伊关系的问题,而非阿拉伯国家与伊朗关系的问题。

局势走向符合美期待

“从中东地区目前形势来看,与以色列改善关系成为一种趋势。”李伟建分析,一方面,美国和以色列积极推动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建交进程,营造政治氛围;另一方面,目前,阿拉伯世界反对以色列的政治氛围并不浓郁,部分阿拉伯国家出于各自的利益诉求,愿意与以色列改善关系。与此同时,受阿拉伯国家国内民生、民众舆论等因素影响,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改善的步伐不会太快。部分阿拉伯国家目前仍采取观望态度,出于各种因素的考量,更可能谨慎行事。此外,即便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改善关系,并不意味着阿拉伯国家背弃巴勒斯坦立场,放弃巴勒斯坦解放事业。巴勒斯坦问题仍是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李伟建认为,长期以来,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两大核心利益,一是保持中东地区石油资源以平稳价格输出,二是确保以色列的安全地位。美国现任政府的战略重点在于,组建一个以传统阿拉伯国家盟友与以色列为核心的地区力量,使他们携手对付伊朗,为美国利益服务。目前,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接触已慢慢变成政治、外交上的动作,特朗普政府提出的“中东和平协议”正在逐步推进。但随着美国国内政治的变化,美国中东战略依然存在一定变数。

据法国《论坛报》报道,美国推动阿联酋和以色列达成和解协议,给伊朗方面施加压力的同时,还削弱了巴勒斯坦的立场,实际上间接强化了这些地区国家的矛盾。在中东地区,一丝一毫的变化都可能引发局势的剧烈震荡。美国政要近期高度密集访问中东地区,热衷于插手和干涉中东事务。阿以协议对于美国政府来说是一项外交成绩,却无助于缓解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

王晋认为,美国政府的此番活动增加了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进而促成中东地区“冷战化”,即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为一个阵营,伊朗为另一个阵营的对立局面。但从本质上看,美国此番活动是利用当前中东现实局势,推动美国长期以来的中东计划。(本报记者 高 乔)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8月29日   第 06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