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156万年薪都买不起深圳房子时,是工资太低还是房价太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侃见财经

卖房保壳曾是资本市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不知道是房产太贵,还是上市公司太水。

昨天,社论发布了一篇《需要尽快解决房地产市场扭曲对实体经济的威胁》的文章,用这样的论调去评价房地产市场实属罕见。

的确,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变的时间节点了。

如过去两年里,“房住不炒”一直是我们的主基调。关于楼市,我们的感受就是政策一直在收紧,且没有放松的迹象。

目前,我们的共识就是不能再涨了!果任由房价继续上行,百害而无一利。

2018年,建行董事长田国立曾在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抛出了一个观点,现在买房,就是高位接盘!

为了支撑他自己的论点,他将中美住房市场做了一个对比:

美国,三十万亿美元资产;

中国,四十万亿美元资产。

高与不高一目了然。

他还称:“目前中国地产信贷总量为38万亿,占据信贷规模28%,且新增率还不断升高,虽然我们有制度优势,但这是有天花板的,这是我们不能触碰的底线,因为日本地产泡沫,美国次贷危机的教训已经足够了。”

同样的观点,潘石屹也曾不止一次的表达过。

他当着媒体的面曾不止一次算过地产的租售比。

他认为,当租金覆盖不了贷款的时候,房地产就已经运行到高位了。

所以,从2013年开始SOHO中国就已经不在市场拿地并且时常会出售几个项目。

连续七八年的抛售套现了三百多亿,到了今年,潘石屹甚至想清仓出售SOHO中国,这背后的逻辑就是房价已经太高。

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行为总会被放大,以至于媒体和网友也经常会抛出潘石屹要“跑了”的言论。

确定的是,房地产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

目前,房价高已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我们绝大部分人却都不希望房价下跌,原因是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

从个人和社会的角度而言,一方面有房的人希望房价还能继续涨,另外一方面年轻人靠着工资想买房已经成了天方夜谭。当年轻人靠着工资买不起房子的时候,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问题。

另外,面对未来二三十年的房贷,透支的是年轻人的想象力和未来。长此以往,不仅城市竞争力全部丧失,年轻人也会在这种高强度的还贷当中变成低欲望一族。

过去的几年里,日本房地产市场一直是媒体以及经济学家对标的“标杆”,失落二十年的说法时常被提起。两者虽然有相似之处,但又有所不同。

社论认为,1990年初日本经济泡沫不仅仅是地产泡沫,而是整个经济都处于泡沫之中。

经济泡沫促使日本人大量购入资产,房产作为购入最为重要的品类之一,首当其冲成了“替罪羊”。且日元的升值也促使大量日企去海外投资,这样就导致了日本产业空心化。

日本失落的二十年其实是经济高度金融化以及制造业失去成长性,使得整个经济出现了空心化和泡沫化,地产只是泡沫的表象之一。

虽然,我们和日本情况不一样,但这并不意味我们要放松对房地产市场的管控。如果房价再涨,这将是我们不能承受之重。

前段时间,华为重金招聘美女博士(姚婷)成为市场热点。在被问及156万年薪使用时,姚婷无奈的表示:“156万在房价都要10万一平的深圳来说,感觉也很难做些什么。”

全球范围内挑选的天才,一两百万的年薪面对深圳高昂的房价只能“望房兴叹”,这显然是有问题的,因为当最顶尖的那一批人都买不起房的时候,普通人买房的难度可想而知。

综合而言,高房价已经成为年轻人之殇,它不仅会让年轻人产生无力感,也会迫使企业迁到更远的地方以减少压力,长此以往,城市的“活水”将会难以为继,竞争力自然也会持续下降。

日本地产泡沫破裂的惨象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了,年轻人低欲望已经成为一种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了。我们要避免出现日本式低欲望,从当下开始就不要让房价成为年轻人的枷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