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新课纲” 民进党当局贻害岛内师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近期举办的台湾高中及特殊教育学校北区校长会议会场外,部分高中职教师代表举牌抗议“新课纲”令教师过劳状况日益加剧。  资料图片

民进党当局一手炮制的“新课纲”实施一年来,台湾各大高中职学校教师如陷“血汗工厂”,长期加班加点超额工作。尽管抗议和反对之声不断,但民进党置若罔闻,因为“新课纲”背后藏着他们不可告人的政治阴谋。

教师过劳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高中学校及特殊教育学校北区校长会议日前在基隆海大附中举行。会场外,多名来自台湾高中学校教育产业工会的教师代表高喊“拒绝过劳”,向参会的台教育主管官员抗议“新课纲”施行下高中职教师被迫严重过劳的现状,为台湾教师争取合法权益。

台湾《联合报》日前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75%的岛内高中职学校反映因师资严重不足在执行“新课纲”时遇到了困难。而为了完成“新课纲”规定教学任务,多数教师不得不长期加班加点工作,令高中校园沦为教师的“血汗工厂”。

“‘新课纲’必修课科目学分虽有下降,但新增了大量多元选修课程,课程总量不减反增。”桃园寿山高中校长徐宗盛在接受台媒访问时表示,依照“新课纲”要求,学校要开设原有课程数量1.2倍以上的新型课程,而教师则需要用额外时间为新课程调整教学计划,这些隐形工时让教师陷入了“常态性、全面性的加班”。

“新课纲”实施首年,寿山高中50多个班总课程数较往年增加了900节,而新学年课程数增幅预计将达到惊人的1050节。据徐宗盛介绍,新学年校方还要根据“新课纲”规划一批需要跨领域教师共同教学的课程,相当于要为一门课配备多名教师,使得师资本就紧张的学校负担更重。

而对地理位置偏远的乡村学校来说,“新课纲”的实施更是让高中教师们苦不堪言。金门高中校长许自佑介绍,自“新课纲”推行以来,该校教师每学期工作量超过规定课时数近250节,部分教师兼课数更是超过10节,远超法定上限。

避重就轻

面对教师过劳、师资短缺等问题,台教育主管部门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下达行政命令,将教师每周超额课时数由原定6节课放宽为9节课,并提供额外的课时费补助。岛内教育界人士认为相关举措是“隔靴搔痒、避重就轻”。

“‘新课纲’下高中职开设大量多元选修课给教师造成很大负担,现在仅靠编列超钟点费(超额课时费)方式救急是治标不治本。”台湾高中学校教育产业工会理事长高孟琳表示,解决“教师过劳”的根本之道应是扩充高中职教师员额,然而相关部门在这一议题上始终没有积极作为,任由地方财政状况决定教师员额的多寡。

岛内教育界人士表示,9月新学期开始后,各校将有两个年级的学生适用“新课纲”,选修课、分组教学会更多更杂。若不增加人力,不但教师过劳的问题无法解决,教师开设新课程的意愿也会随之降低,课程教学质量更是无从谈起。不过有高中校长坦言,相关部门对教师员额问题一向“冷处理”,已不奢望新学年教师员额增加。高孟琳称“这简直是摆明要高中教师加班加到死”。

荼毒学生

这么一部陷岛内教师于水火的“新课纲”,为何台教育主管部门不惜顶着骂声也要强推?其原因绝非“新课纲”有多么好,而是旧课纲不够“独”。

所谓“新课纲”,实际上是民进党2016年上台后主导的教学大纲,背后隐藏着民进党当局推行“台独”“去中国化”的肮脏政治企图,其目的正是荼毒台湾年轻一代,进一步破坏两岸关系,加剧两岸的对抗。

在去年“新课纲”推行前夕,台湾“高中历史教育新三自运动协会”曾举行记者会,指出“新课纲”在高一历史课程中刻意“去中国化”,严重歪曲历史,不仅否认《开罗宣言》,还以“多元文化的台湾”取代台湾以中华文化为主流的事实,招致岛内群众强烈不满。

为了行“去中”之实,“新课纲”不惜误人子弟,在课程设置上大开倒车,把高中60篇必修文言文缩减至只学15篇,将高中教学水平全面初中化。台湾“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秘书长段心仪上书媒体,直言“新课纲”的推行将让台湾学生竞争力全面下滑。

如今,岛内高中教师因执行“新课纲”而被迫过劳的消息频频爆出,师资分配等相关问题也迟迟不得解决。斑斑劣迹再一次印证推行“新课纲”是民进党当局利用手中权力篡改历史、强行洗脑下一代的政治阴谋。

相较于“在精进知识与技能基础上提升学生素质”的教育主旨与高中职教师的合法权益,民进党当局显然更加在意“新课纲”背后隐匿的政治私利。而这一倒行逆施、数典忘祖的行为已经遭到台湾社会强烈反对,今后也必将遭到两岸同胞更加有力的遏制和打击。(本报记者 金 晨)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9月03日   第 03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