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英国还有奴隶?英媒揭露外来移民被剥削的残酷现象:晚上就睡在储物柜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冰川思想库

 

现在的英国还有奴隶,而且数量还不少,你相信吗?

这可是英国著名媒体《太阳报》报道揭露的一个无比残酷的真相。

没有报酬,还得忍受主人骚扰

小艾莎在13岁的时候,就被迫成为一个英国家庭里的奴隶。

每天白天,小艾莎辛苦地为主人打扫房子。

到了晚上,她就把自己塞进一个小小的储物柜里。

就这样,她日复一日地工作,不但没有任何报酬,而且还得忍受主人的骚扰。

小艾莎的故事只是英国所有被压迫的劳动者梦魇的一个缩影。

从莱斯特的血汗工厂到充斥着被贩卖妇女的场所,在奴隶制废除200年后,英国“现代奴隶制”的受害者正以一种更隐蔽的方式,遭受着更加令人窒息的非人剥削。

这些英国“现代奴隶”大多来自越南、阿尔巴尼亚、尼日利亚、罗马尼亚和波兰等地,通过人口拐卖、非法移民或被工作机会诱骗来到英国。

他们没有身份证件,从事着薪水极低、甚至无报酬的强迫劳动,常见于农业、建筑业、家政业、乞讨各种非法劳动场所中,以女子和儿童居多。

▲在莱斯特的一家血汗工厂里,可能有多达1万人的现代奴隶在类似的条件下工作

去年,英国《太阳报》与一个慈善机构联合发起了一场“消灭奴隶制运动”,旨在帮助那些被非法强迫在英国各地的洗车店、美甲店和农场工作的受害者。

今年以来,这些英国“现代奴隶”面临的危险进一步恶化,因为社交隔离让慈善机构的监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难。

有两位被严重剥削过的女子向媒体分享了她们作为英国现代奴隶制幸存者的悲惨经历。

被关在扫帚柜里,拼命工作

艾莎今年30岁,她的噩梦是从21世纪初,13岁那年开始的。

当时,从小在尼日利亚长大的艾莎和15岁的姐姐,兴奋地来到伦敦。他们被告知将与已经搬到英国的父亲和他女朋友住在一起。

但是,现实远比她们想象的要残酷。

当姐妹俩在英国着陆时,一名在飞机上遇到的陌生人帮她们联系了得到的电话号码。

她们被指示叫一辆出租车到一所房子,那里有一位女士会接他们——但她们一到那里,就发觉事情不妙了。

“我们被告知待在储物柜里,因为我们的床还没准备好。”艾莎说。

在父亲不见踪影的情况下,女主人让两个小女孩第二天开始工作。

“我们得把房子彻底打扫干净。她说如果我们是好女孩,我们就应该打扫卫生。房子里还有另外4个小孩,没有人跟我们说话,他们对我们太坏了。”

艾莎姐妹在那所房子里得到的唯一报酬,就是出门时的车票,他们必须提供证据证明他们是怎么花的钱。

▲这些英国“现代奴隶”的居住条件通常十分糟糕

一年后,两个女孩被转到了肯特郡的另一所房子,为一个新家庭服务。但在那里,艾莎遭到了男主人的骚扰。

“那个男主人对我非常不友好。”艾莎说,“他不停地抚摸我,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平时,如果我们不收拾乱糟糟的屋子,就会受到惩罚。”

在这段时间里,两个女孩一直要求和她们的父亲通话,但她们总是以很快就能联系上被打发。

她们最终在电话里和一个自称是她们父亲的男人通了一次电话,但艾莎不相信电话那头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有一天,当她们被送到商店去买日用品时,艾莎的姐姐决定离开。

两人坐上一辆巴士,来到一个学校的朋友家,在那里她们联系了第一个服务家庭的那位女士。

她们告诉她,新家庭的男人不适合,她们不能再住在那里了,但是对方被激怒了。

“她对我们很生气,尖叫着要我们回去,但我们就是不想再回到那个可怕的地方。”

“她说她会损失一大笔钱,她会去报警的。”

由于无处可去,她们住在朋友家,并得到了当地教堂的帮助。牧师帮姐妹俩找了一段时间的住处。

虽然两人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但今年以来,她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因为不能出去,所以我得到的帮助和支持有限。”艾莎说。

“没有自由、长时间被关着,这把我带回了一个脆弱和缺乏安全感的状态”。

“我的社工让我回去接受治疗。”

令人心碎的是,艾莎说发生在她和姐姐身上的事情并不罕见。

“当我第一次被骗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和我在同一条街上的人们,我没有意识到还有其他人和我处于同样的处境。” 艾莎表示。

“这样的事情可能就发生在你的家门口。这种情形需要被改变。”

▲媒体刊登的这种照片显示:一名来自尼日利亚的现代奴隶制受害者在每天无偿工作17个小时后,被迫睡在主人家楼梯下的床垫上

被命令隐藏瘀伤和保持沉默

当妮帕被迫跟着家人从孟加拉国搬到英国,和同父异母的哥哥住在一起时,文化背景因素决定了她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发言权。

2008年,16岁的妮帕遭到同父异母的兄弟和他妻子的可怕虐待,沦落风尘,由此开启了持续了痛苦的6年生活。

来自家庭的暴力,让她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孤立和格格不入。

“我开始觉得这很正常,我姐姐说这很好,并建议我保持安静。我试着联系我的学校,我的家人让我觉得外面的世界和我作对。”

2009年,一位自称校方人士的女士来看望妮帕,询问她的生活情况。

妮帕给她看了自己的的淤青,对方让她不要给任何人看。

“她是一名亚洲面孔的女子,后来我问学校,没有人能证实她是谁。”

妮帕担心如果她向别人抱怨在英国发生的事情,她的妈妈和哥哥会受到怎样的对待,也害怕父亲的权威,就这样在悲惨的环境中生活了多年。

“我没有社交生活,生活条件也很差。”妮帕说。

▲2014年当局发现的两名被拐卖到英国的受害女子

妮帕被同父异母的哥哥扼住了咽喉,被禁止质疑控制她生活的任何决定,比如禁止她在外面交朋友。

“我不得不离开,因为他们想让我把结婚当作一种商业交易,我觉得很丢脸,”妮帕说。

“这些殴打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个人。”

“我的尊严被夺走了——女人是珍贵的礼物,她带来了新生命。为什么有人会不尊重给这个世界带来生命的人呢?”

2014年,在上了一年大学后,妮帕联系了警察。

“我被打得很惨,不想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妮帕说。

但妮帕没有任何身份文件,即便逃离了家庭,生活对她来说依然很艰难。

终于有一天,她到了崩溃的地步。

今年以来,妮帕变得无比焦虑,她认为英国的社会支持系统令人失望。

“对我和其他像我一样的人来说,到处是封城措施让这个系统变得更糟了。”

“你被排除在外,不得不远离所有人和所有事。财务不稳定——我关在这里的权利在哪里?”

在整个禁闭期间,妮帕努力靠政府每周给她的35英镑难民补贴来维持生计。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走多远,但我必须生存下去——这是一种挣扎。” 妮帕说。

妮帕希望英国当局允许那些被拐卖而来的受害者有谋生的权利——目前,像她这种人被视为非法劳工,她出去工作就是一种犯罪。许多人口贩子也正是利用这一点来控制恐惧的现代奴隶制受害者。

“我不能参加任何课程,因为我没有合适的身份允许我参加。”

“我们需要被鼓励去做得更好,这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转向地下的非法交易。我常常会遇到一些女孩,她们告诉我去卖身,告诉我这能挣很多钱。”

在这些现代奴隶贸易中,控制者会没收被拐骗而来的女子的护照,甚至故意让她们染上一些坏毛病,以进一步加强控制的手段。

▲罗马尼亚妇女海伦娜被骗到英国,被迫卖身来偿还之前欠下人贩子的“债务”

眼下,对妮帕而言更糟糕的是,英国内政部已经推迟了对她案子的处理。

由于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妮帕觉得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我每天都要考虑自己是否能活下来。”

“我想信任别人,但他们不值得信任,我害怕不断的殴打和所有那些糟糕的待遇,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让我感到同样的痛苦。”

“我服药过量,无法去看医生。我在家里接受了治疗,那些记忆浮现在脑海中,感到很无助。”

▲英国民众在伦敦抗议残酷的现代奴隶制

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

可悲的是,像艾莎和妮帕这样的案例在英国很常见。

受害人数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可怕,英国内政部2014年的一份报告估计,英国有1万至1.3万名现代奴隶制的受害者,而2018年全球奴隶指数显示,真实数字接近13.6万。

根据英国NRM机制(提供现代奴隶制案件鉴定框架),今年1月至3月,英国新增了2871名现代奴隶制的潜在受害者,近一半(43%)是儿童。

虽然统计数字比上一季度下降了14%,但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33%。

然而,数字的下降对反奴隶制组织来说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信号。

国际反奴隶制组织的专家瑞娜解释说:“数字的下降,并不意味着现代奴隶人数的减少。可能是受害者在求助上遇到了更大的问题。”

今年以来,英国一些反奴隶制的组织人士表示,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警方在2018年突袭了剑桥郡一个无名农场,在那里他们释放了8名奴隶受害人

索菲·海耶斯基金会(SHF)是一家英国慈善机构,专门帮助那些遭受人口贩卖和现代奴隶制奴役的女性幸存者。今年以来,该基金会加大的力度,去帮助这些在英国最脆弱的女子。

“在幕后,施虐者继续虐待受害者,并将受害者转移到全英各地,以实现利润最大化。”该慈善机构的首席执行官瑞德·戈弗雷-萨戈奥说。

“受害者没有奢侈的休假,他们被迫继续从事被剥削的工作,同时承担着被感染和感染他人的风险。”

▲英国工厂奴隶的居住环境

“在今年这种情况下,生存下来只成功了一半,另一半是要在虐待者手中生存下来。”

由于被控制者夺去了身份文件,本身从事着非法劳动,这些生活在因果的现代奴隶往往被看不见的“链条”束缚,使他们更难获得帮助。

充满敌意的英国移民政策意味着人口拐卖的受害者,被视为非法移民。

这些现代奴隶制度的受害者不但没有得到保护,反而被投入监狱,还有一些人则面临着被驱逐出境的危险,他们担心自己会在本国被人贩子杀害。

对此,英国反奴隶制组织呼吁英国政府能在这个问题上务实一点,把受害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如果你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现代奴隶制的受害者,那么你必须被英国,首先作为受害者保护和支持,而不是作为一个非法移民犯罪分子而对待。”

(谭晓婷)

分享: